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说什么?赵小姐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大家都很好奇,等着答案呢。”有人迫不及待地问。

对此,宋唯一淡淡一笑。

是的,大家只是好奇,并不是关心。

只是将这当做一桩笑话般娱乐一下。

赵萌萌拿出手机,在众人面前扬了扬。“这是风华绝代老板的原话,对于刚才的事情,他要彻底追究,如果付琦珊小姐不当众道歉,并且登报的话,就采取法律手段上诉。”

“至于裴先生和宋唯一小姐到底有没有在那里消费,我想付琦珊小姐刚才也在风华绝代的店里看到了。”

赵萌萌转过身,后面让开一条道路,供失魂落魄的付琦珊走入。

无形中的危机被化解,而陷害自己的付琦珊却成了被人讨伐的对象,宋唯一狠狠地呼出一口气。

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新鲜了不少。

裴逸白捏了一把宋唯一腰上的软肉,她忙咽下口中的食物,错愕地看着他。

“干嘛?”

文艺范美女白色长裙弹奏吉他户外烂漫写真图片

“说呢?去吧,我在这里等。”指了指对面付琦珊的方向,意思不言而喻。

“额,好吧。”

她们的距离不远,但宋唯一却走得很慢。

她挺直脊背,表情变为严肃,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付琦珊。

眨眼间就到了付琦珊的面前,宋唯一露出一丝笑容。“姐姐,不知道现在确定了吗?”

她注意到,此刻付琦珊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得吓人。

这让宋唯一想起在付琦珊在警察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可显然,那一次,付琦珊并没有学到教训。

“唯一……”付琦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姐姐,我在等的道歉。”宋唯一一字一句地说。

尽管强作镇定,宋唯一紧紧握住的拳头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

“请吧。”

付琦珊的眼眶红了,几乎就要哭出来。

那么多人,那么多眼睛,仿佛变为一道道利剑,将她射得千疮百孔。

今天她的冲动,害得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没脸了。

“唯一,我刚才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有当真……”付琦珊的脸一红一白的,脚步轻轻地往后退。

王店长一脸黑沉,一副极度不悦的样子。

“随口说说吗?看来付小姐果然是说话不经大脑,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只不过这件事,让我们风华绝代受到了牵连,只能委屈这位小姐,向大家解释清楚了。”

宋唯一呵呵轻笑,“就差一个报警而已,姐姐确定真的只是随口说说吗?”

见荣景安要开口,宋唯一先一步打断他的话。“爸爸要阻拦我是吗?因为不舍得姐姐低头道歉?我无所谓,反正横竖只是一句道歉而已,而大家也知道结果了。不过,听萌萌的意思是,风华绝代的老板要告姐姐诽谤呢。”

荣景安被宋唯一的话一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顿时被咽了回去。

人数众多的大厅里,这一刻静得不像话。

付修彦便是在这一刻站出来的。

“姗姗,跟唯一道歉。”付修彦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付琦珊目光倏地一下望向他,眼底带着不容置信的光。

“哥……”

“给唯一道歉!”付修彦沉着脸重复道。

“自己捅下的篓子,自己解决,敢做就要敢当,叫哥也没用。”说到这里,语气已经变为严厉。

就是因为父母对她的过度溺爱,才造成她不可一世的骄纵和任性。

付紫凝握着付琦珊的手,被逼到无可奈何,只能低声让她道歉。

“是啊,道个歉吧,毕竟刚才污蔑妹妹偷东西,确实很过分呢。”有人道。

“就是,要是后来没去查清楚,这个叫唯一的小姑娘,不是就这么被带上一定偷窃的帽子了?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但心照不宣的是,这位付家大小姐如此任性,甚至是恶毒,可见人品真的不行。

这种人,可不能娶回家,不然就是个祸害。

付琦珊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宋唯一面前的,她的后腰一阵剧痛,对上付紫凝警告的目光。

她突然记起裴逸白说的,要九十度弯腰鞠躬道歉。

付琦珊的嘴唇几乎被她咬出了血,一点往下弯腰,“唯一……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误会了。”

短短的一句话,被她拆分成无数个字符,足足用了一分钟才说完。

刚才咄咄逼人,现在低声下气。

宋唯一无动于衷地站在付琦珊的面前,“还希望下一次,姐姐不会以貌取人,见到一条项链就一惊一乍了。关键是,别针对性的污蔑人,否则像今天这样,我也很不好意思。”

其实要平静地说完这一段大快人心的话,还真的有点困难。

宋唯一只能让自己的嘴角尽量不上翘。

“哦,忘了告诉姐姐,这条翡翠项链,是我老公家的传家宝呢,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希望姐姐不要失望哦。”

不待付琦珊回答,她直接转身回到裴逸白身边。

“老公,事情都结束了,就不再这里打扰人家了,我们回去吧。”

她依偎在裴逸白的身边,众人看到的,只是裴逸白宠溺点头的侧脸。

经过付琦珊旁边时,裴逸白的脚步一顿,似笑非笑地对上付琦珊的视线。

“对了,付小姐的,这是第二次,希望没有第三次了。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别顶着姐姐的名义三番两次欺负我老婆。否则,我让爬着离开付家。”

最后这句话,裴逸白特地凑到付琦珊的耳边,以至于付琦珊才能听到的音量,一个字一个字地警告。

吓得付琦珊惊惧地跳开。

“唯一我们回去吧。”裴逸白扬了扬眉。

宋唯一乖乖跟在他身侧,“好的,老公。”

声音甜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

众人愣愣地看着他们,自觉让出一条道路供他们出去。

“彭”的一下,他们还没走出去,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宋唯一被吓了一跳,下意识转过身,只见长长的餐桌,原本摆好的美食一盘盘的全都掉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