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宫外,旗帜飘扬,魔道七子之一的欣岚儿强势回归,神魔宫高手尽数外出迎接。

翰连城远远望着御剑而来的大批人马,双眼微眯,脸色有些凝重。这欣岚儿在外自己是对付不了她,但是只要她回了神魔宫,便是瓮中之鳖!

空中剑气弥漫,红光闪烁,欣岚儿秀目望着下方人马,脚尖轻点,便是收了仙剑,御空落下。

待欣岚儿落地,翰连城连忙走出,大笑道:“三妹可算是回来了,十年未见,如今出落得越发漂亮了!”

翰连城许久未曾与欣岚儿打交道,所以便先大为奉承,探一探她的态度。

然而却不想,欣岚儿一脸冰冷,“大哥尸骨未寒,二哥怎还笑的出口!”撂下这话,欣岚儿转望向院中,梨花带雨,哭声震天,一路朝灵堂奔去。

“大哥,大哥,我回来了,小妹回来了!”

翰连城转过身来,望着欣岚儿的背影,这丫头不愧是在影楼成长,心智远不是冯慕熊可比。

翰连城目光轻轻扫过四周高手,这里面有着一半多是冯慕熊手下。欣岚儿痛苦流涕,自己笑语盈盈,这一对比,冯慕熊属下的心便是被她拉拢过去。

没想到自己还是小觑了她,这才第一次见面,自己便要损兵则将!

不过翰连城并不担忧,即便是冯慕熊的属下心向着欣岚儿,但毕竟不是她的亲信,绝不会事事听从她。

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翰连城目光闪烁变化,心中又是运转计谋。

和服樱花妹子笑靥如花美腻了

欣岚儿趴在灵堂前,嘶声痛哭,欣岚儿细数着冯慕熊待自己的好,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大哥啊,没想到十年前的一别,竟是你我最后一见,你怎忍心撇下小妹,一人离去!”欣岚儿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仪容,涕零如雨,发丝粘上泪水,黏在脸上。

翰连城心中却是嗤之以鼻,欣岚儿与冯慕熊哪里来的这么重的感情,值得欣岚儿这么动容。

最后,欣岚儿目眦尽裂,咬牙切齿愤道:“大哥你放心,小妹定会为你报仇,我定要将害你的人碎尸万段!”

“来人!”

欣岚儿猛地站起身子,怒声一喝。四周站立着的冯慕熊手下,竟是齐刷刷的跪下身子:“在!”

翰连城望着这一幕,欣岚儿好厉害的手段,这戏演得天衣无缝,一招便将冯慕熊的手下尽数收入麾下。自己已经与冯慕熊斗了十年,哪里还有功夫,再跟欣岚儿斗上十年!

“去绝情谷,把绝情谷给我掘地三尺,搜查线索!”

“是!”

“且慢!”

翰连城连忙伸手将人拦下,望向欣岚儿,叹息道:“我知三妹心痛,但也不应浪费时间。出事之后,绝情谷我已经搜寻,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欣岚儿一听这话,顿时面色惊骇,“二哥,竟然什么都没发现?”

见欣岚儿并未再着急派遣人手去寻找,翰连城心中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好啊,原来是出了家贼!弟子说《圣丹遗书》出现在绝情谷,但是二哥你已经全力寻找都未曾寻到《圣丹遗书》,定是那弟子与外人勾结,想害我大哥!”

翰连城猛地一愣,欣岚儿竟是如此聪明,借着自己的话,把问题归咎到发现《圣丹遗书》的弟子身上。

“来人,把那名弟子给我带上来!”

翰连城心中顿时一沉,这欣岚儿果真是厉害,两次交手下来,自己已然完败!翰连城眼睁睁的看着欣岚儿命人将那人带上来。

翰连城望着跪在地上的那名弟子,《圣丹遗书》出现在绝情谷是自己先得知的,但是翰连城想借此机会废了冯慕熊,所以便安排自己安插在冯慕熊那里的内应,演了一场戏。

“是谁,将你安插在大哥身侧!”

望着站着的那名高手,此人已是练虚之境,但是地位却比不得欣岚儿。一听到她这话,那人心中一惊,自己的身份竟然暴漏了!

那人心中复杂,他知晓翰连城的为人,一旦自己出卖了他,自己的家族必然会被屠杀殆尽!那人眼神有些挣扎,不知该如何抉择。

翰连城望着此人,双拳微握,眼神冒出些许寒气。此人绝不会出卖自己,但是他无论如何回答,都已经必死无疑。此人是自己手下为数不多的心腹,翰连城心中也是有些肉痛。

忽然,那人周身猛地冒出一阵杀气,仙剑陡然飞出,竟然欲将欣岚儿刺杀。

但是欣岚儿早已有防备,当下身子急退,冯慕熊手下高手立即飞上前来,将那人拦下。一人独占众高手,那人自是不敌,最终竟是一剑抹了脖子,自杀身亡!

“哼,扔入后山喂狼!”

欣岚儿言语中带着一股威势,让人不敢违背。欣岚儿怒目扫过众人,“我想你们应该知晓我受影楼培养,你们作探子的手段绝不是我的对手,如今我已回归神魔宫,我希望神魔宫各方内应都给我收敛些,否则,此人便是你们的下场!”

在场众人噤若寒蝉,欣岚儿的雷霆手段,着实震骇人心。

“好你个欣岚儿,竟然将我完全无视!”

翰连城心中再度将欣岚儿的危险提高了一个等级,已然将她与顾鉴之同列。欣岚儿先是收服冯慕熊手下,再出手震慑众人,立下威严,果真是好手段!

……

神魔宫外的夜异常寒冷,树木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枝条,长影幢幢。秦小川望着地面上的树影,又是扭头望了眼顾鉴之。

“顾公子,她真的会来吗?”

“会的。”

听到顾鉴之坚定的回答,秦小川不再言语,静静等待。

哗啦啦~~

秦小川神识猛地一紧,地面上尚未腐蚀的枯叶陡然扬起,纷纷洒洒,在枯叶之后,蓦然出现一道身影,正是欣岚儿!

只是欣岚儿望见秦小川时,心中微惊,他怎么跟顾鉴之在一起!

上一次欣岚儿与秦小川见面时,是以天下一品弱水姑娘的容貌相见,所以再见到欣岚儿时,秦小川并未感到任何惊讶。

欣岚儿望了眼顾鉴之,眉眼浅笑,“顾大哥,怎么还带了个人。”

顾鉴之望了眼秦小川,“他叫秦小川,是我杀生殿的圣使,也是他有事寻你。”

杀生殿的圣使?欣岚儿心中疑惑,秦小川不是碧海阁的弟子吗,如今怎会成了杀生殿的圣使,莫非也是安插在碧海阁的内应?

秦小川拱了拱手,“见过欣岚儿姑娘,其实并不是在下想要找您,而是冯慕熊冯公子,有话要告诉你?”

欣岚儿微微一愣,大哥已死,他怎么会找自己?不过她即便是明白,立即收了对秦小川的好奇,凝重道:“大哥可是说了什么遗言?”

秦小川点了点头,将冯慕熊的血书递给欣岚儿。欣岚儿接过血书,望着上面的每一个血字,眼角泪水滚落。

虽说她与冯慕熊感情并不深,但毕竟是自己的同门师兄,自己年幼时,冯慕熊对自己也是很好。如今看他凄厉写下的血书,心中不禁有些悲悯。

只是在欣岚儿看到最后那句话是,眼神猛然变得惊骇,“师傅….师傅竟然…也中毒了!”

圣魔老人乃是神魔宫的支柱,只要是他出了大事,神魔宫便会岌岌可危。

“可恶,翰连城竟然敢对师傅出手!”

欣岚儿胸口不禁一阵疼痛,自己的门派为何要内斗不止,为何要鱼死网破!

“三妹,师伯也中了毒,只有这《圣丹遗书》记载了如何解毒,不知神魔宫的典籍中可有记载?”

欣岚儿忍住心中悲痛,望向顾鉴之,摇了摇头,“今日我回神魔宫,才查出当日传递《圣丹遗书》在绝情谷消息的弟子,并非是大哥手下,不知是哪一方埋藏的内应!”

内应?

秦小川与顾鉴之眉头微皱,原来那个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看来多半是假的。秦小川与顾鉴之不禁有些失落,如此,《圣丹遗书》的下落就彻底断了!

秦小川凝望着欣岚儿手中血书,心中思忖:《圣丹遗书》的消息绝不会是杀生殿传递;翰连城在绝情谷中设下机关,杀害了冯慕熊,很有可能是他传递的消息,但是《圣丹遗书》如此重要,冯慕熊即便再脓包,也不可能将消息泄露的如此之快。

忽然,秦小川又是想起之前姬三公子曾在绝情谷中看到郭凌云….

秦小川豁然开朗,望向顾鉴之与欣岚儿惊骇道:“是赤血宗!”

“赤血宗?”

顾鉴之与欣岚儿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听到秦小川的提醒,二人脑海中各种线索迅速连接,顿时醒悟过来。

“我竟把它给忘了!”

顾鉴之面色恼怒,难怪顾鉴之早就藏在了绝情谷中,难怪在神魔宫刚刚动身之后,消息便传遍了整个魔道,原来一切都是赤血宗在暗中搞鬼。

“赤血宗当真是好厉害的手段,”欣岚儿面色不禁有些凝重,赤血宗先是将消息传递给翰连城,翰连城深知冯慕熊在自己身边安插了无数眼线,只要自己动手,他绝对会发现。而一旦被冯慕熊寻到《圣丹遗书》,圣魔老人便能恢复,到时自己便与宫主之位无望了。

所以,翰连城绝对会在绝情谷对冯慕熊动手。与此同时,赤血宗将消息扩散到各处,魔道天骄齐聚绝情谷,翰连城为了不让《圣丹遗书》落到他人手中,只能将所有人斩杀于此!

秦小川这才明白,难怪赤血宗没有派东门飞雪前来,以秦小川对东门飞雪的了解,他绝对不会施展如此卑劣的手段害人性命。

秦小川心中猛然升起一抹寒意,因为秦小川忽然感觉到这个手段有些似曾相识。

是紫明圣殿!

当初幽神出世的消息传遍正魔两道,正魔两道天骄齐聚紫明圣殿,尽数陨落,与这个手法好相似….

秦小川赶紧收了这个想法,摇了摇头,当初魔道天骄赤血宗损失最为惨重,自己的这个想法太过于荒唐。

顾鉴之望着秦小川神色变化,心中疑惑,这秦小川究竟在想什么?

顾鉴之转望向欣岚儿,“于神魔宫而言,翰连城已是心头大患,所以我想你也绝不会留下翰连城。”

“则是自然,想我神魔宫乃是我族领袖,如今却成为了其他门派眼中肥肉,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我怎能留下他!”

欣岚儿望着顾鉴之,并没有遮掩自己的想法,“如今赤血宗独大,如果我神魔宫败落,以杀生殿的实力绝非赤血宗的对手,到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何不先下手为强?”

欣岚儿此话一出,倒是让秦小川与顾鉴之一惊。他们此番前来主要是想与欣岚儿一起对付翰连城,却不想欣岚儿却提出主动对赤血宗下手。

秦小川倒是很开心,杀生殿与神魔宫联手对付赤血宗,这个局面是自己一直期盼的。但顾鉴之却是有些犹豫,杀生殿明面上一直与赤血宗修好,若真是要对付它,便是结下了仇。

“我知道顾大哥的顾虑,金公子与东门飞雪交好,有东门飞雪在,顾大哥觉得赤血宗不会对杀生殿出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东门飞雪不在了….”

不在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小川心中焦急,一是担忧东门飞雪,二是因为师兄师姐还要与他联手行动。如果东门飞雪出了什么事,师兄师姐必然会受牵连。

欣岚儿嘴角一笑,轻移莲步,“东门飞雪是真正的侠者,他与霸天下的理念一向不和,即便他是天纵之才,你觉得霸天下能让他继承赤血宗吗?此番绝情谷行动,便是最好的证明!”

秦小川面色沉重,确实如此,东门飞雪有着自己的思想,旁人根本难以撼动。霸天下想控制住他,绝非易事。

顾鉴之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但是霸天下之女清欢情系东门飞雪,霸天下就不会顾及自己女儿的意愿吗?

“此事容我想一想,你也先回去吧,免得翰连城疑心,”顾鉴之并未立即同意与欣岚儿联手,此事事关重大,自己还需要回去与师傅细细考虑一番。

“欣岚儿姑娘,这枚翡翠玉戒想来会有很大的用处,”秦小川再度掏出那枚玉戒,将其递给欣岚儿。

待欣岚儿见到这玉戒时,脸上有些惊讶,这玉戒极其重要,可以说是神魔宫的门派信物。如果自己有了这玉戒,宫中强者必然会听从自己的号令。

“多谢,那条金瞳崆灵蛇我会尽快弄到手!”

……

连夜返回杀生殿,秦小川看了眼金不换,便是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秦小川虽说成为了杀生殿圣使,地位极高,但是这里乃是龙潭虎穴,秦小川并未将李慕白接来。

如今魔道杀生殿与神魔宫都有对赤血宗出手之意,可见赤血宗已经成为魔道各派心中大患。若是任由赤血宗成长,将来必然会威胁到天下百姓。

秦小川神识忽然一紧,连忙望向一侧窗户,只见一细长竹箭陡然穿破窗纸。秦小川手臂一挥,施展灵力将竹箭接住。

秦小川望向西窗,并未前去查看是何人。因此这竹箭射入的力度很小,那人并非是要谋害自己。

秦小川望着这竹箭,在其顶端有着一条细小的割痕。秦小川轻轻拧动,竹箭打开,在竹箭中竟是藏着一字条。

秦小川掏出字条,缓缓打开,只见上面写着“绝情谷”三个大字,在字条右下方,画着一片雪花。

“《圣丹遗书》竟然真的在绝情谷,”秦小川一眼便是明白,这是东门飞雪传来的信息。之前自己与金不换交谈,见他与东门飞雪关系不错,如今他中毒,东门飞雪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只是让秦小川惊讶的是,霸天下竟然散布的消息是真的,他就不怕神魔宫的人真的找到《圣丹遗书》,治好圣魔老人吗?

这赤血宗宗主果然是厉害,他的行事,自己完全看不透。

秦小川掌心丹火陡然涌出,瞬间将那字条化为灰烬。若是将字条留下,被赤血宗人发现,怕是会给东门飞雪带来麻烦。

不过如今得知了《圣丹遗书》的确切下落,秦小川心中还是有些庆幸,如此,金不换便有救了!

二日一早,秦小川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顾鉴之,顾鉴之登时大喜,连忙召集人手,再度前往绝情谷。

今日的秦小川,面色略微疲倦,脸色也有些苍白。金不换需要自己的血液维持生命,此番前往绝情谷,不知又要耽误几日,秦小川便又留下了几瓶鲜血。

与顾鉴之不同,秦小川并未匆忙赶往绝情谷。昨日,秦小川想了许久,雷云山庄的庄主乃是魔道赫赫有名之人,而且这雷云山庄毗邻绝情谷,乃是对绝情绝最了解之人,不知他知不知晓这《圣丹遗书》的下落。

不过秦小川也曾听闻,这雷云山庄庄主脾性古怪,不喜与人打交道,所以很少出现在庄中。此番自己前去,还需费些功夫求见。

果不其然,待秦小川提出来意后,雷云山庄管家便是面露难色。只是眼下秦小川作为杀生殿圣使,地位颇高,那管家也只好前去通报一试,但结果,却是在秦小川意料之中——

不见!

秦小川也不恼怒,即便自己是杀生殿圣使,但毕竟不是魔道赫赫有名之人。秦小川望着这诺大的雷云山庄,嘴角一喜。

“雷云山庄对外接客,除了私人之地,是不是都可自由走动?”秦小川问道。。

“这是自然,圣使大人可随意走动。”

得到这个回复,秦小川点了点头,又是望向自己带来的人,淡淡道:“去,将雷云山庄各个角落都架上烤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