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知道青囊秘藏是一个诱饵,但苏韬还是忍不住继续往下探索,出龙口的风水是错误的,但正阴府的风水却是货真价实,谢茵茵带着巫蛊门人在附近找了很久,采集了很多青囊门人在附近出没的证据,无风不起浪,肯定会有蛛丝马迹存在。

一群人行走在崎岖难行的山路,苏韬发现姬湘君看上去面色惨白,道:“如果累的话,就先下山吧。”

“不用,我能坚持!”姬湘君比想象中要固执。

苏韬叹了口气,想起在泥土里的旖旎,莫名地失落。

患难见真情。当危机解除,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开。

姬湘君低着头,看似在观察脚下的路,内心却是充满复杂的情绪,自己的主动是因为当时情况到了生死存亡,她不知道两人还能不能活下来,才会鼓足勇气吧。

苏韬的目光会不时地扫在姬湘君的身上,她的性格很温和,顺从,即使是迫于自己的压力,是装出来的,但也装得不露痕迹。他很少会看到姬湘君笑,即使开心了,也是捂嘴,面颊带着红,羞涩,不露齿,特别含蓄。

其实姬湘君的牙齿很好看,莹白散发着光,笑起来的时候,宛如山林间的空气,不仅清新,而且治愈,带着真诚和真挚。

姬湘君发现苏韬在看自己,心里有些得意,也有些慌乱,她刚才找了一个山泉,清理了一下脸,但现在的形象无疑还是很糟糕,没有胭脂水粉的装饰,姬湘君会不自信,尽管她的底子很好,即使素颜,也足以倾国倾城。

一群人跋涉十多里路,终于来到了正阴府坐在的位置,此处林木茂密,空气潮湿,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苏韬拿起那张手绘地图,掐指计算了一下方位,最终站在一块平地位置,“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便是正阴府的关键位置。”

元兰朝黑金招了招手,黑金明白什么意思,穿上了外骨骼,拿起一把铲子在苏韬所指的位置往下挖掘,外骨骼在战场上的应用还极少,一般都是在工程中使用,效率很高,堪比一辆提升性能的挖土机,泥土被堆积在坑口,宛如一座矮小的土丘。

睡衣少女Helen丽盈可爱小清新图片

“这里面果然有东西!”黑金通过对讲机汇报,“好像直通山体内部的天然洞穴。”

红鸾山脉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下水长期溶蚀,会出现溶洞、天坑等地理现象。

苏韬和元兰对视一眼,沉声道:“我们下去看看。”

沿着黑金穿戴外骨骼开辟的道路,一行人抵达山体数十米深处,发现一个开阔的洞穴,谢茵茵最先找到线索,在地上找到了瓦罐,“这里应该有人居住过,瓦罐是现代工业化在产物,所以不是远古时期的野人。”

当然,溶洞这么深,通往外面有很多口子,也有可能是附近的山民躲雨,误入其中,留下的这些瓦罐。

“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吧?”

冷银在旁边低声说道,他脸上裹着厚厚的绷带,苏韬刚才已经给他处理过伤势,

他是一个探险迷,什么鬼吹灯、盗墓笔记看得很多,第一反应是,不会遇到“大粽子”吧。

苏韬扫了一眼冷银,淡淡笑道:“我们要相信科学,何况这么多人,即使遇到什么脏东西,也能轻松应对。”

他从行医箱取出药瓶,分给周围的所有人,“在溶洞里最可怕的是遇到看不见摸不着的瘴气。我给们的是瘴气丸,大部分的毒气都能克制,保证大脑的清醒,不会出现幻觉。人在瘴气的作用下,经常会出现幻觉,因此产生恐惧,看到一只老鼠,也能臆想为巨型鼠妖,甚至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冷银松了口气,赶紧将药丸吞入腹中。其余人也纷纷吃药,因为他们对苏韬的医术,都有十足的信任。

山洞里面比起外面的温度降低了十几度,苏韬借助灯光看到姬湘君发白的脸,跟江静招了招手,让他准备了一件厚大衣,姬湘君接过了大衣,心里很温暖,因为她能够感受到苏韬对自己的关心。

走在最前面开路的黑金传来消息,“我们的面前出现一道石门,看样子是人工制成,而且有机关。”

苏韬听了心中惊喜万分,立即加快速度追赶过去,姬湘君也是紧随其后。

抵达黑金所在的位置,面前是一扇长满青苔的石门,黑金穿戴外骨骼,弯腰,同手掌扣住石门的最下沿。

外骨骼胸口的能量灯,发出红光,因为使用最大的能量,竟然开始摇晃。

然而,石门竟然纹丝不动。

黑金让其余三个外骨骼战士加入,伴随着黑金的一声令下,几台机器迅速发力,这次石门微微动弹,但整个洞穴开始微微颤抖,苏韬连忙让所有人停下,“这石门里面藏有机关,跟整个溶洞的架构结合在一起,如果用蛮力破坏的话,会让洞穴崩塌。”

唐诗在旁边颔首道:“如果是机关的话,肯定有开门的办法,我来找找看。”

唐诗出身于唐门。唐门不仅以暗器文明,而且还涉猎医道、奇门遁甲、机关术数,唐诗虽说没有专研所有,但从小耳濡目染,也知道机关的一些常识。

唐诗在石门附近搜寻起来,触摸凹凸的位置,或者旋转一些突兀的石块,但十来分钟过后,她有点泄气,因为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黑金笑话,“本来以为是王者,没想到是个青铜。”

唐诗瞪了黑金一眼,“绝对是有打开的办法。”

苏韬内心是认可唐诗的判断,肯定有打开石门的机关,只不过开关在哪里,还是要耐心地寻找,靠右侧的一株小草吸引苏韬的注意力,这是一株八角莲,按理说不可能出现在溶洞当中,他跟黑金命令道,“顺着八角莲的位置朝下挖了事实。”

卡擦卡擦。

黑金穿戴外骨骼站在八角莲旁边,以八角莲为中心开始挖了起来,片刻之后,发现下面出现一个五行图案,中间坐着一个赤身裸体、惟妙惟肖的人体图案,上面是火,左右为木土,下面是水金,形成五角星的

图案。

“别动,我来试试。”苏韬喊住了唐诗,虽然找到机关,但想要开门,肯定是有技巧的。

“现在是夏季,夏属火!”苏韬将石盘中间的指针,旋转至火的位置,石门没有任何变化,但能听到嘎达的响声。

唐诗在旁边噘着嘴,嘀咕道:“门没开!”心想,好像还不如我呢!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

苏韬将指针相继指到“土、金、水、木”的位置,嘎达嘎达的齿轮声响起,数十吨重的石门缓缓向上抬起,一个神秘的洞府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黑金在旁边低声说道:“别嘲笑老大,他是个神人。”

苏韬冲着失落的唐诗笑了笑,“别泄气,倒不是技术不行,而是这个机关是专门对中中医人士而设计的。”

“哦,为什么?”唐诗好奇心大起。

“第一,如果不是中医的话,是不会关注到角落里那株八角莲,八角莲是中医常用的一种药物,喜阴凉湿润,种植在富含腐殖质、肥沃的沙质壤土中,但是溶洞当中肯定没有这种土壤,而这株八角莲生长得很好,下方肯定是有人专门采集了沙质土壤。第二,那个石盘上面画的是中医五行图,如果不是对中医五行了解特别透彻的人,肯定无法启动。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机关是有变化的,每隔一个四季轮回,便有所不同。春夏秋冬,分别对应,木、火、金、水。现在是夏季,所以要从火位开始旋转,再根据五行相生的道理,才能正确地打开这个机关。”

唐诗对五行也是了解,听了有些领悟,黑金等人却是听得头大如斗。

苏韬走在最前面,步入其中,发现别有洞天,里面跟一座精装修的宫殿类似,不仅有桌椅,而且头顶的天花修得光滑平整,甚至悬挂着复古的吊灯。

靠右侧有一个书架,苏韬走过去,翻开一本,发现竟然是一本医书。

苏韬的心情很振奋,因为他可以确定,青囊门是真的存在,从里面的摆设来看,这里还是有人居住,他用手指碰了一下桌子上的灰尘,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人打扫。

也就是说,这里的主人至少两个月没有回来,

青囊门人的身份对外始终保持神秘,并在乡野游医的习惯,

苏韬尽管找到青囊门的所在地,但他没有找到青囊门人,现在如果将这里的东西带走的话,跟强盗没有任何区别。

苏韬取出纸笔,留了言,压在桌上,“我们走吧!”

谢茵茵皱眉道:“就这么走了?”

苏韬淡淡笑道:“不然呢?这里明显是有主人的,我们贸然进入,便是唐突了。相信这里的主人看到我留下的书信,肯定会去找我的。青囊门真的还有传人,实在是让人惊喜啊!”

所谓的青囊秘藏,很多人会觉得值钱的是绝世奇书或者是稀世珍品。

但苏韬认为,青囊门的传人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