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天赋并非太强的修士来说,金灵丹可以说是最受喜爱的一种丹药,乃是筑基突破金丹的辅助丹药。虽说服下此丹药未必一定突破,但却增加了几层概率。

与修仙者而言,下境修士每突破一层境界便可增加两百年的寿命,普通的金丹修士,大都能活到近三百岁,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所以金灵丹一直以来都很畅销。

秦小川走在崇川城中,已是明显的感受到各大灵药铺的慌忙。徐李两家皆是在高价收购金灵丹所需草药,只可惜这些小店铺藏药不及天下一品十分之一,杯水车薪。

李慕白并未将与苏清宁联手一事告知李家家主,所以李家也是格外忙乱,没有让外人产生任何怀疑。

秦小川不仅感叹,李慕白当真是有些手段。一直过了两日,苏清宁炼制的丹药出炉,而徐李两家库存已是所剩无几。

但就在这时,李家突然宣布,竟是从“名草堂”获得了新的药草,丹药再度充沛起来,这让徐家顿时惊慌失措。这名草堂虽然是崇川颇大规模的药商,但绝对无法拥有如此大规模的药草。

徐家下尽功夫,才打探出原来名草堂将附近几个城镇分堂中的药草部调集而来,打的徐家搓手不及。

徐家家主听到这个消息,愤恨的一掌拍碎桌子。当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这名草堂竟然暗地里摆了自己一局。

只是徐家却是不知,他所得到的消息,都是苏清宁与蒙拓故意让他知道的。

如今因为金灵丹的缘故,众多修士对徐家有些失望,纷纷扭头转向李家,这让徐家损失颇多,之前徐家的盛焰瞬间便是破灭。

又是过了两天,李家的丹药竟然还没有断绝,这让徐家更是震惊,名草堂究竟给李家带来了多少药草。

若是再这么下去,徐家所占的药材市场必然会被李家夺走,那么徐家便会被城主府剥夺留下的资格,赶出崇川,到时…..

柔美纯白美女飘逸长发海边写真

哐当一声,徐家家主再也忍不住气,站起身子披上黑袍便是朝外走去。

崇川夜色寂静,月光如华,幽深的街巷上,一名男子身裹黑袍,快步拐过一道道巷口,走至万宝阁门口。黑袍男子并未施展灵力飞入万宝阁,而是在其墙角处点燃一根紫香,插入土中,又是四处张望一番,便是朝城南走去。

黑袍人不远处的房顶上,又是一人悄悄尾随,赫然正是李慕白。李慕白早已发现徐家跟万宝阁的关系,徐家背后的地品丹师,必然是万宝阁替他寻来。

李慕白望着墙角袅袅升起的一缕青烟,嘴角森然一笑,今夜便是徐家败落之时!

望见徐家家主已是消失在巷口,李慕白掌中灵力涌动,化作一枚飞箭,迅速朝城中某处飞出。李慕白深呼出一口气,脚掌一点,又是追踪徐家家主而去。

崇川城中的一座客栈,秦小川、苏清宁以及蒙拓三人皆是在此等候了两日,一直在等待李慕白的消息。今晚,三人皆是有些焦躁不安,李慕白为何还没传话来?

忽然,蒙拓耳朵微动,一股灵力袭出,将射入窗中的飞箭接住。

“来信了?”苏清宁赶紧站起身子,靠近蒙拓,望着字条上写着什么东西。秦小川本欲也想前去一看究竟,但是一想到自己与他们地位悬殊,便又是按捺住性子,坐下了身子。

蒙拓缓缓打开字条,只见上面写道:“紫竹林,速来!”

紫竹林,城南山脚下的紫竹林!

苏清宁望了一眼蒙拓,面色沉重,又是转过身来,扔给秦小川一枚令牌,“秦小川,现在立刻前去万宝阁,寻找顾海!”

苏清宁始终觉得,魔道内应若想通过崇川城进入碧海阁,必须打通万宝阁这道坎,顾海依旧存在着嫌疑。

秦小川也是明白此事关系重大,接过令牌点了点头,话不多说,便是迅速朝万宝阁奔去。

今晚的崇川城格外的安静,甚至听不到任何虫鸣之声,秦小川施展飞行术抵达万宝阁,站在房顶之上,望着其中灯火通明,一列列护卫手持兵器来回踱走。

秦小川振臂一挥,直接飞入万宝阁院中,惊得四周护卫齐刷刷祭出兵器,指向秦小川。

秦小川丝毫不乱,手中令牌猛然推出,“奉竹风长老之令,请顾海阁主前来回话!”

望见令牌,四周护卫连忙收了兵器躬身行礼,而后众人纷纷前去请各位高层接见。

秦小川心中一沉,望着这偌大的万宝阁。秦小川之所以有如此底气,不仅仅是因为手握令牌,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这万宝阁中有着碧海阁安插的人手。

万宝阁中,灯火越来越明,一众高层在众人的拥护下从四处赶来,望着秦小川手持竹风长老令牌,皆是不敢怠慢。

其中一名年纪颇长的老者,笑脸盈盈走上前来拱手道,“这位小兄弟,今日顾阁主身子不适,还望小兄弟赎罪,竹风长老有什么吩咐尽管告知我等便可。”

顾海竟然身子不适?秦小川哪里这么好糊弄,只怕是现在顾海多半不在碧海阁,去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秦小川嘴角一笑,目光扫过率先抵达的这四人,缓缓走上前来,脚步移动到另一名高层身边,“顾海阁主当真身子不适?”

那人连忙拱手点头,答道:“确实身子不适。”

秦小川目光再度转向另外一人,脚步轻移到那人身边,目光和善的问道,“你也听说顾海阁主身子不适?”

那人亦是如同前者一般,连连道是。秦小川目光扫过这四人,原来除了顾海,还有他们四人与魔道有关。

“哈哈,几位当真是有趣,为何我去了阁主房中,发现阁主不在呢!”

院中陷入沉寂之际,忽然一道爽朗笑声传来,秦小川立即转过身来,来者正是之前与秦小川一起拿账薄的那名高层。在拿账薄的时候,这名高层便告知了秦小川自己的身份,作为秦小川日后行动的内应。

一听到此人说出的这般话,那四名高层顿时惶恐,不知所措的望着两人,见到两人嘴角挂着的那抹浅笑,方知醒悟,自己一行人早已暴露了行踪。

“将他们拘禁房中,另外万宝阁团团围住,不许任何人出没!”以防万宝阁中还存在其他内应,秦小川索性下令,直接将万宝阁封锁,断了魔道内应的退路!

万宝阁楼顶,秦小川矗立在楼前,望着下方院中更加警戒的防卫,心中不免有些感叹。自己之前久居灵隐宗,本以为天下就是如此安详,如今到了碧海阁方知,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始终是有人在砥砺前行。

世人之所以能过上这太平盛世,还不是有着归云庄碧海阁这等大门派力守护。但是在这一层层安稳的面目下,又隐藏着多少暗涛汹涌,云波诡谲。单看这一小小的万宝阁中,便隐藏着如此多的魔道内应,秦小川不敢想象,若是有一天正魔两道再度爆发战事,世间的安详又该如何保障?

秦小川紧紧握住拳头,既然他已经开始修炼,那么他便要成为强者,成为能守护爹娘的强者。虽然秦小川一直并未再提天书神卷一事,但是那天书神卷确实是在自己手中遗失,自己有责任将天书寻回,否则落入歹人手中,必定会引起打乱。

秦小川已是下定决心,等魔道内应一事解决,便要开始勤加修炼,早日成为绝世强者,寻回天书神卷!

秦小川正恍惚失神,忽然,原本悬挂在院中的灯笼竟是齐刷刷飞往空中,众人惊骇,纷纷扬起头望向夜空。夜幕下,那红灯笼上,竟是站在一剑气横发的挺拔男子。在那月光的映衬下,活脱脱是一名仙侠少年。

秦小川心中猛地一紧,这是魔道骄楚东门飞雪!

万宝阁中的高手纷纷纵身飞起,落在那一个个灯笼之上,将东门飞雪团团围住。秦小川只不过凭借竹风长老令牌才有此威望,但是实力却是不堪一击。望着众人为困住东门飞雪,秦小川紧紧抓住栏杆,他知道这些人绝不是东门飞雪的对手。

“阁下何人,为何夜闯我万宝阁,可知我万宝阁乃是碧海阁下辖势力!”整个万宝阁中,现如今实力最强者便是帮助秦小川的那位高层,实力乃是元婴初期,但是面对东门飞雪那锐利纵横的剑气,那名高层心中还是有些忌惮。

东门飞雪一手握剑,双手抱剑,一头墨发纷扬,目光透过白纱,那黑色眼瞳仿佛能刺透众高手灵力。

“我要….带他们走!”东门飞雪冷冷道。

他们?那名高层神情一怔,不过旋之恍然,惊骇的连忙祭出宝剑,“你是魔道中人!”

“不想死就让开!”东门飞雪此番前来要人,并未想下杀手,否则的话,不待众人反应,此地早已是血流成河。

“哈哈,好大的口气,我倒要试试,你究竟有何能耐!”那名高层不识他的身份,竟是有些大言不惭。

秦小川见他们要动手,连忙从楼上飞起,落到一灯笼之上。秦小川尚还不太熟练,站在灯笼上隐隐有些不稳,还好被一名高手扶住。

秦小川目光紧紧盯着眼前之人,一字一字道:“他是….东门飞雪!”

“东门飞雪!”众人自然听说过东门飞雪的名号,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人竟是东门飞雪。

刚才还要出手比试的那名高手瞬间哑口无言,头冒冷汗,惊恐地望着东门飞雪。竟然是东门飞雪,他竟然亲自来到了万宝阁,要知道他可是足以聘美空相路归云的人!

望见秦小川走出,东门飞雪略微惊讶,“竟然是你?”东门飞雪未曾想到半月不见,秦小川竟然从灵隐宗来到了碧海阁。

看其模样,似乎四周众人都是听从他的命令。而且更让东门飞雪惊讶的是,看秦小川的灵力气息比起之前所见的增强了不少。

秦小川未曾料到,为了这些魔道内应,东门飞雪竟然会亲自出手,难道他一直潜藏在崇川?

东门飞雪脚尖在灯笼上轻轻一点,身子便是飘然飞至远处楼阁之上。秦小川见状,便知他是何意,他是想与自己单独交涉,带走魔道内应。

秦小川御空而飞,脚尖点过一个个灯笼,飞至阁楼楼顶,望着傅手而立的东门飞雪。

“你可以带走魔道内应,但是希望你不要伤害这里的任何人,”秦小川未等东门飞雪开口,竟是直接答应放过魔道内应。因为秦小川知道,即便这里的所有人拼尽力量,都绝不是东门飞雪的对手。既是如此,又何必徒添伤亡。

东门飞雪目光望着秦小川,他本以为自己还要费些口舌,才能说动秦小川。如此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小觑了秦小川,这般智慧将来绝对能成大事。

“好,既然你愿意放过我族内应,待日在我赤血宗寻出碧海阁内应时,我也会将他们放回!”

“碧海阁内应?”秦小川眉头微皱,言语中有些疑惑。

东门飞雪见状,面纱下却是嘴角一笑,但并未出声,“莫非你觉得安插内应一事,只有我族才会做得出吗?”

秦小川默然,正道衔月楼的内应遍布天下,尤其是在魔道宗派内,只怕比起魔道内应还要多,否则不可能对魔道如此清楚,甚至连其暗语都能搞得一清二楚。至于碧海阁,应该也会在魔道安插内应吧。

“正魔两道交锋,熟为正,熟为魔,只不过是相对而言。今日你看我族在碧海阁安插内应,心中愤然,但是在我族发现你们正道内应时亦是如此。与你们宗派而言,我是魔道中人,但是何为魔道?难道魔道中人便是无情无义之人?正道中人便是正义凌然之辈?我看却不尽然,希望日后我们两宗在发现彼此内应之时,能够多体谅这些两道交锋的旗子,留下他们一条性命。”

秦小川未曾想到,这种话竟然会出自魔道天骄东门飞雪口中。不知道在那魔道中辛苦做内应的正道人士,他们又是何处境。再想起被自己羁押起来的魔道内应,秦小川竟是对他们又多了一丝同情。

秦小川猛地甩了甩脑袋,望着东门飞雪,秦小川厉色道:“休要花言巧语鼓弄人心,魔道中人杀人如麻残暴无比,此乃天下共知之事!”秦小川自幼便被教导要正魔分明,这一时之间竟又差点儿被其蛊惑心智。

“每个人的心只有自己能够把控,何来蛊惑一说。”

“你走吧,带着魔道内应立刻走,而且我劝你一句,以后莫要再动我碧海阁的念头,否则再发现魔道内应,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秦小川已下逐客令,东门飞雪并不再解释什么。秦小川对正魔之分信念深重,一时之间自己也无法劝服,只是拱手道了声谢,便是一跃飞下楼顶,前去寻找被关押的魔道内应。

万宝阁那位高层见状,飞至秦小川身边,不禁皱眉道:“秦司主,当真要放他们离开?”

秦小川点了点头,“他乃是魔道最顶级的骄楚,只要他愿意,大可将我们尽数斩杀而后将那些人带走,我们还是不要徒增伤亡了!”

那名高层闻声,只能重重叹了口气,秦小川所说不错,即便是郑秋兰在此,也未必能拦得下他。。

将那四名内应从房中带出,东门飞雪又是望了一眼楼顶上的秦小川,纵使此人天资不高,日后前途也会无量!

以防惊动碧海阁高手,东门飞雪并未再多逗留,带着四人迅速消失在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