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笑一声,目光越过阻碍在眼前的上百先天,最终落在了,端坐在王座上的昆墟掌尊的脸上。

“昆墟伤我弟子小涵,此仇不共戴天。今日之后,要么世上没有许飞,要么……没有昆墟。”

许飞一语落下,狂暴的炼气期九重天法力,轰然自他体内每一根血脉,每一丝血液,每一滴骨髓,每一个骨骼,甚至是每一根汗毛之中迸发出来。

下一瞬,犹如太古凶禽附体的许飞,抬起头来,全场震怖。

旋即,他脚下的晨钟,便是飞起身来,吞吐出滔天的劲力,摧枯拉朽般砸向了拦在许飞面前的上百人。

这上百人,其中甚至有十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已然被磅礴的晨钟之力,轰成了碎片。

在如今已经踏入到炼气期九重天的许飞看来,圣殿这种,这些修真先天,已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甚至连一合之敌都算不上。

许飞负手往前走去,那一座沐浴着许飞磅礴法力的晨钟,也在他的前方,不断的往前碾压而去。

拦在许飞面前那上百人,赫然没有一人可挡晨钟一击。

一个又一个的倒在了血泊之中,眼看着昆墟这点家底,全都要葬身到这里。王座上的男人,悍然起身。那笼罩在仙雾中的脸庞,也现出了无边的狂怒。

昆墟立教,两千年来,还从未遇到过这等事情。

气质女神的爱情等待

两千年来,昆墟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哪里遇到过这等事情?

“许宗主,本座对已经仁至义尽。如今如此咄咄逼人,可是真的要让我们两家彻底决裂?我昆墟,虽说也不是华夏第一仙宗,但灭灭,应该也不成问题。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再给最后一次机会,如若愿意归降,那么我便奏禀太上老祖,对从轻发落。可是如果若是非要与我们昆墟决裂,那么也别怪本座翻脸无情。”

显然,到达这般程度,昆墟已经承受不住了,要么将许飞斩杀,要么被许飞斩杀。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晨钟便是蓦然爆发出狂暴的劲力,对着圣殿之巅,那位沐浴在仙雾中的男人,猛然砸去。

晨钟横绝当空,颇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恐怖感。

而这磅礴如海的晨钟之力,也将许飞和昆墟掌尊之间,那足有数百米的道路之上,所有的强者全部击溃。

这一条足足延伸出去数百米的路,赫然是被这一座晨钟击穿,化作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只是这一击,便是足足有着数十位昆墟先天陨落。

看到这一幕,昆墟掌尊人都疯了。

如今四大护教法王全灭,自己的女儿,太上老祖的孙女,也被眼前这个名为许飞的青年斩杀,偌大的仙宗昆墟,已然江河日下,成为了明日黄花。

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将其斩杀。

恐怕昆墟的损失还会更大。

现在昆墟虽说年青一代全灭,但只要他们这些站在巅峰的强者还在,那么就绝对还能东山再起。可是如果年青一代全灭的前提下,他们也都被许飞斩杀,那么名垂昆仑两千余年的昆墟,可就真的到此为止了。

“裂天手。”

昆墟掌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一鸣惊人。

他身躯不动如山,一只手掌却是虚空一探,而后,那来自于先天后期的恐怖法力,赫然从他的体内喷薄而出,将这座圣殿,都是化作了地狱修罗场。

这一掌一出,圣殿四周的墙壁,不断的发生着龟裂。

初时还好,只是一刻钟的时间,整座圣殿都宛如遭遇了十几级地震一般,顷刻间化为了废墟。至于那两者之间,沿途剩下的数十位昆墟先天,其中多半都没反应过来,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地覆天翻给绞了进去。

轰轰轰!

连续十几声爆响传来,许飞周身空间碎裂,石板崩塌,就连那已然来到了昆墟掌尊面前的那方晨钟,也在这恐怖如世界末日的余波席卷之中,化作了齑粉。

“烈阳剑!”

看到这一招奏效,昆墟掌尊非但没有因此而高兴,甚至还再度催动体内法力,第二次出手。这一次出手,一道惊世骇俗,几乎是一己之力斩碎半边天幕般,斩向了负手而立,寸步不行的许飞。

这是昆墟掌尊,赖以成名的两大绝技,也是偌大昆墟,无尽功法之中,最为上乘的两套功法。

并且,除非是到达生死关头,否则昆墟掌尊绝对不会动用。

可想而知,如今的昆墟,到底遭遇到了何等的危机。

“这许飞必死无疑了。”

“呵呵,裂天手、烈阳剑,这可是我们掌尊数百年前,拳镇山河的成名绝技。能够死在这一绝技之上,许飞死而无憾了。”

“这个许飞,真是太自傲了。以他的本事,再过五六百年,必然能够成就一代无敌传说。谁成想,他却急功近利,非要在最不该惹怒仙宗大教的时候招惹。如今,便是他身后的那个人出手,恐怕也休想救他了。”

圣殿之中,仅剩下的十几个修真先天,一个个都是扬眉吐气的看向了许飞。

他们都在等许飞身死道消在这里,而后一拥而上抢夺胜利果实。

然而,下一瞬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了一惊。那些想要趁机瓜分胜利果实的人,也是一脸的愕然,满脸的震怖。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眼前,恐怕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相信。

只见得,裂天手、烈阳剑,两大昆墟掌尊的成名绝技,轰然从高台之上厮杀而至。

两相交融,竟是于许飞的面前,迸发出了超越极限的力量。

那力量之强,便是任何一位修真陆地神仙遇到,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然而,那霸绝天下的力量,即将砸在许飞脸上的时候,后者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而后右手抬起,慵懒的伸出了一根食指,后发先至,按在了那两者相互交融之后,迸发出来的霸绝天下的力量之上。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关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