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那几团光球的能量太强,他挡不住。

之前消耗的异能过多,剩余的异能已经无法凝聚出能够抵挡光团的虎子。

所以,壮汉转身便逃。

可惜,他的速度快不过光团。

尤其是这女人还在控制它们快速飞向他。

距离薛琅静的到来才不过多久,形势便已发生惊天大逆转。

宗师中期在被初期追着打!

并且,看那情况,很快就能追上。

旁人如何不诧异。

眼看着威势骇人的光团离自己越来越近,壮汉只能向那之前出言的女人求助。

“独孤,救我!”

女人正要出手,凤英挑眉一笑,同时出手阻挡。

夏日游乐场吹泡泡女生

下一瞬,她的救援被挡下了。

队员好不容易占一次上风,可以通打落水狗,凤英自然不能让她坏了机会。

眼看着求助无望,又感受着身后的强大威势,壮汉不得不忍痛取出一颗丹药吞下。

待异能恢复,他才敢重新凝聚巨虎,抵挡那可恶的光团。

只是,这三色光团不知吸收了多少雷球的能量,普通的巨虎还真挡不住它。

所以,他的巨虎被一只只轰碎,又一次次凝聚。

待彻底消除光团时,刚恢复的异能又消耗了大半。

能力者等级越高恢复异能的丹药也越贵。

适合先天境的回灵丹只需要二百多两银子,但宗师境的,没个几千两银子那是想都别想。

而且高级丹药还不容易买到。

这么会儿功夫,就被她坑了几千两银子,面子和里子也都没了,壮汉自然恨死了薛琅静。

但是,正当他打算复仇,给自己挽回颜面时,他们的老大,也就是那女子又出言制止了。

被老大呵斥了一番,他不敢再胡来,只得忍着憋屈跟薛琅静打起持久战。

对方擅长借力打力,只要他不打强攻,她就没法借力。

而这人看上去就不像是会主动强攻的。

毕竟就实力而言,她只是初期,强攻对她没好处,也是最愚蠢的方式。

打持久战的话,他虽然不能打败她,但至少不落下风。

可自己一个中期和初期打成平手,也是够打脸的。

回去要被人笑死了!

想到这,壮汉心中是又羞又怒,可又对她无可奈何。

这女人的功法着实诡异,他若要强攻就只有输的份。

平手总比输人输阵好。

为了大局着想,只能忍着。

如此一来? 二中队这边就多出了一位宗师中期指挥队伍,同时士气也大幅提升。

他们这个最危急的中队反而成了最安的。

话说回来,每位能力者身上都带着不少丹药? 助他们在对战过程中快速恢复异能或是伤势。

而只要两边的兵力不会相差太大,能力者们的对手往往都是与自己实力相当或是相差不大的? 不会遇到实力过于强大之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伤亡率较之普通将士的对抗便会大幅减小? 对于双方的统帅而言? 损失自然不会太过惨重。

这大概便是郑林楚两人并不阻止战争,只是加以引导的理由之一吧。

至于将士们的命?

呵? 每一次战争的爆发? 终归究底不过是资源的不足导致社会不稳定? 让当权者不得不发动战争,消耗过多不稳定的因素,重新分配资源,让社会重新趋于稳定罢了。

多源APP: 咪咪阅读

而这些不稳定的因素? 除了成年男子,还会有谁?

且大量男性劳力的减少也能让女子从单纯的家庭劳务中走出来? 亦可提高女子的地位。

当然,当郑林楚说出这番话时,文安的表情那可谓是精彩纷呈。

她头一次听说,战争是为了消灭更多的人? 而不是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家国荣耀、夺取资源等等等等。

不过想想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他们魏国的人口,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多。

而楚国,似乎也同样如此,几亿人口呐,简直恐怖。

可即使如此,那又如何?这几十年来还不是被她们大魏压着打。

不过,能说出这番话,这姓郑的,或者说是姓林的,还真是个狠人!

那么多条活生生的人命,在她眼里不过都是草芥,可以随意丢弃。

当然,若是其他人听到她们的谈话,只会觉得,这两人就是疯子。

且不说这些题外话,回到正事。

说实在的,薛琅静也不是没机会打败,甚至是杀死壮汉。

但这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在战场,她能杀死一人,便能再来一人。

人,是杀不完的。

因此,她也没太过浪费异能,只是将壮汉牵制住而已。

就是这壮汉的脾气似乎不太好,打着打着就能被她打出火气,然后憋不住出大招,最后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浪费自己的丹药,又没把对手怎么样。

让他怎一个憋屈了得。

即使整个魏军气势如虹,仍然不能消除他的郁闷。

可再郁闷也只能忍着。

当然,同样不爽的还有薛琅静。

就算她完美地牵制了壮汉,二中队也在对战中不落下风,但由于大楚能力者整体弱于对方,整个队伍还是被打得节节败退。

而在大部队后退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被裹挟着后退。

要不然,他们这颗‘钉子户’便会成为出头鸟,被整个魏军围着打。

她如何能不憋屈?

整体的后退,同样也会影响作为楚军一部分的二中队的士气。

士气的低落就又要领头的强者们挽回了。

战场的形势瞬息万变,一切皆无定数,是胜是败总在须臾间,若要参与战斗,便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壮汉如此,薛琅静亦如此。

在这样的变化中,两军得对战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中午,再从中午到下午。

直待天色逐渐暗下,这场战斗并没有薛琅静想象中的打它个几天几夜,而是天黑之前便以双方主帅的鸣金收兵而结束了。

不再作战,起震慑作用的能力者大军自然率先离开。

当收兵的号角吹响,颇有些遗憾的薛琅静故意放了个大招,将壮汉打得蹬蹬后退了几十步,这才嘴角翘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跟着队伍后撤。

看得对面的壮汉直恨得牙痒痒,当即就想冲过来。

可惜,最后被老大喝住,只能恨恨地瞪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