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西莫西,怎么了柯南。”当天傍晚,柯南给我拨打了电话,当然会打电话,因为这个时间点,柯南和孩子们肯定是发现了原佳明的尸体,在和警方录完全部记录后,这才有时间抽身给我拨电话。

“你去哪儿了?”柯南先问道。

“我在博士这里,怎么了吗?”我假装一无所知道。

“原佳明死了。”

“哦。”

“。。你不惊讶?”

“你第一天认识我?”我反问道。

“额。。。好吧。”想了想也对,薰这家伙对死人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了。“我只是有些疑惑,这次原佳明死于枪伤。要知道手枪还是会受到警方的管制的,所以我在想这次的事情跟组织是不是有关。”

“现场如何?有什么线索吗?”我明知故问道,原佳明死后很快我就得到了第一手消息,不过现在该问还得问。不能让柯南看出什么,尽管无关紧要,但是我必须杜绝组织察觉到柯南一行,甚至是察觉到老爸的身上。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也不行!

“有个被打碎的小酒杯,以及原佳明的个人电脑也不见了。”柯南回到。

“那就不是了,组织才不会留下酒杯这种暴露身份的东西。”

“那你说这枪伤。。。”

清纯女孩萌麋鹿美眉的独白写真

“这年头,有钱能买到一切物质上的东西。”我平淡的回了一句。“更何况11区的治安也。。。”

“咳咳。。”柯南尴尬咳嗽了一声。“目暮警官就在叔叔这里。”

“额。。你没开公放吧?”我嘴角抽搐。

“没有,我哪儿敢。”柯南也极为无奈的笑笑。“今天目暮警官来是通知叔叔关于原佳明死亡的时间,以及一些关于案件的事情,确认了凶手可能是常盘美绪,风间英彦,跟泽口知奈美三人中的其中一个。”

“嗯?那个叫做如月峰水的老头呢?”

“他有不在场的证明,那个时间正好是我们拜访他的时候。”柯南解释道。“而且,关于这周末,常盘美绪依旧打算继续开展双子塔大楼的开幕式宴会。”

“哦?”这个信息倒是让我有些惊讶。毕竟在未开幕的大楼里可是死了一位市级议员,这事情要是查下来,可不是那么好收场的,而常盘美绪却依旧有能力顶着上面的压力开展宴会,这是有多大的手腕啊。“具体时间呢?”

“这周六。包括叔叔和小兰在内还有孩子们和阿笠博士,甚至连园子都邀请了。”

“向铃木财阀展示实力我倒是能理解,可为什么还要叫上我们?”我不禁疑惑。“我老爸有那么大面子吗?”

“这个就不清楚了。”柯南也对此表示不理解。“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晚就不了,明天吧,明天放学我就回去。”我说道。

“好吧,那明天学校见。”柯南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我也在为了被组织发现行踪而忙碌。于是没有多打扰,关于案子方面,还是他自己来找线索比较好。

挂掉电话,我也是靠着沙发一声疲惫的长叹。

“怎么了?”坐在一旁的志保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向我问道。

“志保,你说常盘财阀是不是和组织有关啊?”我侧头问道。

“嗯?”志保手下的动作停顿,侧过头抬眼瞄了我一眼。“怎么突然这么问?”

“常盘财阀的双子塔开幕式邀请了孩子们,我爸爸和小兰,园子还有阿笠博士。”说着,我看了看还在工作台旁忙碌的博士。而博士在听到我的话后也停下了手里的洛铁,摘掉眼镜用指了指自己的胖脸,一副“怎么还有我?”的表情。

“我的行踪被发现,常盘财阀也知晓的话,那不无可能。这样说来,大家被邀请的理由就很充分了。”志保目光下移,不过很快又重新聚焦到了手中的苹果上。“但是,如果常盘财阀是组织势力的一角,那或许我们早就死了,组织一定会带人直接杀上来的。也不用等到开幕式。”

“说的就是这个理啊。”我的目光从志保的身上移开,再次看向了天花板。“但是,这个财阀到底能量有多大啊,议员死了还有兴致开那个开幕宴会。她不怕记者的舆论轰炸?”

“或许她也有后台呢?”志保将削好的苹果切下一半递到我嘴边,而我也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下去。惹得志保的一脸嫌弃。“议员只是她的一枚棋子,当这枚棋子的作用发挥完毕,那棋子也自然会变弃子,反而挡了自己的道。如月杀掉他,反而是给常盘美绪一个机会也说不定,毕竟大木议员那无赖般的性子,肯定也没少刁难常盘吧?现在大木死了,常盘美绪借机投靠别的的靠山,那么压下大木的事情就说的通了。”

“嘶。。。”听了志保的想法后,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常盘美绪有点可怕了。

不过关于组织的事情,你似乎并不紧张?”志保虽然不想开口,但是却还是问了我一句。“我记得昨天太一的报告说,我的信息已经被组织发现了吧?”

“是。”我点点头,“但是目前我们都安全,就证明组织只是知道你去过双子大楼,并不知道你的确切位置和行踪。我需要等一下凝雪那边给我发的情报。然后在做安排,所以近期,你只要在我身边就行。其它的暂时不用担心。”

“嗯。。”志保轻轻回应,而后便将目光集中在了手中的苹果上,可是那碧蓝的眼眸却没有丝毫集中的样子,思绪想来已是早就瞟到了远处。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五apap通往天国的倒计时——————————

“明雅先生。”接近凌晨,已经躺在床上的我接到了凝雪打来的视频电话。

“弄好了?”透过屏幕,我直接开口问道,同时,一旁的志保也凑了过来。

“嗯,但是只整理的这几天的资料。以及双子塔建立的前因后果,还有建筑图纸。”凝雪点头,同时传来了一份文件。“文件内容大多都是最近的访客记录。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关于那台长相预测的机器,也没有异常记录,有的只是最后机器的一次错误报告。”

“机器程序有面容记录吗?”

“有。”

“发送记录呢?”

“没有发现,只有系统缓存,并未发现流出和传送。”

“nice!”听得这个消息,我不由得兴奋出声。这就意味着志保的消息都没有被储存在此,这样一来我们就只锁定了原佳明,缓存是只针对原佳明的电脑进行传输的。而常盘就可以当做是正常公司看待,哪怕常盘财阀是组织的一角,志保也不用担心其会对她造成威胁。“常盘财阀的资料如何?”我继续问道。

“预计这周的周六前就能全部窃取完毕。”

“让瘦狼抓紧作业。”

“是。”

说罢,凝雪挂掉了电话,而我则是在手机上翻起了刚刚凝雪发来的资料。

“这么看来,我们的身份算是保住了一半?”我的身边,志保微微抬头看向了我。

“嗯。”我点点头。“剩下的就是要防范组织对常盘设立的监控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组织发现了你的踪迹,他自然也会调查相关的事宜,甚至有可能也去调查双子大楼的主控系统。所以我要防范他们对常盘的调查,一旦我们先下手,拿下主动权,那这么一来,猎人与猎物的角色就对换了,我们在暗,而他们在明。”

“诶?”

“现在,组织知道的只有你出现在了双子塔,而且还是过去时,但是组织肯定会调查这里的蛛丝马迹,试图把你揪出来。为此,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组织定然会派遣一些外围成员,甚至是正式成员过来一探究竟。既然如此,我就可以事先在常盘安排人手,甚至设立陷阱,等着组织的人上钩,而且,这次来的主事人必然会是组织的金牌之一。”

“你的意思是?玲?”

“玲现在还在养伤阶段,她应该不会来的。”

“贝尔摩德?g?”

“多半是g了。”我想了想说道。“太一给的消息中说过原佳明就是g的手下,现在玲又重伤附身,这种机会,g这个冷血执行官可不会放弃。”

“所以。。”

“所以,是时候反击一波了!”

“你要和g开战?”志保黛眉微凝。“我不认为你现在的状态能够硬碰硬赢过g,我也不会给你变大的解药的。”相比难得的反击机会,志保更担心解药给我带来的负面不可控的影响。

“没事,我并没有打算变大去和g硬钢,毕竟我们现在可是在暗处呢。”我伸手将志保的黛眉抚平。

“能说的明白点吗?”志保不悦道。“你明知道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

“笨蛋。”我伸手在志保的额头轻弹了一下,带着寒冷般的笑意道。“我可是杀手,擅长的是暗杀,当然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给g一点惊喜了。”

“怎么做?”

“怎么做?我还没想好,我需要一个契机。”我托腮道。陷阱可以布置,但是怎么才能将g引导某一个特定的陷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此,我确实需要点手段。

“。。。诱饵?”志保此时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那我。。”

“不可能,想都别想。”我直接否决了志保的话。“如果让你去当诱饵,那还不如我去和g硬钢。”

“可是。。。”志保欲言又止。

“没事,阿雪说可以在这周末前把常盘的资料全都弄到手。说不定到时候我就能弄到所谓的契机了。”

“这和常盘又有什么关系?”志保不解,“常盘不是

和组织没有关联吗?”

“嗯,这两者当然没什么关系。”我嘿嘿一笑。“但是,如果我想把常盘美绪也干掉,顺手将常盘财阀的大批股份收入囊中呢?”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