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诗雯和彭佳琪还没注意到有人来了,二女依然较着劲。

“他怎么看过,是隔着衣服看的,还是看光的?”

“他,当然不是隔着衣服看的,要不你也让他看!”

咳咳!

刘风干咳了两声,“这个话题可以打住了,现在……”

“你闭嘴!”

不等刘风把话说完,杨诗雯和彭佳琪同时大吼了一声。

擦!

刘风也不高兴了,风哥可不是在妹子面前喜欢扮怂的丝,“你们俩都老实点,别说风哥没警告你们,再胡闹,一人打屁股一百下。”

“你……”

二女被刘风噎得都无语了。

恰好这个时候,多外面走进来的三人到了他们的桌子前。

90后清纯姑娘变装秀大眼

这三人是一女两男,女的穿着一身得体职业装,灰色亮面小西服、下配同色包臀一步裙,两条大长腿上还套着肉色丝袜,脚下踩着一双高跟鞋。

女人长得不错,看样子应该不到三十岁,身上透着一抹少女无法拥有成熟气质,虽然她的脸上连一丝笑意都没有,可是无论是从行走的姿态,还是从她的眉宇之间,都绽放着一股风韵少妇才有妩媚。

在这女人身后,跟着两个同样穿着西装的男人,这两个人的年纪相对大一点,都有五十多岁了,而且都戴着眼镜,一副刻板的样子。

“你就是刘风?”

这女人十分强势,一只手拍在桌子上,上半身前探,盯着刘风的双眼,以俯视的姿态问道。

可以肯定的说,这女人很有气质,而且身上带着一种男人都少有的强势。

二人的脸距离很近,鼻尖与鼻尖几乎不到五厘米,刘风轻轻抽了抽鼻子,一抹淡淡的香水味钻进他的鼻孔,让他感觉十分舒服。

“是呀,美女,你是慕名而来的吗?想向我表白?”刘风笑呵呵的反问道。

“我向你表白?”

强势女人气得一双杏核眼瞪了起来,胸口也有了明显的起伏。

“还是别表白了。”

刘风摆着手道:“你没看我身边坐着两个超级大美女吗?要表白也得排队等的。”

啪!

强势女人气得再次拍了下桌子,“刘风,我是东海科技大学教务处长汤晨雨,军训时间你居然带着两个女同学,来喝奶茶,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了吗?”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晨雨姐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三个军训的学分已经拿到满分了,现在是满分免训状态。”

啪!

汤晨雨再次拍响了桌子,“你还好意思说?做为一个大学生,不好好军训居然挑战教官,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将会成为我们科大的一个丑闻,你懂不懂?还有,叫我汤处长,不要叫我姐姐!”

“汤处长,是您搞错了。”

不等刘风说话,彭佳琪抢着说道:“是那两个教官,针对刘风的,也是教官挑战刘风再先。”

“你闭嘴,没问你。”汤晨雨只是一句话,就吓得彭佳琪不敢开口了。

“哎哟!你横什么劲啊?”

彭佳琪不敢吱声,可杨诗雯却根本不在乎,杨大小姐斜睨着汤晨雨,“今天的事情,所有中文系的同学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你别来找我们麻烦了,哪凉快去哪吧!”

“你闭嘴!我没跟你说话。”

“闭嘴的应该是你!我主动跟你说话是你的荣幸!”

汤晨雨还想吓唬杨诗雯,可是杨大小姐才不怕她呢。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现在的大学生,真是目无师长,该好好管教管教了。”

汤晨雨身后的两个老男人,此时也开口了,明明是要来找麻烦,却还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来。

“这个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汤晨雨脸色沉得跟冰块一样,阴沉的说道:“身为教务处长,我是有权直接开除你的,懂吗?”

杨诗雯那张俏脸也沉了下来,“好啊,我叫杨诗雯,有本事你开除我啊!”

“杨诗雯是吧,呵呵,好你个……杨……”

汤晨雨还想放几句狠话,可说着说着居然说不下去了。

在她身后的两个老男人,此时脸色也白了。

“杨,这位杨同学,你是鼎盛集团的……”站在汤晨雨左后方的男人,哈着腰,细声细气的问道。

杨诗雯干脆的说道:“鼎盛集团是我家的!”

呃!

这下包括汤晨雨在内,三个来自科大的领导人物都懵了。

杨诗雯继续说道:“你们猜得没错,杨鼎就是我爸爸。”

在整个东海市,杨鼎这个名字的份量可太重了,在整个东海就没有哪个地方或哪个人敢说不给杨鼎面子的。

“哎呀,呵呵!杨大小姐,这可是误会。”

一直沉着脸的汤晨雨,突然直起了身子,亲切的说道:“其实刚才军训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事的确不怪刘风和你们。但我是教务处长啊,你得理解我的职责,刚才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你们的。”

听了汤晨雨的话,彭佳琪翻了个白眼,俏脸上写满了不信的表情。

“哦!误会哎呀!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吧。”杨诗雯这个大小姐,倒也没有继续仗势欺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汤晨雨如蒙大赦一样,微笑着转身离开。

可她刚走出一步,就听到了刘风的问话。

“汤姐姐,杜楼是你亲弟弟吗?”刘风问道。

汤晨雨本能的回道:“不是的,他是我侄子,是我大姐的儿……呃!”

哦!

刘风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了。

汤晨雨此时感觉整个都要崩溃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迈的步,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刘风,你怎么知道这个女人跟杜楼有关系的?”

“对呀,刘风,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杨诗雯和彭佳琪都十分好奇。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猜的,你们没发现吗,这个杨晨雨其实跟杜楼那个傻大个长得很像,所以我就故意诈了她一句。”

噗嗤!

两大美女都被刘风给逗笑了。

杨诗雯和彭佳琪经历了一起面对汤晨雨这件事后,两个超级大美女的关系融洽了许多,而且越聊越投机。

“诗雯,冒昧的问一下,刘风是你男朋友吗?”彭佳琪摆出开诚布公的姿态问道。

杨诗雯挺了挺饱满的胸脯说道:“当然不是,这个无赖是我的贴身保镖罢了,如果你喜欢,随便拿去用。”

“哦!如果我真拿去了,你可别吃醋哦!”

“切!人家才不吃醋呢,可是……他得贴身保护我,就怕你没有下手的机会。”

……

为期一周的军训,中文系的大学生们过得并不煎熬,因为两位教官每天都像缺痒的皮皮虾一样,训练强度小得可怜。

一周后,中文系二班所有同学再次开了一个班会,这一次要挑选班干部。

杨诗雯天生就是千金大小姐,而且从小受父亲的熏陶,很有领导天份,早已经准备好了发言稿,准备参加班干部竞选。

可就在班会开始前,刘风接到了一个电子邮件。

当看完邮件内容后,刘风扔下一句,“诗雯,祝你竞选成功哈,风哥我拉肚子……”

话没说完,刘风便跑出了教室。

切!

杨诗雯撇了下小嘴,也没有多想。

杨大小姐并不知道,刘风接到了韩国高萨会社总经理斐刀甲的邮件。接收到邮件的手机,自然是李东国那部。

邮件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句话,“来风华四季酒店1201,我到华夏了。孙家同意与我们合作,以后由你们俩替我负责这边的事情。”

“你们俩,一个是李东国,另一个是盯着白虎哥的家伙吧!”到了校外后,刘风冷笑了一声,而后拦了辆出租车,赶向指定地点。

风华四季酒店就是东海孙家的产业,1201是一套大的总统套房。

此时在套房的客厅里,一个接近五十岁的中年大叔,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南韩欧巴相对而坐。

在二人身后,还各自站着几个表情严肃的保镖,个个腰杆挺得笔直。

“斐先生,您能亲自到来,我孙家表示热烈欢迎。”年近五十的中年大叔率先开口道:“希望这次合作可以……”

很明显,坐在中年大叔对面的人,就是百斐刀甲了。

这位斐先生,似乎还特别有性格,冷着脸打断了对方,“孙建业,我不喜欢你们华夏人这种虚伪的客套,咱们直接说正事好了。”

孙建业脸色一僵,眼底闪过一抹怒气,可对方是高萨会社的总经理,人家财大气粗势力强大,所以孙健业忍了。

“好好,那我们谈正事,这次合作……”

“这次合作,由我方做为主导,你们孙家只要力配合就行。”斐刀甲再次打断孙健业的话,面无表情的说道:“只要把杨家搞掉,到时候杨家在华夏国内的财产,你们可以拿50。”

对于斐刀甲两次打断自己的话,孙建业已经恼了,可是一听到杨家50的财产,这位孙家的主事人立刻又笑了。

“好说,不知道斐先生要我孙家怎么配合?”

“你们家族是混黑的,最会干些下三滥的事情了,针对杨家,你们怎么下作就怎么作!”

这位高不同会社的总经理还真不客气,说话如此直白,搞得孙建业脸色阵青阵白。

斐刀甲继续说道:“还有,你给我准备一个隐蔽的地方,像废旧厂房什么的最好。”

“斐总,你要废旧厂房做什么?”孙建业问道。

呵呵!

斐刀甲冷笑道:“杨鼎并不好对付,所以我不能给他半点机会,我已经邀请了一支小型雇佣兵团来华夏,要厂房就是安顿他们的。只要时机一成熟,一定要一击必杀。”

“这!”

孙建业沉吟了一下。

吱呀!

就在这时,总统套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华夏是国际雇佣兵的禁地,居然请雇佣兵过来,斐刀甲你是脑残吗?”

这是刘风的声音,总统套房很大,坐在客厅里的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他。

当刘风走过玄关,进入客厅后,孙建业和斐刀甲都站了起来。在二人身后的保镖,齐齐摸向腰间,做好了拔枪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