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峰水的出现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这也让我联想到在双子塔被杀害的大木岩松。那个满身酒气的议员死的蹊跷,说不定就是这老头下的手,根据柯南的讲述,当时他无意间瞟到了大木议员死时的照片,在照片的墙上有一滩飞溅出却很奇怪的血迹。似乎是被什么方形的板子挡住了。如果说那是一副如月峰水的画的话。那如月这老家伙杀人的概率可就高了一大截,再加上今天他的行动,基本我可以百分百确定就是他。不过,这老家伙会和组织有联系吗?

“霜儿,别去惊动他,等他走了之后,过段时间你在回到房间里,和阿雪对一下有什么不同。”

“是。”凝霜领命,而后便挂断了电话。

“呼。。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挂掉电话,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思考着现在的情况。

“明雅先生,刚刚是不是还有事情要我做?”凝雪在一旁等候我的命令。

“对了,你把。。。算了,我之后自己去吧。”想了想,我放弃了刚刚的话,转而道。“你去查一下记录,我先挂了,之后电话联系。”

“是。”凝雪点点头,而后便自己去忙碌了起来。

离开自己的别墅,我直接朝着米花医院驶去。这个时候,我要去找一趟玛丽莎,因为这个被组织清理掉的电脑,若是想恢复,我认识的人里也就只有太一或许可以做到了。再加上玲这段时间受伤未愈,我也不怕在玛丽那里撞见她,当然,为了安全,我还是率先拨了个电话给玛丽,并告诉她我的来意。

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我将车子停在两条街外,徒步走了过去。

“冰大哥。”很快我便来到了玛丽所住的公寓,而玛丽也知道我是隐蔽潜过来的。所以提前为我开了门,并在刚刚联系了太一,简单的告诉了他现在的一些事情。

“太一,能做到吗?”电话里,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奔主题。

“我试试看,若原佳明真的是组织的人或者相关人员,那么组织的网络上应该有相关备份,我想恢复是没有问题的。但想要恢复整台电脑的数据可能需要花上两三天的时间。”

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

“优先近一周的数据,而且重点搜索几个人,宫野志保,灰原哀,毛利小五郎,毛利兰,阿笠博士。。。还有妃英理。”

“好,只是这些资料。。。顺利的话,大约三到五个小时左右。”电话里的太一声音稳重,看来这几年他在国外已经完全能够独当一面了,至少在他自己的领域里。“可若组织里没这个人的话,冰大哥,那我可能也无能为力,只能尽可能的想办法。”

“嗯,尽力而为就好。”我开口道。“拜托了,这件事很重要。”

“我明白。”太一的语气也有了些凝重。“对了冰大哥,我现在所处的公司将在下个月前往日本参加一次最新的全息式的游戏体验会议,到时我会到场。冰大哥,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啊,我听玛丽提起过。”说话间,我的语气放缓。“一别那么多年不见了,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了。不过我还是原来七八岁的样子,好认。”

“哈哈,说笑了冰大哥。”电话另一端的太一轻笑一声。“那么,冰大哥,请你将那边的电脑链接电源网络,并输入我待会儿发给你的一段代码。之后就等我的消息就好。”

“嗯,拜托了。”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五通往天国的倒计时

在将事情交给太一之后,我也离开了玛丽的住处。回到了阿笠博士的家。一番洗漱,我躺在了志保的身边。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天已经蒙蒙亮,而身边的志保也被我吵醒。尽管我的动作已经很轻很轻了。

“回来了?”

“嗯。”既然已经吵醒,我自然不会在蹑手蹑脚。将自己的衣服全部甩到一旁的沙发上,而后钻进了被窝。虽然和志保亲热的机会很难得,但是此时此刻,我却已经是疲惫不堪,恨不得马上闭眼睡过去。

“事情都安排好了?”

“嗯。”我再次轻声回道。“阿雪她们在查常盘大楼的数据,太一在帮我调查原佳明的电脑,希望他没有收获,这样原佳明是组织成员的几率还大一点。”

“呵,哪儿有你这样希望的。”志保轻叹出声。“不过,不论他们得到的消息是什么,冰,这一次行动前,能不能把你的。。。”

“睡觉。”我打断了志保的话,闭上眼翻过了身。

“你。。”志保有些起愠火,嘴里骂着就重新躺回了被窝,同时也向着我的反方向背过身去,同时口里还倾吐了一句“混蛋。”虽然是在骂着我,可是内心的关心却是不言而喻,只是这样的关心和我的方式并不相同罢了。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十年的苦难,相濡以沫还来不及。发火吵架?不存在的。

“明天继续正常过日子就好,在消息未到之前。

”见志保不在说话,我还是听声说了一句。听得这句话后,志保呼出一口气,这才再次合上眼。而我也不再多言,放松身体后逐渐的进入了梦乡。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一夜的忙碌可不是睡几个小时就够的,志保也知道昨晚我忙碌了一晚上,所以并没有打搅我。而且为了等我,她也没有去上课。其实不只是我们,柯南和孩子们也没有去上课,因为他们今天要继续走访那几位嫌疑人。虽然我们知道原佳明已经凉了,但是并没有告诉柯南,只是让他们去就是了。就算孩子们不去,警察们也会很快赶去调查的,所以我和志保同时达成了沉默的共识,并没有对其理会。

“早啊志保。哈啊。。。”走出房间,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同时还伸了个懒腰。“嗅,嗅。。嗯?做了什么这么香?”

“刚刚学的中国菜。”

“诶?”

“上次听伯母说你很喜欢吃,就试着做了做。”话还没有说完,志保的脸颊就略显发烫,回避了我的视线后就走向电饭锅前开始盛饭。中国菜是那么好学的嘛?我想志保至少是从和上次老妈聊天后就开始着手准备了,只是一直背着我没说罢了。

“嗯。。手艺不错啊。”我伸手捏起了一块红绕鱼肉放进嘴里。“虽然盐分和酱油的量还没有完全掌握,不过已经入味了,值得夸奖。”

“先去洗漱。”回过身的志保在我的手上轻拍了一下皱眉道。

简单且充实的夫妻日常,两人对昨天的事同时选择了短暂的遗忘。眼前的生活才是最真实,也是最需要被人珍惜的。

陪着志保度过了一个难得平静的中午。饭后,我查看了太一给我发的信息。

【确认,原佳明为组织的外围成员在gin手下一名正式成员名下做事。根据资料表示,原佳明曾经黑入过组织的数据库,并以此作为自己存活的保命牌。其电脑修复后,检查其电脑内存有组织的大量数据,其中并不包括金牌杀手及金牌科研人员的资料。并未发现ie,白河静流,玲,铃原太一,玛丽莎,等字眼名称。确认,于昨日上午十一点三十六分在c307号数据采集器(面相预测机器)上发现电脑数据库出现代号为sherry的高级科研人员的指纹识别,指纹收集及面部识别认证为保护,采集系统紧急关闭。】

【冰大哥,我查过了原佳明的资料,以及他的电脑的确是被组织的程序清理了数据。gin去杀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盗取了组织的数据库被发现,清理电脑也是为了毁灭痕迹。我认为gin在清理数据时应该已经得知了sherry大姐出现在双子大厦的信息,但是他应该并不知道sherry大姐现在是幼年的样子。识别机关只有指纹的数据,并没有面部识别。时间原因,我黑入了常盘财阀的数据库粗略的检查了一下,其中资金流转,运货物流等并没有与组织相关的交易。常盘财阀应该是白的,但是不排除常盘的高层与组织有其它类型的接触。原佳明应该只是派过去的一枚棋子。之前冰大哥所说到的名字也没有记录,只有毛利小五郎一名,尾缀做了侦探的字样,不过也是和其它社会人员资料混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做修改。以上便是我收集到的信息。冰大哥,接下来请万事小心。】

很长的一段信息,太一的办事能力的确能让我放心。不过相比来说,风险也相当的大,毕竟太一还处于美国的基地中。这也就是fbi一直在给组织找麻烦,要不然戒备森严,太一很难有机会大张旗鼓的为我搜索资料。

读过太一的信息后,我又看了看凝霜发来的消息。经过和凝雪的对比。昨晚如月峰水这老头只是留下了一个破碎的杯子,其它的什么都没做就跑掉了。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我也确认了,杀害大木议员的就是这个如月峰水,不过我却没有证据,也就懒得理会。之后我给凝雪拨了个电话,和她确认了一下昨天带回来的数据,在其中并没有发现志保的信息。有的只是我们一行的来访记录,这样看来这个数据采集装置应该是直接连接原佳明私人电脑的装置。如此一来志保暴露的几率又小了一分。不过gin知晓志保昨天到过双子大厦这件事就已经很要命了。为此,我需要在准备一些事情,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和gin之间就又要有一场交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