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契后,他敢反抗凤云瑶吗,他敢吗,不敢,除非想魂飞魄散。

“等下,你回去继续做你的冷将军,一切照旧。”在快要走出树林时,凤云瑶突然转身和他说道。

冷情有点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恭敬的道:“主人的意思是,让我继续作恶,继续制作半兽人?”

“你可以试试。”凤云瑶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看的冷情头皮一阵的发麻,吞吞吐吐的道,“那,那我干嘛还回去。”

“我让你回去充当卧底,找个时间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在逃跑,回到你前主人身边。”

冷情一听不太愿意了,“我若是暴露了,岂不是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且身份暴露我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们怎么可能还会要我。”

“不会,你好歹也是个玄圣巅峰,多少有些用处,相信他们不会不要你,至于过街老鼠那也是你咎由自取。”凤云瑶说完,不再理会他。

冷情:“……”

他做了那么多的恶事,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已经便宜他了,只是一旦身份暴露,他不仅会被众人唾弃,还会成为天玄国通缉犯,如此一来他恐怕无法再正大光明的行走在大街上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谁让他现在和这死……

他心里才冒出一个‘死’字,只觉得自己的神元犹如在火上煎烤,痛的他忍不住弯下腰。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主人,哼,看你那样子就是因为不尊重主人被反噬了。”小白直接指出他刚刚的念头,小脸上正义满满。

海边度假氧气美女长发凌乱雪白牛奶肌纯净面孔图片

“没,没有。”冷情有些心虚,将视线落到远在天空之外的月亮上。

该死的,血契后,对主人一点不尊敬他都会被反噬,若是他对她起了杀心,估计没动手,他就会被反噬的连渣渣都没了,难怪宁愿死也不与他人血契。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只要他一心将她当成主人,不对她产生恶念,都不会有什么。

“没有你的神元怎么会出现反噬现象,分明就是在暗中咒骂主人。”

“我那是在骂月亮,月和瑶发音很像的好不。”

“谁信。”小白甩给他一记大白眼,信他才怪呢。

这时,凤云瑶转身,和冷情说道:“你回去吧。”

“啊哦,是主人。”冷情朝着她行了一礼,朝着军营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恭敬的和凤云瑶说道:“主人,属下怎么做才能暴露自己?”

“你自己想办法。”

冷情:“……”

还有谁比他更加倒霉,还要自己想办法去当那过街老鼠。

凤云瑶又道:“明日天黑时,你将自己暴露出来,就去你前主人那里,这里是信号弹,有什么事通知我,不许滥杀无辜。”

“知道了。”冷情苦哈哈的接过信号弹,垂头丧气的回了军营。

赵勤跟在他身后,一起去了军营,凤云瑶则回了营帐。

原本待在营帐中等候的陆将军看到冷情完好的回来,不由下了一跳。

心里忍不住为凤云瑶担心起来,那姑娘该不会被冷情给处理了吧。

哎,早知道他也过去了,最起码也能保护下她。

冷情进来,第一眼的就是陆将军,唇角勾起,阴森森的瞪了他一眼。

看的陆将军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总感觉冷情发现了他和凤姑娘联手算计他的事。

“陆将军,你还真的是令本将军刮目相看啊。”冷情走过去用力搂住陆将军的脖颈,恨不得将他的脖子勒断,说出来的都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陆将军微微侧着头,不至于自己的脖颈被折断,依旧装作无辜又担心道:“冷将军,您有抓到她吗?”

“哼。”冷情见他还在装冷哼了一声,很是粗鲁的将陆将军推到一边,整理了下衣服,“跑了。”

听到‘跑了’俩字,陆将军暗暗的松了口气,虽然没抓住冷情,但好在那姑娘没事。

突然,冷情的脸又贴了回来,唇角的笑容令人心惊胆战,“你好像不希望本将军抓住她。”

“怎,怎么会。”陆将军慌忙后退了两步,笑的很是不自然,“她打伤属下,属下怎会不希望将军抓住她呢。”

反正凤姑娘已经逃了,他也没什么好顾虑了。

冷情在他衣服上的血渍瞄了瞄,“你确定这是人血,嗯?”

既然既然那,哎,主人和这厮联合对付他,那他身上的伤多半是假的了。

“什么意思?”陆将军低头看看衣服上的血渍,为了演的逼真些,他可是自己打伤了自己,身上的血绝对是他的,千真万确。

“哼。”冷情又哼了一声,没理会他,径直走向主座上坐下。

这个姓陆的和主人是一伙的,如果处理了他,主人肯定不会饶了他。

算了,暂且饶他一回。

赵勤跟着走进来,自然听到冷情和陆将军之间火花四溅的交流,忍住笑意走过去坐下,他没有将凤云瑶收服冷情一事告知给陆将军。

陆将军虽然和他们一起算计了冷情,可他毕竟是朝廷中的人,如果知道制服了冷情,他肯定会选择将他交给朝廷处理。

现在的冷情已经和凤师妹签了血契,他的主人只能是凤师妹一人,如果将冷情交给朝廷,不仅会损失掉冷情,说不定凤师妹还会被连累。

再说,冷情对凤师妹还有很大的作用。

抓住冷情不是最终目的,他也只是一个小头目,用他来牵出后面的大鱼才是最终目的。

“今天我们军营混入了奸细,那个女人能在这里行走自如,我们中间肯定有她的内应,等着老子抓住你,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冷情说着话时,恶狠狠的瞪着陆将军和赵勤二人。

赵勤知道他是个翻不起浪的纸老虎,内心窝了一肚子火只能过过嘴瘾,所以也没把他的怒火放在心上。

可陆将军不同了,他不知道冷情已经成了凤云瑶的人,总感觉冷情这番话是冲着他来的。

这点陆将军猜对了,冷情的确很想将他碎尸万段,怎奈没有主人的命令杀不得,也只能过把嘴瘾,顺便给今晚的计划埋下个由头。

“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们都滚吧。”冷情气咻咻的冲着下面的人一通乱吼。

没办法今天是他人生中最为憋屈的一天,他现在只要想起自己是别人的契约奴,心里那叫一个呕。

哎,自己作得自己受。

凤云瑶重新穿上玄皇学院的校服,戴上面具又回到了营帐中。

里面的医师依旧在不停的忙碌着,她的进来依旧没有引起半点波动,医师们也都未曾看她一眼,仿佛刚刚进来的只是一道空气。

凤云瑶一边研磨药材,一边拿出刚进青城时,在百姓身上取来的血液。

开始进行配置解毒的药。

这种毒很刁钻,主要破坏人的五感和神经,一旦毒性彻底发作,神经系统就会彻底丧失,这个时候的身体最容易拿来改造。

不得不说这个欧阳国师的本事还真不小,竟然能想到这一点,可惜的是本事越大的人做起恶来最为恶毒。

他们不是仅仅只杀几个人那么简单,一旦半兽人研制成功,相信他们肯定会大批量的制造,倒是就会有几十万甚至更多无辜人丧命,最后沦落为他们手中的工具。

“姑娘,你在干什么?”离她最近的那个老医师还是耐不住好奇心,便出声问道。

凤云瑶用手背当着嘴,小声和那老医师说道:“我在研究怎么解我们身上的毒。”

她这话一出,那老医师的双眼不由大亮,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瞳竟闪出激动的晶莹,“你能解毒?”

他们这些医师在进来时,都被喂了毒药,这种毒一旦毒发痛不欲生,他们的性命相当于掌握在控毒人手中。

本来他打算自杀,他们身为医者只能救人,哪里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他死也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可是冷情拿他的家人来要挟,一旦他死了,那么他的整个家族都会受到连累,到时族都要灭了。

如果他能解了身上的毒,那又怎样,他依旧逃不出那恶魔的手。

老医师眼眸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去,更何况这姑娘能不能配置出解药还是个问题。

“试试吧。”凤云瑶没有给他确切的回答,低着头摆弄着药材。

老医师已经想清楚即便有了解药,他依旧也无法从这里走出去,原本萌生出来的希望,也跟着黯淡下来。

一个夜晚一个白天的时间军营里很安静,青城也没有暴徒来犯,一切看着都那么的风平浪静。

直到天黑时分,突然有人叫着,“有贼人闯入军营,有人闯入!”

几声叫喊声,将沉寂的军营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贼人去哪里了!”冷情从营帐中飞出来,跳到众人面前,沉声问道。

“不知道,那贼人应该还在军营。”立马有一名士兵附和他道。

“搜!”

冷情领着士兵开始对每个营帐搜查,一直都没找到人更没有找到可疑的东西,直到搜到李伯达住的营帐,从里面翻出一叠信来。

看到士兵翻找出来的信,李伯达都懵了。

他的营帐里什么时候有信,他怎么都不知道?

“将军。”那士兵将那叠信递给冷情。

“让我也看几封。”赵勤直接从冷情手里拿过去两封信,拆开看了起来。

看着里面的内容,赵勤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