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来到林立庆功宴的大都数人,都是和石井昌吾和秋碧山中个人或者公司有着密切关系的人,他们来这儿的目的,都是想给林立难堪的。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坂本纯这几个打头阵的人出师不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都喝醉了,而林立却一点事都没有。

本来想让林立出丑的,结果他们自己出了大丑,现场记者虽然平日里和他们关系都不错,但今晚出了这种难堪的事情,这些娱记可是不会放过报道的。

另外两桌人连忙找人将坂本纯等那几个喝醉的人送出去,以免继续丢人。

场地也很快被打扫干净,陈晴青也坐了回来,只不过她已经一点东西都不碰了。

在场还有人想灌林立酒,但一看林立坐在酒桌上悠然自得的样子,他们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他们也喝了不少了。

不过好在他们还有另一个计划,既然灌醉林立让他出丑的计划没有得逞,他们只好实行第二个计划了。

坂本纯等人是小人物,丢人不丢人也没关系,今晚的主要任务还是得让林立丢人,只要林立丢人了,也就不会有人在意坂本纯等人丢人的事情的。

等现场恢复安静,司仪尴尬地笑道:“今晚大家高兴,多喝了一点,大家不要介意,继续。”

这时候,坐在另一桌的一个小演员谷村熏喊道:“酒喝得差不多了,我们搞点活动娱乐一下吧。”

旁边的人纷纷附和,司仪见状,说道:“既然大家提议,不知道有谁今天带了节目来啊?”

那些人自然不方便一开始就点名林立,先上了一个叫平原一裕的小歌手,他说:“我来吧,我最近写了一首歌,大家听听看如何,正好林立君也在,您也给听听。”

高贵新娘红妆粉黛高清图片

林立笑着点了点头。

那个叫平原一裕的歌手上了台,开始唱了起来。

平原一裕唱的是一首抒情歌,他的音色还不错,但唱功问题不小,简单的抒情歌曲都能被他唱破音,这要是一般修音师,给他录歌可就有些头疼了。

不过林立也不意外,这些人都不是特别出名,肯定也都是有原因的。

平原一裕唱完后,底下人都很给面子,给了他一些掌声,他自己倒是不大好意思地辩解道:“喝了点酒,嗓子没开,大家见笑了。”

那司仪对着林立问道:“林立君,我们都知道您是搞音乐的,在华夏也是大名鼎鼎,您觉得平原一裕先生这首歌如何?”

所有人都看向林立,林立看了看平原一裕,只见平原一裕也笑道:“林立君但说无妨。”

林立道:“我和平原君以前没有交情,以后估计也不会有很多交集,所以我肯定不会针对你,但我也没必要奉承你,你们既然让我说,那我就实事求是地说一下您的这歌。”

平原一裕尴尬地一笑,说:“这个是自然,我要听的就是实话。”

“从旋律上来说,这首歌很简单,17654325这个模式写的歌太多了,我觉得没什么创意,唱功方面,平原先生气息控制不佳,声带漏气导致音准不稳定,最差的是歌词,简直是一塌糊涂糟糕的很,胡乱堆砌没有一点美感,然后歌曲的情绪表达也不够,这就是我大致的评价。”

林立说的时候,平原一裕脸色就很难看了,等他说完,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不少人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

他们知道林立这人很不客气,之前他说秋碧山中和石井昌吾的歌曲就能看出来,但秋碧山中的歌是因为和他的电影有关,石井昌吾则是先说林立的歌不怎样,都是有原因的,没想到今天大家表面上是来给林立庆功的,他也照样不客气。

其实林立早就明白他们来这儿有什么目的,自然没有好语气,何况他说的都是实话。

平原一裕拉着脸,冷笑道:“林立君说的是,我们这种在歌坛混不出来的人,自然是毛病多多,跟林立君这种在华夏和岛国都大出风头的歌手自然是不能比的。”

另一个和平原一裕关系不错的人站起身来,说:“我们都知道林立君创作能力超群,既然您这么看不上我们的表演,我们也不好意思再献丑了,不如林立君来献唱一首,让我们开开眼吧。”

又有人附和道:“林立君的本事,可是现场创作,上次我们无缘得见,要不今天林立君也现场创作一首如何?”

“我们今天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就是想见见林立君现场创作的风采,要是不能亲眼看到,那真是太遗憾了!”

林立听他们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冷冷一笑,欲擒故纵地说:“我前两天就已经创作过了,现在怕是没什么灵感呢。”

众人才不会觉得林立是会谦虚的人,听他这么说,他们都认定林立上次那首《她曾活过啊》真的是林立事先准备好的了,所以这一次他才不敢答应。

可林立要真不答应,他们的计划岂不是没办法得逞了嘛,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决定给林立退一步。

如果退一步林立还不敢答应,那说出去,估计就没人会相信他之前的歌是现场创作的了。

平原一裕阴阳怪气地说道:“林立君要是觉得创作歌曲太难,我们也不好强求,不如这样,我们也不要求林立君您写曲了,林立君既然说我写的歌词一塌糊涂,那就用您之前的歌曲旋律,您现场填个词就好,这应该不难了吧。”

如果不限制时间,照着旋律填词自然比写新歌简单多了,但限制时间的话,照着旋律填词,要保留歌词的完整和连贯,又要和旋律匹配,甚至还有押韵的考量,可以说束手束脚,难度一点也比不重新创作一首新歌小。

马上就有人反应了过来,纷纷附和平原一裕的建议起来。

“是的呀,林立君就请勉为其难创作一首,让我们一饱耳福吧!”

就连想要新闻的记者们此时也开始帮腔了,说:“林立君,请创作一首歌词吧,您的歌都是中文的,弄些日文版本的,也好满足下岛国粉丝啊。”

“对,大家都怀疑您上次的歌曲是事先准备好的呢,这次就是写词而已,您可不能推辞啊。”

终于有人把这话说出了口,平原一裕也大胆了起来,略带嘲讽地说:“林立君,要是不幸被大家说中,之前的歌曲真是事先准备好的,那就当我们没说哈。”

平原一裕说完,现场很安静,大家都看向林立,看他怎么回应。

林立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等待这自己的回答,笑道:“平原君好建议,只是既然要扫除大家对我的怀疑,这歌曲我还可以自己选吗?”

平原一裕愣了下,他和其他几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那些人都是摇头。

他们是来刁难林立的,自然是不会让林立自己拥有选择权的,要是万一林立之前还有准备过某一首歌曲的日文版,这下不就让他撞着了嘛。

“林立君不介意的话,歌曲就由我们来选吧。”平原一裕道。

林立笑道:“那如果我介意呢?”

平原一裕顿时有些不知怎么回答,林立这话说得,他完没料到,真是有着被话噎着的感觉!

林立见了他傻眼的样子,心满意足地说:“算了,还是你们指定好了,我都行。”

平原一裕松了口气,转头和另外几个人商量了起来。

这几个人除了《她曾活过啊》之外,也不知道林立还有什么歌曲,几个人讨论了一番之后,就平原一裕知道林立的几首歌,他想了想,说:“我们觉得林立君您的那首《最初的梦想》不错,不如就用这一首歌的旋律吧。”

平原一裕也就是这两天开始听了林立的一些歌,这时候他能想到的旋律,也就这首《最初的梦想》,所以点名要林立现场填这首歌的日文歌词。

林立皱着眉,佯作为难道:“这首啊……”

平原一裕等人心头一喜,说:“对对对,就这首,应该不难的。”

此时,在场的记者们,都掏出了相机录像了起来。

林立拿出手机,道:“诸位等我几一会……”

大家都以为林立这是要开始填词,也都不急,反正上次林立写歌用了十多分钟,这次看他用多久,要是用时太久,出来的词还不堪入耳,那大家就有资格怀疑他上次的歌曲是事先准备好的了。

他们都巴不得林立耗时久呢,最好是等到明天都没写出来。

然而林立拿出手机,只是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话,他们也听不懂。

林立没说几句就挂了,等了半分钟左右,他拿起手机,对着司仪说:“司仪先生,来,把我手机里的伴奏用音箱播放出来。”

众人听了都愣住了。

司仪讷讷道:“那个……是现在吗?”

“对,现在。”

林立打开手机伴奏,递给了司仪,并从他手里接过了话筒。

司仪傻眼了,看了看平原一裕等人,他们也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么快就写好了??

怎么想也不可能啊!

这才两分钟都不到啊,而且林立看起来根本没有想词的样子。

难道又撞枪口了?

更不可能了!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难道……林立真的有现场创作的天赋?

众人看向林立,眼中开始惊疑不定了。

林立才不管他们,等伴奏一起,他就沉浸在了歌曲当中。

伴奏舒缓大气,林立的嗓音也是缓缓的温柔的吟唱。

あの苍ざめた海の彼方で(在那苍茫大海的对岸)

今まさに谁かが伤んでいる(有人正在承受伤痛)

まだ飞べない雏たちみたいに(就像还不会飞翔的雏鸟一样)

仆はこの非力を叹いている(我哀叹自己的弱小无力)

急げ悲しみ翼に変われ(悲伤啊快化作羽翼)

急げ伤迹罗针盤になれまだ(伤痕啊快成为罗盘)

…………

林立程用日语唱出,丝毫没有阻碍,仿佛早就烂熟于心似的,林立不仅歌词没有陌生感,而且歌唱的时候,嗓音当中还充满了坚定和温暖。

这首歌,当初林立抽中的时候,就很喜欢,歌词比中文版本的更加大气生动,朝气蓬勃,唱法上也更加松弛。

梦が迎えに来てくれるまで(寄希望于梦想的到来)

昨日震えて待ってるだけだった(一边颤抖一边等待着)

明日仆は龙の足元へ(明天我将前往巨龙的脚下)

崖を登り呼ぶよ「さあ、行こうぜ」(攀上山崖呼喊道:“出发吧!”)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骑上银龙的背脊)

届けに行こう命の砂漠へ(去吧前往生命的荒漠)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骑上银龙的背脊)

运んで行こう雨云の涡を(去吧穿过云雨的漩涡)

…………

歌词像是一首诗,优美而隽永。

让人感伤之余,似乎又被林立的歌声激励和治愈。

平原一裕等人脸色惨白,觉得三观有些崩塌。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天才?!

《她曾活过啊》就已经让他们不敢置信了,这首歌和《她曾活过啊》比起来,在音乐造诣上就更高了。

如果说《她曾活过啊》像是一封血淋淋的信,那这首歌更像是一本充满想象和大爱的童话书,浪漫又温暖。

而且这一次,让在场的众人见识到了林立对歌曲的惊人的把控能力。

这两首歌曲风完不一样,可是被林立演绎得如此动人,不说创作能力,单就唱功来说,林立在岛国年轻人当中也是顶尖的了。

不过林立可没心思关心他们已经失控的表情,他沉浸在了歌曲当中,又唱了一遍副歌,就结束了演唱。

唱完后,林立十分舒畅地笑了起来,这首歌他很喜欢,今天演唱出来,他倒是觉得很过瘾。

林立唱完,对着平原一裕道:“诸位对我这次的歌词,还满意吗?”

众人都没脸说话,平原一裕愣了许久,见林立看着自己,才喃喃道:“好……很好。”

今晚的人里,有两个是真心喜欢林立和陈晴青的,他们之前见大家都在质疑林立的能力,逼林立出来现场创作,他们自然明白这些人是想看林立出丑,他们虽然觉得平原一裕等人过分,但也不好说什么。

此时林立唱了这么一首听起来并没有怎么煽情的歌曲,却差点把他们唱哭,他们此时才不管别人怎么看,给了林立最热烈的掌声。

之前也对林立抱有怀疑的记者们,此时也终于相信林立的才华,放下成见,对林立五体投地,开始给林立鼓掌。

甚至就连平原一裕队伍里,也有人倒戈了,真心诚意地给林立鼓起了掌。

“林师哥,你可真厉害,虽然我听不懂日语,但我听着很感动,我看他们好多人都对你刮目相看了。”陈晴青对坐会座位的林立称赞道。

林立扫了下周围得人,确实感受到了众人态度的变化,笑道:“岛国人,你越讨好他们,他们越看不起你,你越是把他们打的服服帖帖的,他们对你才会崇拜佩服。”

陈晴青看了看周围的人,含笑道:“他们崇拜强者,而你就是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