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风以相当于筑基期一般浓郁的灵力,使出的二重叠加,足以灭杀金丹期。

而五位峰主以元婴修为,行使五重灵力叠加。

爆发的威势,足以毁灭此地一切。

哪怕是分神期巅峰,面对这种爆炸,也要身死!

打是打不过了,但五峰峰主只要联手,就有同归于尽的底牌。

打不过就掀桌子嘛,大家谁都别想活。

这也是为何当年五峰虽然并不如三门强大,却依旧能够傲立离州,魂门只敢稍微招惹却不敢撕破脸,百炼门和天机门都只能平等对待的原因。

五峰,随时都有掀桌子的力量!

现在,五峰就准备掀桌子了!

天机子看到这一幕,一脸绝望,但却没有跑。

因为知道……跑不掉了啊。

“吾辈今日让灵界陪葬!”百炼老人森然冷笑,“吾等虽死,但我离州后辈将源源不断来此地,突破离州桎梏,杀的你灵界寸草不留!”

你的模样

而就在此时。

“都停下吧。”

一道叹息声,自灵界山上缓缓传来。

与之一起的,是一道恐怖的气息,拔地而起!

“这是……”天机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原本决然赴死的表情顿时一松,哈哈大笑。

火语雪收回元婴,笑道:“终于舍得出来了。”

这一刻,所有准备慷慨赴死的离州修士和文人,尽皆松了口气。

因为他们知道。

只要这位露面了,那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他是张风!

是离州麒麟子,是五峰圣子,是天机门之师,是百炼门太上长老!

仙人转世!

他,就是离州最强之人。

这一刻,离州修士们尽皆停手,表情放松,甚至有人哈哈大笑。

实在是这转折太大了。

上一秒,他们还准备跟这些灵体大军同归于尽。

而此时,他们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这巨大的转变,只因为一个人。

张风。

只要有张风在,别说一个灵界,只怕是仙界都要拱手称臣!

上水善人曾说过,张风最大的作用,是吉祥物。

或者说,是信仰,是希望。

只要他在,离州之人就永远都会有希望。

或许,说的就是这一刻。

而就在众人放松下来的时候。

唯独知道张风真实修为的上水善人表情古怪,喃喃道:“你一个炼气期,在这种场合明明都不配说话啊……这可千万别演崩了啊。”

上水善人,紧张的一批。

他知道,张风一旦镇不住这些灵界生灵,自己这些离州之人,都得死。

而另一边。

那些灵将和灵兵,还有上千个灵界府府主也猛然停下,呆呆的站在原地,看向灵界山,目光惶恐。

那恐怖的气息,仿佛要摧毁一切!

就连屹立万古的灵界山仿佛都无法承受住这般威压,不断颤抖!

那是何等强者!

下一刻。

一声清脆啼叫,响彻天地。

一个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般,呼啸着从灵雀山冲天而起。

双翅伸展,足有百里。

硕大的尖爪,散发出凌厉至极的气息。

那漠然的眼神,更是带着亘古沧桑。

白色的雷霆缠绕在巨山一样的身躯之上,耀眼无比,恐怖暴虐。

“那是……凤凰?”一个灵将呆呆的看着那巨兽。

“雷霆凤凰?这,这……这是何等凶兽?”

“似乎,是变异了的炼狱炎火凤凰一组……”

“难怪能杀掉灵尊,竟然是如此传说中的神兽……不,不,这是超越了神兽的存在……”

“它的境界……怕是得是仙人吧!”

“离州有神兽如此,根本就不是我们能抗衡的!”

看着那洁白如雪、通体雷霆、几乎遮天蔽日般的恐怖凤凰,还有那暴虐的气息。

所有灵将们都傻了。

这特么什么玩意儿?

离州怎么会有这种传说中的存在?

这怎么打!?人家一爪子就能抓死在场所有的府主啊!更别提天雷本就是灵体的克星。

这一刻,所有灵将灵兵,都瑟瑟发抖,心无战意。

但随之而来的恐怖,远超他们的想象。

“等等,那凤凰脑袋上怎么站着个人呢?”

灵空府主忽然皱眉道。

此话一出,灵将们纷纷看去。

那里似乎,真的有一个人影……

“这,这雷霆凤凰竟然还不是正主!”

“他是谁?”

“这,这到底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如此凶兽,竟然甘愿给他充当坐骑!”

而就在那些灵将灵兵们纷纷陷入震惊和恐惧中的时候。

百炼老人哈哈一笑,朝着雷霆凤凰上的人影遥遥一拜。

“晚辈百炼老人,见过我百炼门太上长老!”

一石激起千层浪。

离州修士们纷纷回过神来。

要知道,他们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讨好五峰。

为何讨好五峰?

还不是因为张风!

如今正主就在面前,当然要刷一波存在感!

天机子朝着那雷霆凤凰,恭敬一拜:“天机子,见过师父!”

“我太上青天门,见过麒麟子前辈!”

“唤神门,恭拜麒麟子!”

“灵雀道人拜见,麒麟子之修为高深,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幻灵真君,见过张前辈。”

“散修傲来真人,见过圣子!”

“幻灵居士,前来助圣子扫清魂门余孽!”

“师弟师妹们,见过张师兄!”

火语雪也掩嘴轻笑:“圣子愈发帅气逼人,修为高深了,要不要来我圣火峰,与我深入交流教导一番?”

“紫灵上尊率紫灵宗体门人,见过少主!”紫灵上尊在这一刻,无比庆幸自己当年的决定。

想必自己儿子跟随张风外出这么多年,肯定有所成就了。毕竟如今连自己女婿,那个张风的跟班都成就了灵丹师!

想到这里,紫灵上尊忍不住一脸得意的看了看其他的离州修士。

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骄傲。

倒是不知道,自己儿子如今在哪儿,获得了什么机缘。

八十万修士,无论宗门弟子还是散修,在这一刻尽皆一拜:“离州修士,见过离州麒麟子!”

而那些文人则更加狂热,一个个老气横秋、气质不凡的老者,在这一刻都仿佛化身迷弟迷妹,疯狂的挥舞双手,仿佛狂热追星族见到了偶像。

“圣师,我文道圣师!”

“不愧是圣师啊,如此修为,弹手之间灭灵尊!”

“圣师果然如传说中一样帅气!”

“别比比了,赶紧拜见圣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