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回来了?”

“你的身躯都是血肉,而所有血肉来自于我,我当然可以随时塑造你!”莎布·尼古拉斯微微弯下身子。

她那庞大的身躯艰难的蠕动起来。

看不到边际甚至整个是什么样子的也完看不到,只是单纯靠近自己的这一边长出一副人类女性的身躯而已。

“这么说是你帮我重新塑造了身体?”对方的能力是宇宙生命的起源,或许人类也是她身上某个细微的部分不断变化和延续诞生而出现的产物。

这种超脱了生物学所能够解释的范畴已经不是肖恩能够解释的存在了,总之对方的权能既然是三柱神之一,那么她能够做点这点事情也不足为奇。

“是的,我不喜欢那个燃烧着火焰的东西,虽然它也是我化身的孩子之一,但胡乱的拼凑不是我喜欢看到的模样。”莎布·尼古拉斯说话。

这个时候肖恩则是嫌弃的眯着眼睛……

就眼前对方这一身融合了万千生物的腹囊,就别说别人了。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不是我的孩子,这个宇宙中不能出现不是我孩子的生命。”对方这句话说得很果断,而且也让许久没有思考过自己来历的肖恩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对方之前说过的话只是一笔带过,但不代表肖恩没有注意去听。

冬日清纯美女大学生裤袜户外清新动人写真

“你之前所说的伟大之物到底是什么?还有我的来历是为什么?”肖恩从未忘记过奈亚的化身在消散前说过的那些话,只不过当时没有当着犹格的面去问。

对面突然没有了回答。

“不能说?”

“是不知道。你便是你也不知道的事情我更加无从知晓……宇宙的中心是阿撒托斯,祂是我们的造物主,一切的一切都存在于阿撒托斯的梦境之中,那无规则无秩序的梦境正是我们所身存的宇宙,当阿撒托斯醒来,不论古神外神,一切将不复存在。”

这个故事肖恩之前就在犹格的思想中得到过答案。

“但是阿撒托斯也是造物,诸神之神,造物主之主,我们称之为伟大造物。奈亚觉得阿撒托斯最终的目的是醒来,让一切归于尘土这样伟大造物将会再次施展它那强大力量归来,而犹格认为伟大之物已经在时间与维度中迷失,这一切只有我们自己来拯救。”

肖恩已经接近快听不懂了,但隐约间又觉得好像能够懂一些。

意思是背后还有‘天’的表达吧!

而且越听越觉得是奈亚和犹格两者的斗争让自己出现在夹缝中……

“那你属于哪一边?”肖恩问。

望着眼前一团黑暗,她慢慢的蠕动下好像所有腹囊上肢体都会动起来,它们是活的,而且也必须是活的。

莎布·尼古拉斯没有立即回答,但就是这种不回答才最危险,意味着眼前这个人随时可能是敌人,随时可能是朋友。

“我明白了,那么我要回去了。”

“记得好好善待那些孩子!”又留下一句没太听懂的话。

肖恩没有回头向着自己来的方向离开,几个位面并不是连接的,之所以自己能够打开那是因为犹格那空间之主的权能在自己手上,在离开之前肖恩还特意回头看了莎布一眼……不过让自己惊讶的是对方并不在原来的地方。

这一回头在发现整个路径上有着自己无数的影子化身,这个位面的时间是无序的,所以自己任何时刻下的过程都会记录下来。

伸手拉开了位面的壁垒……

进入,急忙又把它们关上。

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样,肖恩与这些古神接触得越多就越发现现实和梦境变得扑朔迷离。

…………………………

“小心!”

肖恩带着露希尔扑倒在一旁的石柱子后面,冲天的火焰差一点将整个周围燃尽,好在有石壁的遮挡才面前空出了背后一点点没有被火焰冲击的空间。

露希尔还在惊讶于自己的魔法为什么会不听使唤,这个魔法是需要自己大概一分钟的释放才能够完成的,除了威力强大之外还需要稍微控制释放的条件,要不然自己都要被波及……可是这魔法居然才刚刚准备释放就已经丢出来了。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而且现在自己的身体里还就有魔力被抽空的感觉。

“肖恩……”

被扑倒后许久才从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自己魔法的威力她最清楚,现在最紧要的是直接破坏后面的墙壁离开,这个地方可能都要被燃尽。

然而在露希尔细看周围的环境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的火焰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这么剧烈……

就简单一次的冲击后变开始变小了。

天空中刚刚出现的热量漩涡也在这一刻莫名其妙的消失。

“导师,你居然还藏有这种魔法,这个你可没有教过我。”肖恩也是尽量让自己回到几分钟以前现实中的状态。

他回看露希尔,对方头顶上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因为毁灭烈焰~的魔法在刚刚暴起之后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奇怪的现象,还就是从自己所在的石柱子后面扩散出去的,就好像墨汁浸染了地面一般快速蔓延将地面都弄黑了,而黑地经过的地方草木都枯萎了,甚至那些在火焰下都没有损坏的魔像傀儡在黑地蔓延过的时候整个萎缩倒下来。

钢铁腐蚀,生命消散……

凋零

这是肖恩的视野中看到黑地出现的时候显示的状态。

但真正的原因是自己不小心触摸到了刚才的石柱子导致自己手臂上此刻附带的BUFF传导到了大地上。

黑山羊的赠礼

对方的权能是生命的起源,所以生死反而变成了可以被夺走的东西!

被火焰烧过的院子中魔像的损伤还不算太严重,可是黑地的蔓延才真正让这群魔像倒下来。

“你……你居然掌控了这样的力量,妹妹!”

瑞琪儿并没有在烈炎下遭到重伤,可眼前的凋零才是真正让她的炼金阵无效的能力。

“我哪有……”

露希尔一脸懵的望着周围,这力量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