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死胖子居然敢吼我,我能让他分分钟停拍信不信?

看着他这张胖脸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我忍住我想抽他的冲动,还得跟他好言好语。

“导演导演,这一次我保证可以拍完,而且拍的很好,我是专业的啊!”

“你是个专业的屁,你学过一天表演么你?”孙一白气疯了,我笑嘻嘻地看着他,他喊出这句话来就立刻闭嘴了。

我就知道这老小子对我的过去了如指掌,现在我恢复了记忆,看他还怎么装。

他揉揉鼻子,哼了一声“拍就好好拍。”

“你刚才说我没学过一天表演什么意思?我可是电影学院毕业的。”

“你厉害了。”他哼哼唧唧的,岔开话题“你还要不要将戏?”

“要讲要讲。”退一步海阔天空,孙一白松口了,我也不扯着他的小辫子不放,来日方长,让我们互相伤害吧!

孙一白工作起来还是很认真的,我跟他到化妆间去看剧本,他详详细细地跟我讲。

“女二号爱男主角爱的死去活来,不可自拔。”

“男主角爱她么?”

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

“男主角如果爱她,她不就成了女主角了?还有女一号什么事?”

“那这个女二号怕不是个傻子吧!男主又不爱她,还爱个什么劲。”

“你等会要拍的第一场戏就是,男主坠崖,你站在崖边哭泣,然后跟着跳了下去。”

“女一号呢?”

“这场没有女一号的戏。”

“那女一号这时候应该在干吗?”

“应该在和男二号掰扯吧!”

“那不是渣女么,男一号还爱她做什么?”

“夏至。”孙一白摔了剧本沉着脸“你还要不要演?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要么这编剧给你做,好不好?”

“我又不是做不来。”

“夏至。”孙一白的胖脸很臭,我只是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和对剧本的个人意见而已,他真小气。

“男一号是谁?”

“汤子哲。”

呵,这世界真小。

以前,我是汤子哲那部戏的副导演,结果也没做几天就出事了,现在干脆和他演对手戏。

不过,我现在对他蛮感兴趣的,想知道他和苏菀姐妹俩到底啥关系。

我打了个响指“小鲜肉还是蛮对我的胃口的。”

孙一白用他的卫生眼球看着我“你老实一点,小心你们家的桑董拆了我们的骨头。”

“孙导,你的胆子真是够够的。”

“我胆子倒是大,只是你们家发生的事情, 是个人都会被吓得半死。”

“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我反问他。

他就借故走开了“我去让汤子哲过来跟你对个戏,等你上了妆就开拍了。”

汤子哲走进化妆间,孙一白跟他介绍“这位是夏至,这位是汤子哲。”

“您好。”汤子哲客客气气地伸出手跟我握手,好像从来没见过我一样。

他装作和我素不相识,这又是什么套路?

好,他装作不认识我,我也装作不认识他。

以前汤子哲接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一定跟苏菀姐妹俩有关。

但是苏菀的死,又关我屁事?

为什么苏荷要害我?

我觉得汤子哲应该会知道。

汤子哲很专业,一边化妆一边跟我对戏,他人长得好看,古装和现代装都好看。

我真不明白桑时西给我这个职业设定是什么意思,我一向不太喜欢演戏,当当导演还是可以的。

我没他专业,化妆师给我化妆的时候我总是分心,和汤子哲对台词总是对劈叉。

我用余光瞄他,他坐的四平八稳,手里没拿剧本,他居然脱稿跟我对戏,简直凶残至极。

不过,我记性好,以前做记者的时候大篇的稿子随便看一遍就能记个大概,但是当演员不一样,光记得住台词不行。

汤子哲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我“夏小姐,你念台词完没有感情,这一段是你对我的感情的爆发点,不能这么平平淡淡地念出来。”

“我知道,不是还没开拍么?”

“现在对戏也要融入感情,你以前演过有台词的戏么?”

“演过啊!”我拍着胸脯“上次演个被歹徒劫持的路人,足足好几句台词呢,我念给你听。救命啊,不要啊,大哥,放了我吧!你看,三句台词呢!”

汤子哲转过脸,不再理我了。

难得看到他如此傲娇的表情,我想他以前应该不是喜欢我吧,而且刻意靠近我。

正对着戏化着妆,听到门口传来吴芮禾的声音“桑先生来了。”

桑时西来了?他怎么会突然来?

我从镜子里看到桑时西走过来,化妆师手一抖,我的柳叶弯眉就成了夜叉眉。

她急忙跟桑时西弯腰打招呼“桑董好。”

桑时西走到我的身后,两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开始上妆了?”

“嗯,好看么?”

“除了眉毛,都很好看。”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给您擦了。”化妆师手抖抖地用棉签帮我擦去化歪的眉毛,重新化。

估计是因为桑时西在,所以化妆师格外紧张,手抖到不行,化了几次眉毛都像蚯蚓一样。

没辙,我只能跟桑时西说“你来探我班?”

“今天不忙,来看你第一天拍戏。”

“那你出去等,化妆小姐姐看到帅哥会紧张。”

桑时西略略扫她一眼,化妆师就跟筛糠一样浑身颤个不停。

桑时西还是出去了,化妆师才能恢复正常。

我从未觉得桑时西是这么可怕,但是好像除了我其他人都怕他。

他们害怕桑时西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地害怕,说明桑时西是真的很可怕。

我终于化好了眉毛,让化妆师先停下来。

我问汤子哲“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他的唇角浮现起两个好看的小梨涡,有酒窝的男人真是够了,分分钟取人性命,难怪他有这么多的女粉。

他转过脸来看着我“桑时西就在外面,你还敢随便跟别的男人搭讪?”

“反正,他也不会揍我,揍的那个人肯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