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p1()</script>

皇甫超博此时对于其余各处的战事却不是很清楚,而且他也没有心思去考虑他处的战事,因为郑雄的战报已经送到了他的手中,对于素利竟然利用汤头沟镇来练兵之事,不得不引起皇甫超博的重视,经过几天的战事,素利的目的已经很明确,那就是利用汤头沟镇要让鲜卑大军练习如何进攻城池,待他的大军熟悉了攻打城池的方法后,必然就是汤头沟关和隆化城,素利此举,所图甚大。

汤头沟关内,皇甫超博看着郭嘉和黄叙道“如此说来,素利是盯上了隆化城了,说不定素利就是此次鲜卑大军南侵的推动者。”

“不错,素利此人,在塞外的异中当中,特别是鲜卑人当中名声颇著,就是在鲜卑檀石槐时代便开始发迹,在檀石槐死后,和连时代,趁着鲜卑王庭无瑕旁顾之时,他便迅速掘起,成为东部鲜卑中的第一大部,若不是当年在主公和白马将军手下吃了那一个大亏,说不定还真的统一了东部鲜卑,成为鲜卑王庭的有力角逐者。”郭嘉若有所思的说道;

黄叙也若有所思“若是此事皆由素利一手安排,那么此人确实是我汉人的大敌,我汉军对阵胡人,最大的优势就是城池之坚,兵甲之利,如果鲜卑人在素利的安排下,真的学会了如何攻打城池,那么我汉人对阵胡人的优势便少了一大半,如此一来,胡人必将成为我大汉的心腹之患了。”

“只是目前看来,我们却没有好的办法能够应对,汤头沟镇虽然城池坚固,却太过于狭小,根本不驻入太多兵马,而若是如此轻易就放弃的话,于整个战事却又不利,真可谓是进退两难呀。”皇甫超博皱着眉头道;

听了皇甫超博的话,两人都是摇头不语,确实,如今的情况,虽然明知素利在利用汤头沟镇在练兵,却也无可奈何。

几人都冥思苦想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应对之策,不过,能够利用城池消耗一些鲜卑人的兵马和士气,却也是好事。

“既然我们对于素利的做法无计可施,那么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加强汤头沟关和隆化城的防御,以期利这一关一城拖延更长的时间,静待其余各处的战事发展。”皇甫超博最后无奈的道;

“不错,主公,有一件事情,必须开始做了好准备了,那就是弄清楚素利大军的兵营所在,以某推断,素利大军兵营最有可能的位置就是在伊逊镇和四永合镇两处的其中一处。”说着,郭嘉缓步走到地图面前,指着两处“从这两处到隆化,距离不过百余里,而此处又是面积巨大的谷地,正好能够容纳鲜卑人兵营的安置。所以某建议主公,现在必须开始安排人寻找素利的后营所在,此战若是要想战而胜之,也须得从这个方面着手进行安排了。”

“此事易尔,从虎头沟关一路往北,就可以抵达草原之上,虽然这条路并不宽敞,但是数百千余兵马还是能够行进的,这几年,吾等曾经几次从这零点看书里出发前往草原,不过每次之后,都将草原的出口做了一番布置,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应该出口还没有被鲜卑人发现,因为到现在为止,虎头沟关还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报来。”听了郭嘉的话,黄叙在一旁突然道;

“哦,”郭嘉一听,马上道“如此说来,正好可以从这里绕道素利大军的身后,如果真的可行的话,到时候,待赵云将军大军抵达,正好可以从此处绕到素利大军的身后,将其后营一举攻下,如此一来,素利大军就只有溃败一途了。”

空气刘海锁骨短发女清纯唯美写真

“那好,黄叙,你马上安排一到两曲的骑兵从虎头沟关出发,绕道前往草原,找到素利大军的后营,然后弄清楚他们的布置。”皇甫超博马上下令道;

“诺,末将马上就去安排”说着,黄叙便向皇甫超博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安排去了。

黄叙离开后,皇甫超博与两人又商议了一阵战事之后,这才没有继续,无他,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皇甫超博手中的兵力防御还没有多少问题,若是出战的话,十有仈jiu就是一个输字了。

几年前隆化的那一场战事,若不是借助公孙越的两万骑兵和数万玩家兵马,黄叙率领的隆化大军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性,更别说最后还收获满满,大赚了一笔了。

好在如今赵云所率领的两万多最为精锐的唐军士卒已经在路上,只需要十来天时间便可以抵达燕北,而青州的数万步卒也已经出发十来天了,估计也就在近几天时间就能够在乐亭登陆,等这些大军一到位,便是唐军改守为攻的时候了。而且,如今呼延达的数百人马也已经安返回,这让皇甫超博更是安心不少了。

汤头沟镇开始后的第十天,赵云所率领的两万多唐军精锐终于抵达右北平境内,几乎是同时,青州的六万大军也抵达了乐亭,在乐亭港登陆,与他们一同抵达的还有近六万的青州迁移,按照皇甫超博的安排,这六万民众将成为乐亭的领民,乐亭将以这六万民众为基础,再次招募五千步卒。

而在几天前,让众人都大吃一惊的是,辽西乌桓突然出兵卢龙,四万大军从柳城出发,直接西进,兵指建平,猝不及防下的建平城,仅仅支撑了不过一天时间,便被乌桓大军给攻下,随后乌桓人留下五千人守住自己大军的后路,三万余大军继续挺进卢龙腹地,如此一来,赤峰城的侧冀就完暴露在异族的兵锋之下。

消息传到辽西时,公孙赞刚好领着三万骑兵赶到了卢龙城,得到消息的公孙赞勃然大怒,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疏忽竟然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只是事到如今他已经无计可施。无奈之下,本来还对乐亭增兵和出兵辽东之事抱着不赞成的态度的他,竟然接二连三的给乐停和皇甫超博来信,催促乐亭尽快出兵辽西阳乐,威胁乌桓人后路,他还承诺在乐亭攻下阳乐和辽东属国后,将阳乐并放辽东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