“逆转奇经八脉?”

“这样就可以贯通任督二脉?”

“老祖,靠谱吗?”

周烈看到玉石上呈现的字迹,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他竟然真的和建设这座大墓的巨君侯取得了联系,就像当初与曹哥那样,隔着好长一段岁月对话。?女?sheng??网 w?只是,笔尖和砚台变得斑驳不堪,正在受到未知力量侵蚀。

“妙啊!妙之极!”邵雍惊呼:“逆转奇经八脉的瞬间,可以在经脉之中形成真空,那些蛰伏任督二脉不出的焰力必然受到引动!最多反复九次,便可驾驭青灼吞噬焰力,到那时青玄紫极功才算大功告成,方可与目前的阶位并驾齐驱。”

“啧啧,原来解决问题的方法竟然如此简单?”周烈当然知道这种指点一点都不简单,能一针见血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需要对这部功法有着极深造诣,否则只能像他一样干瞪眼,即便理顺了奇经八脉,面对任督二脉也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这么说,对面之人真是巨君侯?”

“嗯!应该不会错!”

邵雍充满感慨的说:“当年他自知命不久矣,草草修建了这座大墓,孤身一人进来等待死亡时刻的到来,心情必定复杂至极!不甘,屈辱,愤恨,种种心绪积攒到一起,让他下定决心再行颠覆之举,竟然想出这个办法与后人联系!那四品侯所修功法,多半便是巨君侯布下的后手,可是阴差阳错之下竟转移到了你的体内!”

“咦,箱子里剩下的玉石又出现字迹了。”周烈赶紧拿起玉石,只见玉石内部出现裂纹。

这些裂纹蜿蜒多变宛如天生,最后汇聚成一个个苍劲有力的字体,开头五个字是冥火毒龙劲。“冥火毒龙劲?不是乾坤赤贯炮或乾坤弑神炮,巨君侯为何传下这种法门?”周烈一阵疑惑。

俏皮美少女室内写真清纯可爱

邵雍赞叹:“在特定环境之中,这冥火毒龙劲可以让你百毒不侵,我猜那龙墟之中必定毒物横行,掌握这种催发毒劲的法门对我们大有好处。”

“学会了!”周烈闭上双眼感悟道:“只要贯通任督二脉,这种运劲法门不算什么,顷刻之间便可施展出来!”

正说着,烙下字迹的玉石破碎开来,化作灰色石粉飘落地面。

此地毕竟不是开元溶洞那等时空洞穴,是巨君侯利用种种手段强行为之,所以驻留时间极为短暂,片刻之间连盛放玉石的箱子都灰飞烟灭,抹去了存在痕迹。

“还有两只木箱!”

周烈沉吟起来,他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可是受限于篇幅只能询问最紧要的问题。

“没有办法!按照重要程度排序,自然要以龙墟和王侯的去处为重!”

周烈打开第二只木箱,从中取出玉板书写起来,首先问龙墟入口有何玄机,再问优昙婆罗树的具体位置,最后请教龙墟是否存在其他出口?

当周烈放下毛笔的瞬间,箱中玉板立刻呈现字迹,写到。

“龙墟入口并非一成不变,每过十年便会移动百里。”

“本侯曾经侥幸进入,遂修建地字殿以诸天罗盘追踪定位。”

“以世家之能,即便没有诸天罗盘,根据蛛丝马迹也能推算出大致方位。不过世家之间勾心斗角,等待是一种煎熬,所以这是收取买路财的大好时机!”

“本侯规定,动用诸天罗盘必须献上祭品,想要什么在第三箱玉石开头写明!”

“至于优昙婆罗的具体位置,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萧家炼魔需要这种神药中和魔性,本侯的功法曾经拜请萧家完善,同样增添了炼魔之能!优昙婆罗并非植株,实乃一条三品神龙的尾巴所化,那些苍角蟒龙只是神龙身上的寄生虫,位置在……”

周烈看得很急,因为玉石板的崩毁速度特别快。

当他收回目光,这才反应过来,对邵雍说:“了不得,这巨君侯简直就是有问必答,没有提任何要求不说,还许下诺大好处,要在地字殿收那些世家的买路财转赠给我。”

邵雍笑道:“烈儿啊!你还是太年轻,不知道世间最贵,无外乎赠予二字!不收取任何回报给你好处,你仔细想想这里面的门道。正所谓欲先取之,必先予之,他给了你天大好处难道就真的不求回报吗?恰恰相反,他求得更多,更大,更猛!”

“嘶?”周烈立刻清醒过来,击掌说道:“高明!这是阳谋,先不说那些世家在上供求路之时会不会留下暗记标识,等我进入龙墟必然与世家争夺机缘。除非真个无欲无求,否则只能入巨君侯的彀!另外我与巨君侯建立起这样一种联系,怕是从此以后会被人视作他的传人。”

“是啊!你瞧瞧,那第一箱玉石才写几个字?而这第二箱玉石已达近千言,字里行间指点得多么详细?说明巨君侯十分愿意你上他这条船,而且好像也没有第二条船可上。”邵雍唏嘘叹道:“这真是时也,运也,命也!”

周烈心性开朗,潇洒一笑说道:“我觉得还不错,说到联系只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作为后人自然要抱拳感谢那个种树的人。老祖不要感慨了,赶紧列张清单出来,这要好处的事情多多益善!”

“说得好!想要继往开来就得承前启后,想得再多都无用,大踏步前进就是了!”邵雍反而得周烈开导,心中变得敞亮起来,立刻谋算起来:“三套玉钱必须具备,还要三千六百两高档玉石,四品宝具来个五件,五品宝具二十五件,六品宝具一百二十五件!”

“老祖打住,你这太过了!”周烈感到一个头两个大,这样索取,那些世家宁肯花费时间自行搜索,也不会应承的!

“哈哈哈,放心,肯定能要来!知道为什么吗?”邵雍说道:“刘,萧,文三家牵头,神术宗在后,下面是樊,耿,邓,马,窦五家。再向下细分,那些次等世家豪门正好每家出一件宝具,他们一定会惊奇巨君侯竟然先知先觉算准了进入大墓的家族数量!从而疑神疑鬼试探着呈献供品。”

“娘嘞!我就知道论算计,天下没有几个人能超过老祖!”周烈欣喜若狂,进入大墓之前,他绝然想不到这座大墓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打开的,先伸手收他一笔巨额买路钱再论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