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很快,唐枫便在他查看的那件瓷器上发现了问题。

很大的问题。

在他透视目光注视之下,赫然可见瓷器内壁某位置有异常。

仔细看,那是一个小小的标记。

再仔细看,发现那标记上有两个用梅花小篆书写而成的字,曰“朱仿”。

没错,这是一件朱仿,是高仿中的高仿。前面丁老板花千万高价从拍卖公司收到的那只粉彩花鸟大瓶就是这么个情况,同是“朱仿”,只不过那件朱仿的标记隐藏在表面纹饰之中,而这一件标记更为隐蔽,竟然藏在瓷器内壁上,如果不是唐枫拥有

透视眼,那无论如何都看不到的,除非将瓷器砸碎,从碎片上找。

就算是那样,如果不借助放大镜,那也未必也轻易找出来。

唐枫的透视眼可不仅仅是透视物体,在看物体上比普通的人能看得更仔细,而且仔细得多,就好像能将所视的细小物体无限放大一般。

反正,现在他是清晰无遗地看到了藏在瓷器内壁上的朱仿标记。

既然有标记存在,那不管做得多精美都是赝品,不是真品。

白色袜子清纯氧气毛衣萝莉美女唯美写真

“不知道是龙爷故意拿来欺骗古老板的还是另有原因。”唐枫暗自思忖道。

这对于他这个事外人来说其实不重要的,他在意的是结果,瓷器到底是真品还是赝品。

现在有了明确的结果了,他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不过他没有发表评论,而是默不作声,继续察看第二件瓷器。

那或许是个意外,其他的瓷器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他在察看瓷器的时候,龙爷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观察他的言行举止,神色变化。

然而他不动声色,让人揣度不了他的心思。

古敬轩他们自然也看不透了。

“又一件‘朱仿’!”

不一会儿,唐枫又鉴定出了第二件瓷器。

那同样是件朱仿。

朱仿的标记藏匿在瓷器内壁,肉眼所看不到的地方,只不过位置有变化而已,其他的一成不变。

当鉴定出第二件瓷器要是朱仿后,唐枫对龙爷的看法开始有些动摇了,如果只是意外,那不会这么不巧,他收来的这两件瓷器恰好都是朱仿,是赝品。

“看样子这德高望重的大收藏家并没大家看到的那么简单,他恐怕是个心思很深的人。”唐枫暗暗想道。

他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个骗局,龙爷特地收来这么一批极度迷惑人的朱仿,然后高价卖给古敬轩他们,古敬轩他们有的是钱,这笔钱很好赚。

不过他并没因此认定对方就是一个骗子,直到看到第三件,第四件……最后一件瓷器也是朱仿的时候,他肯定无疑了。

龙爷是个“深藏不露”老奸巨猾的骗子,他设了这么一个骗局,目的就是骗取古敬轩他们的钱。

尽管轻易鉴定出了那批瓷器的庐山真面目,但唐枫仍然不动声色,脸上丝毫没有流露出异样的神色来。

“这小子是真的有本事,还是装模作样。”龙爷心中想道。

他仍然看不透唐枫,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看完之后,唐枫从瓷器上收回目光来。

古敬轩忙笑着问道:“唐老弟,这六件瓷器怎么样?请发表真实的想法,不要不好意思说。”

龙爷眉头舒展开来,点头笑道:“是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没关系的,大家一起讨论,学习。”

“如果我说出真实的想法来,那怕是要炸了。”唐枫心中忍不住苦笑道。

他自然不能当着龙爷的面说出真相,龙爷虽然是个骗子,但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想得罪任何人。

于是他整理好了语言,微微笑道:“诸位都是大收藏家大鉴定师,我不过是个新人,哪里敢在诸位前辈枉自下论断,那样的话就是班门弄斧,不知天高地厚了。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去处理,告辞了。”

说完,他起身边走。

“哎,唐老弟,怎么说走就走,也不给我们一个结果!”古敬轩急了,大声叫道。

但唐枫没有理会他,快步走出了会客室。

“唐哥!”陈子轩在后面快步追赶,很快追了上来。

“唐哥,怎么突然要走呢?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追上来后,陈子轩低声问道。

古敬轩他们对唐枫不了解,他和对方很熟,却是对他的为人比较了解的,知道是出了什么状况,对方才有如此怪异的举动,不然不会说走就走。

唐枫不答反问道:“觉得龙爷那人怎么样?”陈子轩回答道:“龙爷是这一行德高望重的大鉴定师,大收藏家,前些年,他主持了很多档鉴宝节目,还经常开讲座,名气很大,尤其在江州名声大噪,行里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的,很多人想拜他为师,但

现在他似乎有些高调了,前面还出了他骗人钱财的一些八卦。”

唐枫摇头道:“那恐怕不是八卦。”

“这话怎么说?难道那批瓷器真有问题?”陈子轩疑惑道。

唐枫郑重地点头道:“是啊,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那是一批朱仿,不是真品。”

在陈子轩面前,他自然不需要隐瞒什么了,实话实话便可。

“朱仿?”此话一出,唐枫脸色大变,惊诧道,“那居然是一批朱仿?那……那怎么可能呢?”

唐枫苦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陈子轩说道:“他是那么有名望,那么受人尊重的人,居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他在欺骗古老板他们,骗他们的钱!”唐枫说道:“现在还不确定他是不是故意的,在设局骗古老板他们的钱,但这个可能性极大,不然不可能那么巧。人总有犯糊涂的时候,以前没做坏事,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做,或许他本来面目就是那样,

只是他隐藏得很深,心里的阴暗面一直没有人看到而已。”

陈子轩点头道:“那确实,知人知面不知心。”唐枫的眼力他自然深信不疑,对方既然说那是朱仿,那就不会有错,无需在这个事情上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