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你这几天有没有再发现光暗之主的踪迹?”

曹司令想了想,既然地下的金属物体极端危险,那么最好的试探方式,就是让别人去打头阵,祸水东引,找人分担风险。

他这么问,显然是将主意打到了光暗之主身上。

当然,这么做也有弊端,不过总比自己以身犯险要好的多。

“发现过一次,是遭到我诅咒的魔兽探查丛林的时候,远远见过光暗之主在某个区域活动。”咒回应。

他这几日诅咒诸多生物,用来探查丛林各处。这种搜寻方式,几乎将丛林翻了个底朝天,只要光暗之主在这一深度的丛林里活动,被咒发现再正常不过。

“他现在的位置你能确定吗?”

“不确定,他移动的快,范围就很广泛。”

咒已经反映过来曹延要做什么:“老板想引他来的话,我可以试着寻找他的踪迹。”

戴唤雨在一侧插话说:“老板如果想让光暗之主去探寻地下的金属物体,要格外小心才行。光暗之主是审判所三巨头之首,能力深不可测,甚至有人说他是神灵的入世投影。

老板把他找来探寻这座地下金属物体,好处可能会被他全部取走,而我们一无所得。”

这就是把光暗之主当枪使的弊端。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

不过曹延倒是不担心,他反而觉得实力强横的光暗之主是最适合的人选。

这座金属物体深埋在地下千百万年,要不是有假系统的任务指引,想找到是不可能的。

这么神秘的东西,光暗之主力量再强,对付它的时候,总有机会可以利用。

不知道光暗之主的具体位置也不要紧,这次的任务并没有时间限制,曹延并不缺乏等待机会出现的耐心。

只要光暗之主仍在丛林里活动,早晚能找到引他过来的机会。

时间流逝,四天转眼即过。

中午,丛林深处。

光暗之主伫立在云端,好似神灵俯瞰着浩瀚丛林。

他在寻找纪元神庙。

所谓纪元神庙,是教会创建之初的十三位圣者,留下的古老秘密。

据十三位圣者遗留的手记所载,就连真神降临到绿丛林世界期间,也寻找过这座神庙。

而神庙就在永恒丛林深处。

不过它具备在时空中移动的神秘力量,位置并不固定。

教会从创建之初,就展开了对神庙的寻找,一代代传承,从来不曾停止。

此时,光暗之主正在进行对神庙的寻找,却蓦然生出某种感应。

“有光明属性的君王生物在释放力量波动……”

和教会神职力量相合的光明属性生物,素来稀有,何况是君王级的光明生物。

感应到的这一情况的光暗之主,身形突动。

他在云端跨步而行,身形幻灭不定,速度如同流光一般讯快。

“锤子,你的隐形能力不行啊,咱们没一次暗袭成功,次次都被他发现。这次他又在你动手前离开了,一准是发现你了。”

光暗之主离开后,虚空中光色变化,一只和虚空相融的‘透明’变色龙浮现出来,七彩斑斓,体型巨大,正是宠师协会的首席大佬和他的魔宠锤子。

锤子对主人的吐槽相当不满,瞳孔开阖,翻了个老大的白眼。

“走,咱们也跟上去看看。”

锤子的身形复又消失,化作一道虚空暗流,追在光暗之主后方远去。

将近半个小时过去。

光暗之主来到曹延等人发现金属物体的部落遗址区域。

地面上和数日前曹延等人来时不同,多出了一道宛如峡谷的巨大裂痕。

这是鲍鱼和光焰天马联手,以雷霆和空间属性的力量,轰击大地,刚刚造成的地面塌陷。

曹延调动了现有蚁群的大部分蚂蚁,分散在丛林各处,就相当于在丛林里安插了无数的眼线。数日过去,终于再次发现光暗之主的踪迹,距金属物体隐藏的位置不算太远,于是以麾下两大君王生物一起发动,造成剧烈的元素波动,其中天马的光明属性,成功引起了光暗之主的兴趣。

那地面上坍塌出现的裂痕,则是为了起到导向作用。

光暗之主赶过来后,对周围展开探查,将意识探入地面的裂痕内,地下更深处的秘密就顺理成章的被他所发现。

与此同时,飞船里,聚集了曹延黑恶势力团伙的大部分成员、咒,戴唤雨,桃花和奥赫齐聚,都在看‘现场直播’。

丛林里的蚁群分散开来,处于不同方位,离光暗之主距离极远,避免被其发现,却能遥遥对其所在位置进行监控。

曹延等人凭借助手体系,便能观望光暗之主所在区域的变化。

就在光暗之主到来的一刻,曹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地下深处那座金属物体周围,仍有蚁群残留,所以其情况变化也呈现在助手屏幕的画面轮换之中。

光暗之主出现后,那金属物体表面的色泽开始变化,变成了和泥土类似的颜色,它的物质构成也在和大地同化,目的似乎是为了躲避光暗之主的探查。

“奇怪,咱们之前发现它的时候,它并没有这种变化?”咒说道。

“嗯,或许是它能感觉到光暗之主的力量,产生了畏惧,所以试图隐藏。”戴唤雨判断道:“这东西像是有思维的活物。”

那地下金属物体虽然出现了和大地同化的现象,但已经有些晚了。

高空中,光暗之主目光遽盛。

他的精神力量,在地下探查到了一座庞大神秘的金属物体。

以他的力量,这种发现自然不会放过。

他周身光芒大作,探手便往下方抓去。

丛林里,霎时天翻地覆!

握草!

透过助手体系看到光暗之主出手的曹延心里打了个突。

在光暗之主的抓取下,地下隐藏的金属物体,整个被一股力量摄取,从地下开始震动上浮。

君王顶级大佬力量爆发,竟能达到这么惊人的程度!

此时此刻,近百里面积的丛林地面都在震动,土浪翻腾,大地龟裂,树木倾倒……场面如同天崩地裂的灾难大片。

地下的金属物体,被光暗之主的骚操作,生生拽了出来,就跟拔萝卜似的。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好怪的造型。”桃花注视着被光暗之主拔出来的金属物体道。

从地下拽上来的金属造物,通体暗银色,是个不规则的圆形,占地有数十里之巨,而这仅是它露出地面的部分。

它就像是一座地下城。

不过整件金属物体上,许多位置都断裂消失了,凹凸不平,并不完整。

被光暗之主拽出来后,它的中央位置,有一处像是塔楼的地方开始发出虚淡的冷银色光华。

忽然间,那塔楼顶端冲出一道元素光柱,轰向上方的光暗之主。

光暗之主从容挥手,撑开一道金光闪闪的经文壁垒,方方正正,如一堵墙壁,抵在自己面前。

咔嚓!

经文壁被光柱冲击,猝然破碎。

光暗之主似乎有些意外,但身前立即有光壁再次形成。

此后接连有十二道光壁在刹那间形成,而后被那光柱冲击碎裂,最终光柱直接轰在他身上。

光暗之主的身形在光暗间转变,仿佛虚化成了一缕光斑。瞬间出现在十余米外,看似并无大碍,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嗤!

就在他被光柱冲击躲避的同时,虚空中卷出一根舌头,是紧随而来的锤子发动暗袭。

光暗之主面前复又出现经文壁垒,堪堪抵住了锤子的攻击,同时他取出了法典。

他的法典正面,光芒刺目,而背面幽暗如若虚空。

当他将法典取出,其中顿时跃出一轮太阳般盛烈的光辉,普照四方。光暗之主将身形融入其内,在强光下消失不见。

而那光芒分化出千百道光曦,利剑般刺向下方的金属物和突兀出现的锤子。

轰轰轰!

地面上的金属物体遭到攻击,表面撑开一道光膜,笼罩了中间的核心区域。

“光暗之主法典里放出的光团,是他将星辰神力演化到极致,生成的神力太阳,威力无穷。”戴唤雨担任现场解说。

这时曹延蹙着眉头注视助手屏幕。

此番引诱光暗之主过来,事情的走向明显出了岔子。

战场上,战况又生变化。

除了光暗之主和宠师协会会长的交战,又出现了第三方!

一道箭光从遥远的距离外射来,穿透虚空,突袭光暗之主。

有第三方出手帮助宠师协会会长,联手袭击光暗之主。

“隐世的精灵族余孽也敢参战袭击我,这是渎神之罪,翌日便是灭族之祸。”光暗之主的声音响彻天际,豁然震怒。

洞穿虚空而来的箭光逼近时,他的法典里转而弥漫出层层黑暗,箭光穿入其中,仿佛被收进异次元空间,瞬间消失。

但此后箭光不断,一道接一道的射向光暗之主。

放箭的人却始终不曾露面。

此时地面上的金属物体,在连续抵挡光暗之主投射下来的光曦后,表面的防护光膜越来越淡,很快便消失不见,失去了防护作用。

飞船内,戴唤雨道:“光膜消失后,那金属物体表面出现一扇门,我们要不要趁乱动手。”

曹延嗯了一声。

丛林。

半空中,距金属物体中央位置不远的一处虚空中,悄然滚落一颗捕兽球,从中走出三个一脸惊慌的人来。

前几天曹司令去迷雾世界,遇到有三个人袭击自己,后来三人被抓,曹延将他们送给了二柱子。

二柱子高高兴兴的取蛋之后,善心大发,并未杀三人,而是留下了他们。

于是三人就成了食人魔二柱子包养的小伙伴,挺惨的。

此时出现在战场下方,战战兢兢的三个人,就是这三个倒霉蛋。

他们被曹司令推出来探路,准备试着去开启金属物体露出来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