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已落尽,君归否?

桃花妆已化,君视否?

待君归来日,我嫁君可好?

……

季节未到,桃花未开,只有漫漫积雪压桃枝。

但对于向天笑与肖璃月来讲,十里桃林,就是十里桃花,便是雪漫,在他们眼中就是漫山遍野的灼灼芳华。

刹那间,向天笑与身体的记忆融合,似乎又更进了一步。

揽着怀中的人儿,躺在满是雪花的桃树枝上,向天笑十分清楚自己的内心。

不论是不是记忆融合,向天笑知道自己从一开始,他就爱上了这个叫他师哥的女子。

“师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小气?”肖璃月躺在温暖的怀里,轻轻的说。

女人的问题可是不好答,有一些问题,不论怎么答,都是错的。

向天笑是穿越者,救生欲绝对是满分,这就回道:

大桃心型耳环美眉着蓝色毛衣可爱清新图片

“师妹……”

两根玉指抬起,这就封了向天笑的唇。

他原本是想说:师妹,那一定是我不对。然后立即岔开话题,比如说…….

“师哥,你是不是也想传我功法?”肖璃月害羞问道。

向天笑一下子就凌乱了。

‘特么一个二个的,要不要这么聪慧呀,弄得哥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

与肖璃月的传功,到是顺利。

不过,向天笑总归还是偏了心眼的。

除了《无相神功》外,向天笑更是把《索命梵音》、《玉萧撩音剑法》传下。

并且,都是言传身教,只有《索命梵音》,向天笑本身缺乏音律知识,只能硬背,其后说道:

“师妹可以去寻六师妹探讨,顺道把无相神功传她。”

轻声应下,肖璃月黯然低头。

倏地,在肖璃月的眼前,出现一根银白色的箫。

箫很漂亮,上面有着繁驳的道纹。

接过箫,肖璃月红着脸问道:“这箫有名字吗?”

向天笑微笑道:“引凤。”

凤凰一对,凤为雄。

身子一偏,肖璃月就又倒在向天笑怀里,她很喜欢师哥抱着自己的感觉。

低下头,向天笑看着肖璃月的花容月貌,一时动情。

一伸脖子,就欲摘取……

“大师兄!”

宫翎的叫声响起。

跟着,肖璃月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嗖”的一声就消失在桃林之中。

几个纵跃,宫翎来到向天笑声边,开口道:

“我正要去寻大师兄,咦!师姐怎么……”

言未毕,宫翎就瞧见向天笑的脸色,十分难看。

缩了一下脖子,宫翎轻声道:

“我先回去,一会儿再来找师兄。”

“唉!”向天笑叹了一口气,拉住宫翎,说道:

“我其实也在寻师弟。”

宫翎连忙问道:“大师兄那我何事?”

向天笑生无可恋的说道:“我闭关出来了。”

跟着,宫翎拉开架势,朗声道:“师兄可是寻我要比试武艺?”

略微一愣,向天笑顿时激动了,心说:

‘三师弟,你的纯朴太特么感人了。’

前面传功,自家还没开口,就被人道破,终于是到了宫翎这里才有了一点成就感。

双手一负,向天笑昂首向天,一派高手风范,悠然说道:

“为兄参悟几日,偶有所得,这来传予师弟。”

宫翎一喜,激动万分的说道:

“大师兄,你…你…你又参悟了?快快教我!”

满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向天笑二话不说,就把《玄虚刀法》传下。

此刀法,是向天笑用皮卷秘籍兑换来的(石头爷爷处所获),与之同时得到的,还有《血婴刀法》。

向天笑只教了两遍,把‘铁背鳌龙刀’一丢给宫翎,大声道:“师弟,试试这把刀!”

执刀在手,宫翎霎时回复了一个刀客的冷漠。

刀法一展,但见刀势忽急忽慢、刚柔并济,虚虚实实之间,让人分不清真假。

看着看着,向天笑就有点郁闷,心说:

‘我果然不适合用刀,师弟初学乍练,单就刀法而言已是胜过我许多。’

一遍舞完,宫翎仰天长啸,功力竟然又是增长不少。

忽然,从桃林四面,有原横刀门弟子围了过来。

宫翎扬了扬手,让人退下,把‘铁背鳌龙刀’背在身

后,看样子是不打算还向天笑了。

傻傻一笑,宫翎说道:“大师兄精于拳法,这刀嘛,师弟我就笑纳了。”

“你呀……”向天笑摇头苦笑。

倏地,宫翎话锋一转,说道:“差点忘了,大师兄,我在桃林发现一处地穴。”

向天笑一怔:“地穴?”

………

所谓地穴,其实就是熔洞。

四周是赤红色的岩壁,刚走进不远,就有一股热浪袭来。

向天笑终于是明白了,在海拔这么高的昆吾山上,为何有桃林成片了。

打亮火折子一路前行。

洞内幽暗深邃,时窄时宽,窄处只容一人侧身而过,宽处又可五六人并排而行。

辗转回旋,像走在迷宫里一样。

洞径又变的窄起来,就听宫翎兴奋说道:

“大师兄,就在前面!”

抬头望去,就见前面有一低矮天然拱门,里面但有红光透出。

灭了火折。

师兄弟二人埋头进入拱门。

眼前豁然开朗!

随之而来,却是灼热难当。

师兄弟二人均是运功抵抗,才稍觉舒服一些。

仔细打量四周,好一处天然洞府!

一眼望去,许许多多瘦骨嶙峋的怪石,却又是那样的玲珑剔透、千姿百态。

但见,怪石面上,且有红芝生长,隐隐有红光透出。

在洞府一旁,有一池,暗红、赤红的熔岩在池中缓缓而动。

向天笑霎时眉头紧锁,心说:‘怎么有岩浆,难不成我这昆吾山还是一座火山不成?’

随即,向天笑又摇摇头,自家昆吾山怎么看都不像是火山。

这时,宫翎已用刀挖了一片红芝,递到向天笑面前说道:

“大师兄,你看这红芝,可是天材地宝?”

拿过红芝,向天笑心念一动,对宫翎说道:

“师弟,你到拱门外给我护法!”

先是一怔,宫翎随后慎重的点了点头。

宫翎一走,向天笑立即施展龙爪手,直接又抓下几片红芝,跟着盘膝而坐,心念沉到生死门中。

把红芝往生死门一丢,向天笑出声道:

“生死门,鉴定一下。”

生死门:“鉴定费一百两。”

鉴定功法花魂力,鉴定实物花银两。

翻了一下白眼,向天笑丢了银子进去。

生死门:“火灵芝,天材地宝,属性单一,不可兑换寿元。”

略有点失望,向天笑又道:“可否增进火属内力?”

生死门:“可!”

向天笑大喜,霎时准备服用。

突然,向天笑拿起火灵芝的手停在半空,他想起生死门的坑爹属性,逐问道:

“直接服用可有什么后遗症?”

生死门:“火毒侵体,损脉伤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