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坐听风,昼眠听雨。

日常望天的荼荼,到底有没有悟懂月如何缺,天如何老,林凝不知道。

林凝只知道,人越是明白,越没追求,就越孤独。

主楼,书房。

白色高领毛衫,米色居家裤,赤脚,红色美甲。

窗前的林凝,眼神迷离的看着手中的干邑杯,对未来,前所未有的迷茫。

做个有钱人,已经是了。

做个一方诸侯,等几天就是了。

“我算是知道荼荼为什么喜欢望天了,说真的,像你这么喜欢发呆的,真挺少见。”

一缕香风,裙摆微扬。

回过神的林凝,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袭红裙的叶玲菲,在这个夜里,妖魅,倾城。

“叶家的聊天群里,都是在声讨你,都是在骂你的。”

弹奏着乌克丽丽的海岛姑娘高清图片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叶玲菲自嘲的笑了笑,淡淡道。

“因为我的态度?因为那架飞机?”

隔空举杯,林凝挑了挑眉,扣飞机的事儿,约翰有汇报,无关紧要。

“不然呢,叶家这些年,太过顺风顺水,一个个的玻璃心,一点人样儿,都没有。”

叶玲菲不屑的撇了撇嘴,从众人的反应不难看出,尾大不掉,良莠不齐,富了五代的叶家,衰败,只是时间问题。

“正常,在我的地盘,在我家说狠话,打嘴炮,他们敢吗?”

“他们当然不敢。家族那些族老,最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除非集体失聪,除非伤根动骨,没人愿意跟一个18岁的腐国诸侯交恶。”

“呵,我倒是希望他们硬气点,你知道的,在大开杀戒前,总得给自己找个借口不是。”

“你还真是不嫌事儿大,把这股劲儿,放在别的地儿不好吗?”

林凝的杀劲儿,叶玲菲也不是第一次见,想到林山等人的实力,叶玲菲抿了口杯中烈酒,一边说,一边行至窗前。

“实话实说,目前能让我感兴趣的事儿,一件没有。”

“明白。人嘛,穷极一生追其一世,图的就是个物质,就是个位子,这两者,恰好你都有了。”

“理解万岁,干杯。”

“叮。。。”

清脆的声响,源于相碰的酒杯。

并肩站在窗前的两人,骨子里的孤独,不相上下。

“喵。”

软糯的声响,来自荼荼。

从林红的视线看去,窗前美如画,卧草,风好大。

。。。。。

主楼,餐厅。

约翰不愧是职业管家,一顿普通的晚宴,即便出身不凡的叶玲菲,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蟹腿肉蒸蛋,鱼脸肉解馋,甲鱼裙边等,粗茶淡饭,不足一谈。

“。。。”

看着餐桌前仪态优雅,丰姿绰约的三女,顺利抵达庄园的孙凌宇,张了张嘴,本想吟诗赠佳人,奈何自己没文化。

“ins的事儿,辛苦二位了。”

饭后甜点,主位上的林凝,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

“咳咳,林老板言重了,道谢的应该是我们才对,没有林老板的全力支持和那两千万镑,就没有白杨现在的1000多万粉丝。。。”

屁股前移,将将沾上椅边,孙凌宇清了清嗓子,连忙说道。

“两千万磅?”

林凝左手边,原本默不作声的唐雯佳,瘪了瘪嘴,总算知道自己的钱都花哪了。

“额,的确是两千万镑,唐女士。。。”

“行了,天也不早了,你俩早点回去休息。。。约翰,帮我送送他们。”

唐雯佳的小表情还挺丰富,压根不给孙凌宇说下去的机会,林凝摆了摆手,果断送客。

“那两千万,你是不是要给我个解释?”

待孙凌宇,白杨联袂离开后,唐雯佳眯了眯眼,径直问道。

“啧啧,借唐妹妹的钱捧女明星,真有你的。”

城堡往往是从内部开始瓦解,想到先前两人的同仇敌忾,叶玲菲啧了啧嘴,添油加醋道。

“白杨是我给新公司找的品牌代言人,正常的商业运作,哪来那么多话。”

没好气儿的瞪了眼似笑非笑的叶玲菲,林凝一边拉过唐雯佳的手,一边接着说道。

“真没看出来,叶老板还挺会煽风点火,让你失望了,你的离间计,在这儿不好使。”

“你想多了,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借钱罢了,毕竟我可是才给了你两亿美金。”

越聪明的女人,越不好惹,唐雯佳先前泼的那杯橙汁,叶玲菲可没忘。

“她说的是真的?”

“我要有两亿,我能不给你还钱吗?别听她瞎说。”

不得不说,比起叶玲菲这个妖女,独生家庭出生的唐百亿,还是太过单纯了些。

“也是。。。”

“好啦,不说这些,走,带你去看看我特意让约翰安排的桃园。”

“桃园?”

“你不是喜欢吃桃子嘛,我让约翰把市面最好的品种弄了一批过来,还请了俩农科专家,旨在研究最好吃的桃子。”

“最好吃的桃子?”

“嗯。”

“嘿嘿,算你有良心,快带我去。”

“。。。”

“3月花期,8月落果,现在去看桃园,这丫头,傻得么。”

屁颠颠的唐雯佳,看起来还挺憨。

叶玲菲摇了摇头,真心搞不懂现在的年轻姑娘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一点常识都没有。

庄园东南角,冬日的桃园,北风呼啸,树叶全掉。

看着面前光秃秃的桃树,沉默一路的唐雯佳,淡淡道。

“年底企业都在找钱,听我妈说,老唐好多款子收不回来,手头不怎么宽裕。”

“放心吧,唐伯伯经商多年,会有办法的。”

“叶姐那么骄傲的人,不会在钱上说假话,你手里的确有两亿美金,对吗?”

“没那么多。”

“桃树需要过冬,老唐也需要,快过年了,我不想我家老唐那么辛苦。”

“所以你不是来看桃园的,你刚刚是装的?”

“我这么爱吃桃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时间的桃园是什么样。”

抬脚踩了踩满地枯黄,唐雯佳笑着捋了把头发,看向林凝的眼神,多了丝期待。

“好吧,那两千万镑,我明早就转你。”

“不够,老唐有4亿的资金缺口。”

“早知道不带你来看桃子了,4个亿,这得买多少桃子。”

“嘿嘿,当你答应我了,啵,谢谢。”

“。。。”

向来清冷的唐雯佳,居然亲了自己。

愣在原地的林凝,有些失神的抚了抚脸颊,莫名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脚。

“呵呵,还愣着干嘛,吹冷风很舒服吗,回去啦。”

“哦,等我下。”

身侧的唐雯佳,青春明媚,发自内心的笑,果然很有感染力。

夜色正浓,洗澡,睡觉。

主楼客房,刚刚睡下的叶玲菲,没等入梦,怀里就多了个毛茸茸,香喷喷的小家伙。

与此同时,洒满月光的主人套间,卧室居中的粉色公主床上,一道白皙曼妙的身影,碾转反侧,久久难眠。

“睡不着吗?”

放下手机,上前给林凝掖好被子,林红微抿了抿唇,柔声问道。

“把酒拿来。”

撑起身,半倚床头,林凝微叹了口气,即便做足了心理建设,可事到临头,还是有些下不去手。

“看得出你还在犹豫,说真的,我并不怎么赞同你的做法。”

抬手给林凝递了杯酒,想到林凝睡前的吩咐,林红轻声说道。

“你不想对她动手?为什么?”

“在没搞清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前,就这么杀了她,我还是觉得太冒失了。”

“她在算计荼荼,你忘了吗?”

“这不是理由,你为什么要杀她,你比我清楚。”

“好吧,你果然很了解我,我害怕,我怕有一天,稀里糊涂被她取代了。”

梦境的世界太过诡异,即便那边的林凝和自己再怎么像,林凝也不敢赌,也不敢将自己的信任,交给一个梦中的人。

“是人都有私心,你的顾虑我明白。可如果你脑子里的那个东西想对你使坏,它真的需要绕这么大一圈吗?”

“。。。”

“如果梦里的她真的想害你,以她在那边的权势,对付你真的很难吗?”

“我懂你意思,你想说什么?”

“为何不先观察段时间再做决定?”

林凝有多敏感,林红再清楚不过,悄摸看了眼林凝的表情,林红接着说道。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建议,具体怎么做,我听你的。”

“说真的,她要真是摆明对付我,我倒不怎么担心,我最担心的,是我自身潜移默化的改变。”

“你不是说在那边有个任务吗,奖励是什么来着?”

“替身玩偶。”

“她的出现,和替身玩偶的出现,有没有关联?”

“这,我还真没放一起想过。”

“好,那我问你,你是想要一个单纯由你操控的替身,还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替身?”

“。。。”

林红的意思不难理解,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凝,张了张嘴,原本就不怎么坚定的杀心,淡了不少。

“想明白了?”

沉默良久,看着林凝逐渐舒展的眉头,林红笑着问道。

“呵,差不多吧。”

一声轻叹,林凝笑着扫了眼脑海中的系统,扪心自问,系统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你不是常说凡事都有两面性吗,我先前特意查了下,有句话我觉得蛮有道理的。”

“什么话?”

“有一种智慧叫做容纳,容纳生活中的不完美,容纳那些自认为,那些不如意的事和人。”

“额。。。”

突然一本正经的林红,还真有点不适应。

林凝轻抿了口杯中烈酒,不可否认,在某些事上,自己的确是有些过于敏感了。

“当一个人能够接受人生不完美的时候,他的人生才能够完美。说真的,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而那些压力,仔细想想,其实都是可有可无的。”

“你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

“可能是书看多了吧,嘿嘿,孙凌宇说的没错,知识,的确是人类最大的财富。”

“照你这么说,我的压力,其实都是自找的咯?”

“现在的你,真的快乐吗?”

“呵,睡觉。”

真话刺耳,实话伤人。

林凝笑着抿了抿唇,双手清推,翘臀微抬,将身子,缓缓缩进不怎么温暖的被窝里。

这一晚,林凝没有做梦,这一晚,林凝的枕巾,湿了些。

“早安,西京下雪了。”

清晨的第一句问候,依旧来自林红。

睡眼惺忪的林凝,两腿夹着被子,一点起床的意思都没有。

“张婉凝带茶茶晨跑的时候,在群里发了照片,你要看看吗?”

“雪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南方孩子。”

“好吧,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你就没精神了。”

“人生漫漫,不就是拿来虚度的么,别理我,让我再睡会儿。”

“你还是起来吧,我听到叶玲菲的声音,应该是来找你的。”

“来就来呗,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你确定要这样见她?光着膀子,素颜?”

侧躺在床的林凝,曲线曼妙,身段婀娜。

随手拎起脚边的睡裙,林红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提醒道。

“我去,怎么把这事儿忘了,这家伙粘上毛就是只狐狸,可不敢大意。”

“嘿嘿,她快上来了,你抓紧时间吧。”

“你拦着她,我去洗漱,化妆。”

“。。。”

暗色针织上衣,蓝色牛仔裤,黑丝绒细跟高跟,披发,素颜。

看着小客厅端坐的叶玲菲,林凝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事实证明,牛仔裤,果然是检验美腿的唯二标准。

“看够了?说真的,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个男人,这眼神,真跟你这张脸不搭。”

自然而然的放下翘着的腿,缓缓扭过头的叶玲菲,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没好气儿道。

“第一次见你穿牛仔裤,比较惊讶罢了。再说了,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懒得跟你贫,叶家发拜帖了,这次应该是我三叔带队,他比较难缠,你留点心,别被算计了。”

“难缠?”

“他是我三哥的父亲,我三哥生前,是第三顺位继承人。”

“知道了,大不了闭门谢客就是。”

“聪明的选择。对了,墨染等下过来,说是来给你送钱的,你自己小心点,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什么意思?”

“墨染是玩并购拆分的行家,这些年被他踢出局的公司创始人数不胜数,你太笨。。。。”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