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b???t?F????{RxH?GRO?bsp;c.?’f?;.6?(?F????8t?~?8????盾其实由来已久了,现在一触即发。

最苦逼的是皇帝,夹在中间,他还没有兵权。

兵权就掌握在底下这两股势力手中,若谁想叛乱,把他一脚踢下去,呵,简直不要太容易。

最大的可能是摄政王,名曰监国,实则揽权。

搞笑。

他都二十了,太子也封了,还把着朝政。

心里打着的什么主意,不用猜都知道,是想篡位吧,只是没有个好的时机跟理由罢了。

苦涩一笑,尤其是这几年,感觉更加明显。

呼,今天一切都要结束了吧。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不知为何,皇帝竟然没觉得害怕,心头还松了口气。

仿佛一直压着的大石头消失了,就连脸上原本紧绷的肌肉都放松了,嘴角还一丝笑。

如此变化,坐在旁边的太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

她眉头皱着,一脸担心,“皇儿,你……”

皇帝展颜一笑,尚且有些青涩的脸上竟有种陌生又熟悉的威严,让人心里莫名的安定下来。

“母后,朕没事。”

就像一个傀儡什么都做不了,等待着裁决。

任由宰割。

大殿里气氛十分沉郁凝重,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努力的降低存在感,生怕不小心就成了大佬间博弈的炮灰,得不偿失。

蛮夷首领置身事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恩,确实跟他没什么关系。

鹰隼般凌厉的目光故作不经意的扫了眼亭亭立着,一身浅蓝色流云丝质长裙的顾梅心,这个才刚得封的贞淑郡主,大名鼎鼎的摄政王为了她,竟然敢公开野心,这个就……

有蹊跷。

据他所知,摄政王可不是如此肤浅的人呀。

有两种可能,要么真爱,要么有利可图。

前者倒也罢了,但如果是后者,什么利益能让他把野心揭露出来呢,这值得深思呀。

和安郡主说,这个女的会给草原带来福音。

剑拔弩张,摄政王跟长公主都互不相让。

摄政王冷笑一声,他放下手中玉白的酒杯,站起来,慢慢的说道,“武定王妄图谋反,其罪当诛,来人,把他们给本王压下去。”

勾起嘴唇,“打入天牢,隔日,午门斩首。”

抬起下巴,眼里是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霸气与狂妄,看着上方,“皇上,可有异议?”

皇帝:……

当然有,老子觉得该被拖出去的是你才对。

抿唇,“皇叔,此事尚未有定论,得细查。”

呵,开玩笑,若是武定王都被干下去了,接下来是不是就他了,说不定秒变前任。

先皇。

但没力量的人就没话语权,皇帝还是太弱了。

摄政王掌控朝政十几年,风评又好,只要他愿意,振臂一呼,皇位分分钟就是他的。

直接忽视掉皇帝的话,说道,“皇上被小人蒙蔽,不听劝谏,今日,本王要清君侧。”

他一脸冰冷。

所有人都懵了,觉得莫名其妙,都没反应过来。

这特么又是什么神展开呀,事先排练好的吗?

摄政王说要清君侧,而被清的是长公主一家。

长公主是摄政王的亲姑母。

哦,原来是内讧。

这就无所谓了,谁当皇帝都轮不上他们。

看戏就好。

这年头呀活着不易,必要时候可装糊涂。

明哲保身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错的,很保险。

大殿的门被打开,从外面闯进来一群身穿黑色铠甲手拿长枪的兵,领头的将军神色恭敬的走到摄政王面前,弯腰拱手,“王爷。”

业已准备好,就等你特么的下指示了。

封侯拜将,呵呵,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呐。

铠甲兵把整个大殿都围住了,外面,当然也早就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一只蚊子都跑不出去。

这六月的天,别说,蚊子还挺多,穿着铠甲还特别热,又沉重,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摄政王抬起高傲的头颅,顾梅心很自觉的走过去,站在他身边,犹如一朵蓝色的水莲花。

思如抿唇,不要脸。

这么明目张胆的勾搭,呵,是不是以为定局了呀?

就不担心高兴得太早,一会儿被打脸?会很疼的。

“抓起来。”

他淡淡的说道,目光里有种尽在掌握的自信。

“是。”

得令,一挥手,就有兵上前要抓人了。

皇帝双手紧握着龙椅上的龙头,嘴唇抿得紧紧的。

“皇叔,你是不是忘了朕还在这里。”他说道。

如此不给面子,连一丝遮掩都没有,意欲何为,呵,傻子都明白了。但还是不想就此认命呀。

皇帝脸色跌青。

然,没有人care,如今这阵势,很明朗了。

就差跪下来三呼万岁让位,贤能者居之。

摄政王淡淡的看了皇帝一眼,呵,小样儿,等本王把碍眼的扫清了,再来收拾你。

没有比被人忽视更尴尬的了,皇帝脸上愤恨一闪而过,他咬着牙,“皇叔,你莫非想篡位。”

但,篡位?

摄政王终于抬头看他了,嘴角勾起,冰冷的脸上少见的温和,“本王怎么可能篡位。”

这么大的罪名可不能扣在他头上,会招骂名。

所以,“皇上,你退位吧。”

写诏书,就说自身能力有限,无力政事,愧对列祖列宗,现把皇位禅让给能者,恩,也就是他了。

其实理由什么的都无所谓的,反正最后都免不了个病逝的结果,活人哪有死人保险。

皇帝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气得要死,浑身都在发抖,“你放肆。”

如此,就无需隐藏了,垂下眼眸,“来人。”

所有人:……

就看到大殿里突然冒出来一群身穿黑衣的蒙面人。

呃?

是躲在哪里的,怎么之前都没有看到呢。

摄政王冷笑两声,“原来皇上也早有准备呀。”一扫而过,脸上并无半点害怕惊慌。

皇帝没有说话,他抿着唇,并不是早有准备,而是一直都准备着,就是担心万一……

这是专属于皇帝的护卫,只对皇帝一人忠心。

他唯一的底牌。

呵,突然有点忧伤呀,就这么点人,挡箭都不够。

死掉,早晚吧。

“哈哈哈……有意思,真特么的有意思呀!”

就听到一声大笑,无所顾忌,很狂。

思如翻了个白眼,瞥了握着胡子的老王爷一眼,装模作样了半天,看戏看得很爽吧。

呵,等此事了结,回到家,长公主会让你更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