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顾北,被大都督一巴掌差不多给干废了?

嘶嘶。

在场之人见此,一个个全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次实在被惊到了。

哪怕是魏一煌,身体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抬手指着楚风,身子近乎颤抖道。

“……敢对第二少主不敬,我告诉,完了,哪怕卸任,也注定赢不了皇朝对的好感,就等死吧。”

实在是太惊人了。

要知道,第二顾北可不是普通人,乃是第二皇朝的少主,身份与前一段时间的楚氏四皇子侍童,简直就是两个概念。

前者算起来,顶多算是一个家奴,这第二顾北,身份可是实打实的核心人员。

得罪了第二家族的人,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这一出手,等于之前卸任想要赢得皇族的好感,白瞎了。

反而,没了那个外衣,让自己陷入到更大的麻烦当中。

场中众人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风,都感觉他疯了。

然而,作为当事人,一巴掌将第二顾北拍在地上的楚风,却是神色平静,就好像教训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夜晚摩登女郎优雅迷人

听着魏一煌在那磨磨唧唧,他双目一扬,反问一句。

“谁告诉,我卸任是为讨得皇朝的好感?”

魏一煌,“……”

第二顾北,“……”

这两天,各种谣言满天飞,诸如他卸任,在很多人眼中,是为向皇室示好。

他虽然没有解释,但并不代表这就是真相。

眼看在场之人一脸疑惑,他只是丢出一句,“没了大都督的身份,我杀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是为能放开手脚。”

这算是解释。

大都督的职位,原本他就不愿意担任,在那个职位上,有些事做起来,也的确束手束脚,其实,这也是他心中的想法。

“……”

听到楚风的话,魏一煌仿佛被人捏住了喉咙,硬生生的说不出话来。

只是,相比场中的众人,第二顾北心中的震惊更大。

他倒不是震惊楚风向他出手,而是之前楚风的话语。

他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次出手之人,就是楚圣。

他心中翻起滔天巨浪,等他缓一口气,就抬手指着楚风,一脸震惊道。

“就是楚圣,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第二顾北神色震惊,一脸的难以置信。

要知道,楚风才多大,看年龄不过三十岁,比他还小。

而对方这个年龄,就已经是权倾天下,哪怕是皇族青年,也难以望其项背。

但没想到的是,对方还是封神榜序列第一。

这他妈还是人吗?

他们皇族之中,也没有如此变态之人。

之前他还没将楚风当回事,毕竟一个历任的大都督,就等于没有牙齿的老虎,还不任由他揉捏?

论武力,他认为自己楚圣一下,无敌手,哪怕是楚圣,以他皇族身份,这些年所学,最差也能五五开。

结果却是狠狠打了他的脸。

对方一只手就将他碾压了。

这他妈还是个人吗?

一瞬间,眼前的楚风,变的神秘起来,那身形也变的高大起来。

“年轻人少见多怪,不要自认为仗着家世,就能大放厥词,这点水平,还没资格在我眼前耀武扬威。”

楚风闻言上前一步,单手负手,浑身散发出一股无敌的气势。

嘶嘶。

这算是教训,饶是第二顾北,脸色也不由火辣辣的,心中怒火翻天,此刻他深深吸一口气,一脸毒怨道。

“哪怕是楚圣又如何,如此对我,我第二家族的人马,不会放过。”

楚圣,要是放到外面,只怕没几个人不惧,但第二顾北虽然震惊,但也没什么好怕。

他可是第二皇朝的人,第二家族也不是没有圣人,这次为了对付楚圣,第二家族的人,也不是没有准备。

楚风闻言突然笑了,他一脸的意味深长,“是吗,不过怕是看不到了。”

此言一出,第二顾北瞳孔微微一缩,下意识的道,“……什么意思,要杀我?”

“骂我,我杀有什么问题?”

他可没忘,这第二顾北在网上可没少对他颐指气使。

他可以不在意,但如此让他心烦,他也不介意一巴掌拍死。

哪怕是皇族之人,对他来说也是一样。

第二顾北,“……”

看着楚风那漠然的眼神,第二顾北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畏惧,他赶忙道,“……说的话,我听不懂,那些话不是我说的,是我们第二家族的意思。”

这话一出,不少人心中一个趔趄。

尼玛,原来皇族的人也如此贪生怕死。

这种话也能说的出口。

“这么说,此事跟无关?”

好在,哪怕第二顾北信口开河,楚风似乎没听出来,神色玩味的扫了他一眼。

第二顾北见状心中一喜,赶忙点头。

然而,随着楚风的一句话,让他心中不由一凉。

“既然这样,择日不如撞日,通知第二家族的第二镇山,半个小时内,让他来解释一下,解释不通,可以给收尸了。”

第二顾北,“……”

他脸色僵住了,没想到楚风这么直。

当下,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不过,楚风却已经不去看他,而是一转头,看向了魏一煌,他嘴角翘起一丝弧度。

“好了,现在咱们可以解决一下的事情了。”

魏一煌,“……”

他脸色一阵变幻,第一次有些失态。

本来他以为有第二顾北压场,哪怕是大都督也能镇压的住,但万万没想到,对方就是楚圣。

眼看楚风一步步逼来,杀气越来越重,魏一煌深吸一口气,盯着楚风急中生智道。

“小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纵然有错,但也算勤勤恳恳,做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这话,在外人看来,很悲切,只是,楚风闻言却不为所动,反而道,

“不是人,是畜生。”

魏一煌,“……”

眼看场面要失控,魏一煌急中生智,突然嚎啕大哭,“没想到我一生育人,结果却落得这个下场,果然是文人相轻啊。”

他一脸悲痛,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怒斥他的学生。

听到这话,再看到魏一煌这悲惨的样子,一些魏一煌的学生再也无法装缩头乌龟,站出来了。

“大都督,不管真相如何,一个武者,欺负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太过分了。”

“没错,魏公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者,这简直就是对文化的践踏!?”

有人开口,便有更多的人看不惯了,众人纷纷上前,一句,我一句的。

“年入暮年?”

“手无缚鸡之力?”

听着这些词汇,楚风突然笑了,他扫了眼前这些人一眼,突然道,“们的魏公,早就不存在了,这老头,比们想象的能打多了。”

众人闻言一愣,有人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意思?”

“看了就知道了。”

彭。

楚风话语一落,他一抬手,手中的火器,已经应声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