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厅内的人,都不由顺着齐若芸的目光,向着里面看了过去,见到陈楚的时候,都不由一愣。

小史密斯这时,立时感觉到秦长青等人看向他的目光,隐隐有些不对起来。

胡邵群能明显感觉到,在齐若芸开口之后,这一个宴厅的气氛,立刻就变了,他不知道陈楚是谁,不过能明显感觉到,齐若芸跟陈楚关系很不一样。

范少春和季高风也向着朝这边走过来的陈楚看了过去,他们能明显感觉到,齐若芸见到陈楚时,两人之间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林晨茜在一旁看着齐若芸身上透露出来的那股特殊变化,从齐若芸来到燕京之后,她就跟齐若芸相识了,可从来没有在齐若芸身上感觉到这样的变化,一时间向着陈楚看了过去,她感觉两人之间,似乎很熟悉,却又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陈楚心头之间,莫名恍惚了一下,看向不远处得身影,不过却不在是以前在安阳的小道上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曾经小道上两人,会谈论着一天发生的事情,这样的声音,曾经每天都会听到。

直到某一天,那一条小道还是一如既往,两个人的身影也已经长大,不过声音却慢慢少了起来,直到小道上熟悉的身影,再也不见。

一瞬间陈楚心头不知道多少情景一闪而过,站在陈楚身边得老狐狸道格拉斯柯林杰斗一阵惊疑不定,他见到的陈楚一向波澜不惊,让他这种历经风雨的老狐狸,都找不到任何破绽,而在刚才他能明显感觉到陈楚心神发生巨大震动,虽然仅仅片刻,重新收敛不见,又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清潭,再也难猜陈楚的心思。

陈楚走到了齐若芸面前,还是那熟悉的面孔,陈楚想过,也许无数年后两人可能在变化巨大的安阳某个地方相见,然后可能相视一笑,一切都已经改变,不过却没有想到会在这中地方,这种场景下见面。

“是好久不见!”陈楚看着眼前的人,对着她说道。

“老陈,你不厚道啊,这金屋藏娇藏的可够深的啊,不知道这位是?!”曹胜利见到陈楚和齐若芸之后,大煞风景的说道,说完他就感觉有些后悔了。

秦长青狠狠地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曹胜利,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陈楚和齐若芸之间,明显有些不对劲,那种熟悉而又古怪的感觉,明显可以看的出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

粉红女孩Koili图片

站在的一旁的林晨茜,见到听曹胜利说完,脸颊有些发红的齐若芸之后不由一愣,她在惊诧刚才齐若芸竟然没有反驳曹胜利的话,犹记得刚才同样的场景发生在范少春身上时,齐若芸可是立刻反驳了。

听到曹胜利的话,陈楚和齐若芸都不由一张嘴,却都没有说出话来,两人太熟悉了,不管变化再大,那种熟悉却不会消失,正因为如此,现在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拿起了一杯酒,陈楚看向了小史密斯等人,刚才的事情,陈楚都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胡邵群跟小史密斯谈了什么,不管显然是牵扯到齐若芸了,陈楚拿起酒,对着小史密斯等人说道,“这杯酒,我替她喝吧!”

听到陈楚这话,别说胡邵群了,小史密斯脸都开始绿了,这就像是他在拿这件事要挟陈楚一般,别说是他,就是摩根士丹利那边,都不敢说要挟陈楚什么得。

刚才还感觉胡邵群顺眼的小史密斯,这时候捏死胡邵群的心都有了,他就没见过这么坑的,小史密斯脸色发绿的对着陈楚急忙说道,“这不过是一点小事,根本无足挂齿,不用这么客气!”

陈楚已经把酒一饮而尽,齐若芸见到陈楚的样子,神色有些复杂,她感觉陈楚熟悉,却又有些变化,就跟他们从安阳离开时一般,她感觉陈楚身上有些变化,却又说不出来。

喝完之后,陈楚将酒杯放在了一旁,和齐若芸两人向着山庄后面走了过去。

等到陈楚离开之后,宴厅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这时候道格拉斯柯林杰明显在落井下石,阴测测的来了一句,“小史密斯先生真是厉害,还要我们这边求到贵方头上才行啊!”

听到道格拉斯柯林杰这话,秦长青等人看向小史密斯得眼神,明显变得不对起来,刚才就像是小史密斯在为难人一样,而为难陈楚,明显是跟他们过不去,更何况是关键距离贺沙川的事情还没过去多久。

之前贺沙川的事情,虽然说是解决了,可对于秦长青、魏孟祁他们来说,明显是被受到挑衅了,今天又来了这么一出,如果传出去了,外人会怎么看待他们!

小史密斯感觉冤的慌,无缘无故的就背了一口黑锅,秦长青他们虽然根在国内,自然是管不到北美那边,可如果真盯上了小史密斯家族,那他们以后就甭想在亚洲这块区域发展了!

“这跟我真没关系,我这次来国内,就是想跟楚科技术取得合作,真没有其他意思!”小史密斯见到一旁的老狐狸,恨不得掐死他,都这个时候了,还煽风点火。

“这件事,我只是帮个忙,其他都事情,还有刚才那位齐小姐的事情,我真不知情,你们问他好了!”小史密斯毫不留情就把胡邵群给卖了。

“我代表史密斯家族,正式跟你们昌云贸易解除合作,文件协议我们会尽快送达!”小史密斯转过头来,对着一脸懵的胡邵群说道,这时候小史密斯能把自己摘出来就够了,哪里还管的了胡邵群。

陈楚敬得那杯酒,哪里是那么好喝的,如果回到北美,小史密斯家族,还有摩根士丹利董事那边,知道是因为他搞砸的,非得玩死他不可,相比之下,为了每年就胡家那贸易公司那么点关系,就背这么大一口黑锅,完是不值当,这时候先撇清关系再说。

另外一边的季高风,立刻远离了胡邵群身边,表明跟他不是一路人,然后将还傻站在原地的范少春也拉到了一旁,这时候明显要自保,和胡邵群站在一起,那是脑子抽筋了,秦长青他们清账的时候,可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季高风对于秦长青他们做事得风格,也是有了解的。

“我……,我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认识!”胡邵群看着秦长青等人,语无伦次的说道。

秦长青厌恶的看了一眼胡邵群,今天本来是一场庆功宴会,现在没了兴致,摆了摆手,曹胜利就叫了两个人进来,像拖死狗一样,将胡邵群给拖了下去,等这场宴会结束,曹胜利有的是时间来炮制这货,不能说他不开眼,只能说他往日里习惯了这种做事风格,结果今天倒了大霉。

看着山庄后面,隐隐可见的陈楚和齐若芸两人的身影,曹胜利向着下面看了数眼,然后对着秦长青说道,“秦哥,要不要查一下她的背景?”

秦长青看了一眼曹胜利,看的他头皮发麻,“我跟你说过了,陈楚的事情,你少插手!”

“我只不过是有些好奇而已!”曹胜利干笑了两声说道,认识陈楚这么长时间以来,陈楚今天的样子,曹胜利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是陈楚?”林晨茜听到秦长青和曹胜利的话后,不由问道。

秦长青、魏孟祁等人向着林晨茜看了过去,听到她的话,他们这才感觉到,季高风他们这一伙人,除了齐若芸外,其余的人竟然真不认识陈楚。

“你知道什么?”魏孟祁这时候向着林晨茜看了几眼,被魏孟祁看着,一身清凉的林晨茜赶忙跑到了后面,她宗感觉魏孟祁、曹胜利他们不像是什么好人,看人都是直勾勾的。

“我也不知道,就听说过一些,若芸姐是安阳的!”林晨茜说道。

被林晨茜弄的一鼻子灰的魏孟祁,搓了搓手,他这段时间可谓是修身养性,都很少胡天黑地了,听着林晨茜的话,魏孟祁突然想起来,“老陈似乎也是安阳的!”

这话一出,大厅立刻安静下来,众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可却又都没有说出来。

走在山庄后面,原来用来做赛车场地的荒滩,已经消失不见踪影,燕京f1赛道的建立,那些跑车都已经转移过去,这里的荒滩如今已经蓄水,晚上吹佛下,不时水浪冲上岸来,脚下的木板,发出阵阵轻响。

陈楚和齐若芸走在木板上,荒滩的灯光,发出的光亮带着些许昏黄,让这里显得很是谧静,地上两人的身影也被拉的很长。

没有谈刚才事情,也没有谈来到燕京后,这边发生的事情,两人只是慢慢向前面走着,齐若芸脸上一直都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就跟之前两人在安阳小道上一样,“你见到我,很惊讶?”

耳旁突然传来齐若芸的声音,陈楚轻轻摇了一下头,落后齐若芸一步他,可以见到齐若芸被风吹起耳旁的头发,似乎知道陈楚在看着她,齐若芸纤细的耳垂,变得有些发烫。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陈楚向着黑夜笼罩的湖水看了过去,月光和两旁的灯光,都照不透这一片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