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也有句话叫做水滴石穿。

经过一道道能量流的撞击,那道屏障的裂缝正在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扩大着,发出下一道‘咔嚓’声。

“咔嚓,咔嚓…”

碎裂声从无到有,从蔬到密。

屏障上的裂缝也在不断增多、扩大。

最后,在一股股坚持不懈的能量流的冲击下,屏障彻底碎裂。

其余能量从裂缝中直冲而出,来到石门穴,也重新回到任脉。

就在屏障被冲开的瞬间,薛琅静只觉得,不仅是丹田,连灵魂深处都在震荡。

且下一瞬,便有大量能量疯狂地涌入丹田,瞬间就将丹田充满,随后冲进经脉,在已经被拓宽的经脉中疯狂涌动。

最后转化为异能,回到丹田,汇向正快速运转的气旋,让它变得更为壮大,也更凝实。

与此同时,她的精神力似乎也在快速增长着,识海在不断扩大。

现在的她,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

白色袜子清纯氧气毛衣萝莉美女唯美写真

那就是,爽!

她的实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增强。

且不管是丹田中的气旋,还是精神力所在的识海,都在发生着喜人的变化。

直到气旋扩大至香瓜大小,颜色看上去也更深。

显然,此时的异能已经极为凝实。

而那识海,也扩大了十倍不止。

一切尘埃落定,这场能量盛宴才堪堪停下。

不知过去多久,身处于通体舒爽的畅快感中的薛琅静缓缓睁开眼。

一睁眼就看到了两颗醒目的黑球。

并且那黑球似乎还在转动。

我去,这是啥,啥玩意儿?

刚睁眼的薛琅静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捂住心口,身体直往后倾去。

仔细一看才发现,娘唉,这哪是什么黑球,明明是魔吞的两只大眼睛啊!

“你这是…什么表情?”她的后倾,让魔吞很是不悦。

然而,薛琅静仍是捂着心口,甚至朝她翻了个白眼,“拜托,是你自己离我太近好不好,任谁一睁开眼就看到前面出现两颗会动的大黑球会不怕?怎么怪我呢。”

薛琅静的吐槽让魔吞不悦地哼了一声,“修炼…好了?”

“好,好了,我马上干活”,薛琅静有些心虚地道。

就算不知道自己具体修炼了多长时间,但凭着感知中用掉这么多储能石,她就知道,这次修炼的时间绝对不止一个晚上。

也代表着,她无故旷工!

不心虚才怪。

然而,正当她打算马上起身干活时,耳边终于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不用…急着干活…有事。”

待在这里这么就,这大概是魔图第一次让她不用急着干活吧?

她真的没有听错?

事出反常必有妖!

魔吞的话,反而让她心中更是忐忑,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

唉,也不知它又要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结果,人家并没有她想象中的趁火打劫,只是问她,“你知道…自己这次…修炼多久?”

“多久?”薛琅静有些好奇。

说话间,更是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天色已经不早,应该是大中午了吧。

所以自己这次是超过了半天?

那不可能,一个晚上加上半个白天,以她吸收能量的速度,肯定用不了这么多储能石。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修炼了好多天。

“哼,半个月…用了我…这么多…能量石。”

这么多是多少?

当薛琅静看到魔吞爪下的已经被吸收了能量,只剩下废石的储能石的时候,瞬间便忍不住抬手扶额。

她这次好像玩大了。

那么多石块,绝对不下六七百颗。

“这都,都是我用掉的?”她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她咋不信呢。

“不然…谁用的?我们都…直接吃。”

额,好像也对,能这么吸收能量的,这里似乎就只有她一个。

但是!

这真的不是她以前用过的,被魔吞捡过来装作她刚用的,讹她的储能石?

薛琅静很是怀疑。

但她不敢直接说出口,只能拐弯抹角地提醒它。

“那,那个,魔吞啊,我一天最多只能吸收六七颗储能石,以前更少,这才过去半个来月,咋吸得这么多能量?”

“哼哼…突破…不要能量?”魔吞反问

好吧,确实需要。

可她这只是突破一个小境界啊,也需要这么多能量?

她怎么还是不太相信呢。

只是,看着横在自己身前的体型庞大,实力也超高的,甚至以前就酷爱吃人的魔吞正一脸危险地盯着自己,她顶不住啊!

别问她是怎么从野兽脸上看出它正满脸危险的,总之,它那表情就是很吓人。

吓得她是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而另一边的魔吞,似乎看出了她内心的想法,一脸不屑地道,“爱信不信。”

说完便晃晃头,直接转身,屁股对着她,一晃一晃地甩着尾巴走了,只给她留下一个傲娇的背影。

行吧,它这反应,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

看着一地的废石,薛琅静满脸心疼地蹲下身去,抓起几颗废石,心痛地看着。

这一刻,她的心仿佛都在滴血。

自己这也太败家了!

才十五天,就用掉价值七八百万两银子的储能石。

呜呜,心痛!无比心痛!七八百万两银子啊!

但心痛完归心痛,她还是老实地数起了废石的数量。

没错,是数,真的是一颗一颗地数。

虽然若使用神识,心念一动就能数清楚,但她还是心痛地数着。

报废了这么多储能石,她好歹是一颗颗都摸过了,而且又是都用在自己身上,也不算浪费吧。

也只能这么想了。

数了好一阵子,她才才数清数量。

一共是六百八十四颗废石。

唉,之前存了一百多天才存下九百来颗,打算等突破中期之后用的。

没想到,现在就要去掉十之七八。

最后看了眼废石堆,薛琅静站起身,走向慵懒地趴在一侧的魔吞兽。

“魔吞,我刚才数了数,一共用掉你六百八十四颗能量石,现在还你,毕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

还有,也多亏了你这半个月的守护,也没叫醒我,才能让我突破得这么快,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面冷心热的家伙,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