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青并不知道赵步德一众人的心理波动,已经点好了银子的靳青起身下床,将自己的床板掀开,把所有的财物一股脑的塞了进去,然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又将床铺重新收拾好。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睡在钱上更让人觉得幸福的呢?

同一时间,住在靳青正下方房间的猴子,仰起头看了看不断往下落灰的天花板,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拍自己头脸上的尘土,老大今天又点钱了!

随后,猴子下了地,将自己的床推到了另一个角落,这掉点土没有什么,他能忍,可万一哪天老大的钱越藏越多,连人带钱一起下来,自己岂不是会死的很冤枉!

靳青并不知道猴子已经想的那么长远了,将东西收好后,便伸长了脖子去看二虎画画。

二虎看着靳青走过来,也不说话,只是抿着嘴对她一笑,遍继续低下头完成自己的画作。

靳青不是一个有艺术品位的人,但是对于二虎的这幅画却也觉得非常喜欢。

这是一幅很长的画,从画头到画尾,总共将近十米。

画的是连绵的山脉,断崖和流水,竟是把他们这一路上遇见的最美的景色都画下来了。

于是二虎在不停的画,靳青则是盘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

一时间,屋里一片寂静。

终于到了傍晚时分,二虎收了最后一笔,走到静静的陪他画画靳青身边:“晶晶,快起来吧!我饿了!”晶晶睡得都流口水了。

清纯美女初夏公园里的唯美写真

靳青被二虎摇醒后,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陪二虎画画真的太有助于睡眠了。

看着面前已经画好的画作,靳青下意识睁大双眼:画的太好了!

顺着画作一点点看过去,靳青奇怪的指着一个山上的两个小黑点问二虎:“这是什么!”

这幅画上出现了这样两个小虫子一样的东西,看起来真的很奇怪!

二虎眼睛都没有眨的告诉靳青:“这是我和阿香在挖野菜。”

靳青了然的点点头,指着两个小虫子后面好像插着一个避雷针的物体问道:“这个是你们上山的时候牵的狗么?”那根避雷针明显是条狗链。

二虎看了看画,又看了看靳青,用力摇了摇头:“不对,那个是你,你拿着刀跟着我们,等我们挖完了野菜一起去抢山贼。”

靳青:“###%%%***”她的教育是不是出问题了?

靳青废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二虎,将拿着刀的自己改成了一座茅草屋,看着画上那黑坨坨的一片,靳青吁了口气,这回看起来顺眼多了。

看着二虎的画已经晾干了,靳青示意二虎同她一起将画提起来糊在了墙上。

二虎毫无疑义的答应了靳青的提议,顺便去厨房熬了一桶糨糊。

看着已经糊上墙的画,靳青满意的向着二虎点了点头:“下次还画这么大的,你看多防风!”

二虎被表扬后显得很开心,晶晶居然夸赞他了,赶紧连连点头,他以后都画成大的。

兴奋之余,二虎更是拿出的红色的颜料,在画卷的山峰上又添了几抹颜色。

一时间,整幅画顿时增添了几分明艳和生气,竟是美的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就算是靳青这个大老粗,也不由的感叹,天赋这东西真的是让人嫉妒不来,二虎天生就是应该吃这碗饭的人。

正当两个人还在欣赏墙上糊的画时,靳青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看着二虎还在拿着糨糊试图将画粘的更结实一些,靳青吧嗒吧嗒嘴走到门口,拉门便问:“开饭了么?”

门外带着客人回来的赵步德当场脸上就不好看了,他家老大怎么就知道吃,这真的让他很没有面子啊!

看着靳青拉开了门,而二虎还在里面忙活着刷浆糊,赵步德特别想翻个白眼,这两个人都不大正常。

但是他并不敢,他可没有自信,自家老大不会因一时冲动将他的眼睛挖出来。

偷偷在心里吐了个槽,赵步德对靳青道:“老大,鸿宇画社的于掌柜想要见您!”

靳青闻言鼓了下腮帮子:“见我做什么?”

赵步德:“…”见你做什么,当然是托镖啊!不然你以为呢,求娶?

心里虽然在各种龇牙咧嘴的吐槽,但是赵步德的嘴上却仍然恭恭敬敬:“回老大,于掌柜说,他们有一件镖要委托咱们镖局押送!”

想到自己带回来的于掌柜,赵步德就感到一阵头疼。

说起那个于掌柜,到也是他们这个城中的名人了,出名的原因就是他的恃才傲物。

于掌柜在城里经营着一个画社,他是真正的爱画之人,平日里不但收罗各大名家的画作,还经常举行一些绘画的观摩品鉴活动。

时间长了,倒也让他捧火了一些郁郁不得志的绘画高手。

就凭借这样的行为,也让他结识了不少绘画名家,在绘画界闯出了一片天地。

但是同样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在他眼中,除了自己和那些懂画爱画的人以外,所有的人都逃不过一个俗字。

就像是今日,别人来托镖都是托些金银珠宝,但是他来托的却是自己画社中收藏的一幅画。

这是他最近新得的一副山水图,那个小画师年纪不大,但是脾气却着实不小,于掌柜本来对他的态度并不感冒,但是见了他的画后却如获至宝,他仿佛看到了一颗绘画界的新星在冉冉升起,至于态度他便也不在乎了。

这一次,他就是来找人将这幅画送去京师参展的,他似乎已经看到那个小画师在比赛中崭露头角的样子。

所以,他特意选择了最近炒的沸沸扬扬的万永镖局,来送他和小画师一起上京,希望能借着万永镖局的风头,先给小画师预热一下。

但是由于不习惯同武夫交流,于掌柜同赵步德的沟通并不顺利,最后甚至有点要不欢而散的意思。

赵步德见此情况,赶紧抓着他回来找靳青,毕竟他已经啃了十几天的馒头,早就受够了。

靳青看着说的一脸认真的赵步德,总是觉得那里怪怪的,但还是点头让赵步德将人领上来。

赵步德见靳青同意了,立刻火烧屁股一样往楼下跑去通知于掌柜上楼,他真的受够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老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