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叹了口气,让亚丁给那个人注射了一半的时间药剂,然后又换了针头,给自己注射了剩下的,很快,我们都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杜美满头冷汗的坐在地上:“太吓人了。”

【这才哪到哪?卡罗,我提醒你一下,你虽然恢复了样貌,但你现在真是血魔了,跟雅各布一样。】神说道。

牙齿都恢复了,头发也没事了,我点点头,怕白银,怕光系魔法,靠,我的魔法大系统就有光系,好嘛,木系魔法冰河期毫无用武之地,现在光系也禁止使用了,唉……凑活着活呗,不是老态龙钟也挺好的,我看了看我的难友,抓了一把血魔用的营养剂给他:“不好意思了,我们现在是血魔了,一周打一针,千万别忘了。”

他倒是比我看得开:“唉,陛下,您说什么啊,能活着就算不错了。”

“神,这到底怎么回事?”杜美问道。

【嗯……雷人说,有人在地下水脉下毒,用的是雷石制作的药剂,现在这里所有的水源,估计都不能用了。】神说道:【卡罗手里的时间药剂,能让身体的时间倒退,可那种毒物,作用相反。】

我躺在地上,叹了口气:“哪个瘪犊子这么狠?冲我来的?”

【不是,冲加里森敢死队来的,你是赶上了而已。】神说道:【我看了看……就你们俩中招,还好,还好。】

“我刚才注射血魔热……会造成传染吗?”我问道。

‘砰’,神在我我旁边丢了一个大口袋,听动静就知道,里面是核桃,那答案是肯定的了。

【还好艾尔莎那有的是,核桃现在可不好找了。】神笑着说。

我指了指核桃:“杜美,让大家分一下,都要吃。”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杜美点点头,从口袋里掏了几个,把剩下的递给外面的士兵:“快,分下去。”

杜美把核桃递给麦卡锡,麦卡锡拿过来一捏,核桃就碎了:“这谁这么缺德?想赶尽杀绝啊?唉,要是死了,不就……”

我点点头:“亡灵,亚丁,刑推一下,加里森敢死队完蛋了,谁获益最大?”

亚丁吃了个核桃仁:“还用问吗?上面的,又或者……共和党,嗨,他们现在一家人。”

我看了看麦卡锡:“你觉得贝亚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麦卡锡抿了抿嘴:“我觉得他再混蛋,也不至于这么做。”

我点点头:“确实是,唉?神,王城没事吗?”

【没事。】神吃着核桃说:【不是一处水源,这里的更深,王城用的是浅层的地下水,哦,雷人也没头绪。】

“扯淡,他没头绪?他没头绪,给我准备什么血魔热?”我摇摇头:“他一准知道是谁。”

【哦,这次真不是,雷人知道你会出事,但不知道是怎么出的事。】神说道:【不过知道雷石,并且有一定研究的,除了雷人,就只有奥格了。】

我摆摆手:“奥格不会这么做的。”

【这倒是,我去问问他。】神说道。

“老大,你吃点核桃吧。”小秃子递过来一些核桃仁,我苦笑着说:“你吃吧,我就……免了。”

我都已经是血魔了,还吃什么核桃仁?

我看了看难友,笑着问:“怎么称呼?”

“巴奇。”他笑着说。

好名字,真霸气,我点点头:“谢谢你通知我。”

巴奇摆摆手:“当时也没过脑子,就跑来找您了,没想到捡回一条命。”

【嗯,问清楚了,猜猜是谁?】神说道。

我想了想:“嗯……奥格做的毒药。”

【没错,然后呢?】神笑着问。

“下给了假的王后陛下,结果被假的用在了这里。”亚丁恍然大悟道。

【哈,跟亲眼看见似的,就是这么回事了,奥格做出来药剂,但还没用,就被假的朱莉发现了,用在这里了。】神说道。

“她是故意的?”我问道。

【嗯,她也不傻,她刚发现朱莉跟这里有联系了,哦,顺便说一下,她更想杀得是朱莉,一山不容二虎嘛。】神说道。

我翻了白眼:“朱莉呢?”

【呃……把假的抓了,不过她有些怨气要发,你知道的。】神苦笑着说:【另外,朱莉说,你得亲自去宫廷接她。】

“唉,可怜一下我嘛,我刚才差点挂了。”我苦笑着说。

【嘿嘿,你跟那个假的又亲又抱,还说那么多软话,朱莉那醋劲,我的天啊,虽然没生你气,但找你撒个娇还是正常的,英格丽德一会就来,你就快去吧。】神笑着说:【哦,雷人让我告诉你,你现在是血魔,有些事……】

“嘶……不会吧?”我傻了。

【你就当自己是……艾滋病人好了,嗯,差不多。】神说道:【别乱来啊,能接吻你就烧高香吧。】

我傻愣愣的点点头,杜美看了看我:“老大,神说什么了?”

我冲她咧嘴笑了笑,看向巴奇:“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巴奇点点头,把耳朵伸了过来:“怎么了?”

“你结婚了吗?”我低声问。

巴奇摇摇头,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啊,怎么了?”巴奇笑着问。

“这个……现在不是血魔吗,我……你……那个……最好不要。”我苦笑着说。

巴奇点点头,他想了想:“唉,那我去维克城好了。”

“嗯,这行,你找个有血魔热的姑娘就行了。”我笑着说。

【我去,这点子也没谁了。】神笑着说。

“来,你去收拾东西,我现在送你过去,你找雅各布城主去,我让神给你说一声就是了。”我笑着说。

巴奇笑着点点头,看表情,他是去维克城相亲一样。

送走了巴奇,英格丽德就跑来了:“卡罗。”

“嗨。”我摆了摆手:“吃核桃了吗?”

英格丽德一听,额头就青筋暴起:“你一来就给我找麻烦!”

“赖我喽?”我苦笑着说:“你见过找麻烦,把自己弄成血魔的吗?”

英格丽德看着我哆嗦了一下:“你是……”

“嗯,要不要来个热烈的拥抱?”我吓唬她道。

“免了,免了,我还年轻,没这么想不开,那谁,放了他们吧,这是杜美,这是,呦,你是小秃子?”英格丽德笑着说。

小秃子点点头,看来他们两个见过,英格丽德看向麦卡锡:“您是……哪位?”

麦卡锡摸了摸下巴,看着我问:“我现在跟以前差别真的那么大?”

我点点头:“那是,以前跟肖恩·康纳利似的,现在,帅的跟欧根一样……”

“哦,哈哈,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嗯?你骂我?我脸有这么方吗?”麦卡锡说道。

英格丽德大吃一惊:“麦卡锡!”

我大笑着说:“你也觉得他以前像肖恩·康纳利?”

英格丽德苦着脸,最后无奈的点点头:“是、是啊,头发比肖恩·康纳利多一些。”

“肖恩·康纳利是谁?”麦卡锡笑着问。

“哦,旧世界大明星,人送外号‘老帅哥’。”我笑了笑,只不过肖恩·康纳利比较喜欢演亦正亦邪的角色,而且挺绅士的……

麦卡锡年轻后,就喜欢到处显摆,他摆摆手:“嗨,现在不是年轻了嘛,不提以前,不提以前啊。”

杜美吐了吐舌头,小秃子挠了挠光秃秃的头顶,似乎不想做什么评价。

英格丽德让人把我们放了出来,她看了看我:“5姐造你的反……”

“随她吧,懒得管了,你们有什么打算?”我问道。

“听你的,只要下个命令,立刻就能全部撤空,如今水源也不安全了,实在待不下去了。”英格丽德说道。

“南部也在收缩,全去万王之城好了。”我说道。

“住的开?”英格丽德惊讶的问:“整个南部?”

麦卡锡看着我,叹了口气:“卡罗不想跟他们斗,撤了也好,省点心。”

“我扩建万王之城好了,回不回家?”我笑着问。

英格丽德笑着点了点头:“回家……好啊。”

我笑着说:“吃完核桃,收拾东西,往宫廷撤,让地面上的也撤走,想走的,一起走好了!”

英格丽德点点头,看向其他人:“立刻传达命令,加里森敢死队,全部撤离!带走所有物资!”

几分钟后,总撤退的命令被下达,英格丽德看了看我:“带你找朱莉去?”

“好,走吧。”我笑着说:“唉,这到底……”

“哦,怎么说呢,我们早就发现朱莉是假的了,只是一直没对外公开这事,朱莉被关的那个地下小金库,有一条暗道,通往薪火司的秘密撤离点。”英格丽德说道。

“你怎么……”

“这事……”英格丽德想了想:“福临那小子偏心,给德洛丽丝单独挖了条逃生隧道,顺便把那隧道的出口,开在了她床下面,这里我早就知道,曾经也想从这里逃出宫廷,嗨,但都是旧事了,几年前,我让刺客们创立了加里森敢死队,把下面重新布置了一下,一是防止自己不安全,好随时撤离,二是想着你还能回来,早晚要去找朱莉算账,方便你进宫,后来,我想在朱莉卧室装窃.听器,就趁着朱莉去城墙巡视的时候,去了丽德宫,结果我带着人顺着德洛丽丝专用的通道,摸到朱莉卧室时,发现朱莉竟然在地下金库里看书,我以为事情败露,差点跟她打起来……”

“你……”真不是我瞧不起英格丽德,她哪里打得过朱莉?

英格丽德苦笑着说:“后来才明白,真的朱莉是让人囚禁了,魅儿也成了人质。”

“唉,那你不告诉我?”我问道。

“真不赖我,朱莉不让我说的,她说要看看你,遇到这种事还爱不爱她。”英格丽德笑着说:“不过你倒是成功把魅儿救走了。”

“不带这么玩的,我有多……难受啊。”我哭丧着脸说。

英格丽德摆摆手:“这我管不着,你找朱莉算账去,哦,后来朱莉就趁假的去城墙的时候,溜到这里来

,还帮我们布置了不少诡雷,训练了很多军人,真不愧是克林姆林宫出来的,一出手,就是不一样,我这差点成了内务部。”

“宫里那个假的,只是不死之身,又不是特别厉害,你们还搞不定她?就算魅儿被当做人质,后来不也分开住了?”我问道。

英格丽德摆摆手:“你当那些雅典娜是吃素的啊?朱莉好几次想让我们把魅儿劫走,可都栽在雅典娜手上,她要是现身,假的还不撕破脸啊,何况贝亚那些不着调的二货……”

我点点头:“假的还是发现她跟你有瓜葛了,这才下的毒。”

英格丽德点点头:“不奇怪,我告诉朱莉,最近少跟我们联系,可她好几次都冒险出来,本来那个假的还是挺忙的,一天只看她一次,现在不能出宫了,会时不时去看她,估计发现她不在了,你上次进宫,奥格检验假货的血样……”

“血型不对?”我问道。

英格丽德白了我一眼:“你就没发现奥格根本抽不了她的血?要不奥格立刻跑了呢?也就东方哒哒傻乎乎的在那守着假的。”

“天啊,我真的没注意,对啊,那假的也知道奥格看出来了?”我问道。

“是啊,你走后,她就冲进避难所,想杀奥格,可奥格那货,拿着新配好的毒剂吓唬她,结果反被假的给抢了,后来是那些受伤的宦官、宫女,抄着家伙跟假的玩命,再加上东方哒哒及时赶过来帮忙,才算把她打退,奥格随后就封闭了4号避难所。”英格丽德说道。

“好啊,挺好的。”我松了口气:“朱莉还好吗?”

“嘿,白白胖胖,没什么事,就是醋劲越来越大了,哦,你小心啊,你跟那个假的甜言蜜语,有人气的浑身哆嗦。”英格丽德说道,我一听,脸立刻绿了:“我……”

“唉,开个玩笑,你走后,朱莉笑了还一会,哦,别说我告诉你的啊。”英格丽德笑着说。

“哦,就是这!”小秃子指着前面的一道铁门说道。

英格丽德点点头:“是的,后面就是一道上坡,上去后,就到薪火司的马车站了,半路有个暗门,是通往丽德宫的。”

我琢磨了一下:“这……蟹总管也知道……”

“是啊,他全都知道,假朱莉、加里森敢死队,历代宫廷总管,就是以口述的方式,交接这条密道的路线和使用方法。”英格丽德说道:“老列也是知道的。”

“亏我还是国王呢。”我翻了个白眼。

“你这话说的,福临要不是发现我老往薪火司跑,他也不知道有密道。”英格丽德说道。

“你怎么发现的?”我笑着问。

“电影里常有这种事啊,薪火司的马匹需要有专人照料,马车需要定期有人维护,而且薪火司的人从来不许使用,甚至也不能靠近,换做是你,你不奇怪吗?”英格丽德说道,她指了指旁边的一处墙壁:“这就是暗门了。”

我点点头:“杜美,你和小秃子去薪火司,让薪火司的马车,帮敢死队撤离,我和老麦去丽德宫。”

杜美点点头,英格丽德立刻说:“去找伊恩师长,他会帮你的。”

我们推开暗门走进了地道,我看了看周围:“这里挖的不错啊。”

“是啊,福临知道后,就调人挖了暗道,这条暗道,工头还是老列呢。”英格丽德笑着说:“偏心眼。”

我笑了笑:“偏心?英格丽德,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德洛丽丝住的宫殿,要叫丽德宫吗?”

“嗨,还不是以前就起好的名字。”英格丽德说道:“我偏不住。”

“那他怎么不改名叫丽丝宫?或者德丽宫?”我笑着问:“你就是太要强了,福临哪能跟我么那时候一样,哄你开心?他是皇帝。”

英格丽德叹了口气:“知道,我这不……唉,好小子,敢调侃我,等会见了朱莉,我非告诉她你又娶了两个不可!”

麦卡锡乐了:“她还不知道?”

英格丽德看着我,笑了笑:“呦,脸都白了?你个花心大萝卜,等着挨枪子吧!”

我搓了搓脸:“哪有,刚才……流鼻血流的太多了。”

英格丽德笑不出来了:“你没事就好,幸好发现的及时,不然就惨了,你真的是血魔了?”

我几乎快哭了:“跟艾滋病一样……”

“唉,你别这么说啊,那你以后……”英格丽德看了看我裤裆:“真是报应啊。”

麦卡锡楞了一下,看了看我:“嗯,还真不好说,这病好像没法治。”

是啊,奥格到现在,恐怕都没法救治雅各布他们,我叹了口气,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

英格丽德想了想,摸了枚银币出来:“怕这个了?”

我愣了一下:“你说呢?”

麦卡锡立刻摆手:“唉,英格丽德,这玩笑可开不得,真会要命的。”

英格丽德收起银币,点点头说:“这下麻烦了,银币、光系魔法、大蒜、十字架……”

“嗨!我是血魔,不是吸血鬼,大蒜和十字架没事的。”我说道。

“哦,这样啊。”英格丽德点点头:“我还以为你得睡在……算了。”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