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记得上一次和董雨舒接触的时候,没有这股淡淡的檀香之气啊!

“你你还不来吗!”看见高明远只是看着自己发呆,董雨舒嗔怪地看着高明远,家族的神功就是如此,修为进不到一定程度之后,身体的某处就会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而看这个色胚的样子,显然是被这股香气给迷住了。

若不是为了修为,她肯定要他好看呢……

“那个,脱的还不够啊!”高明远搬了一把椅子走到了沙发前面坐在了那里,看了一眼,然后用非常正经的语气说道。

“哎呀,上一次也没有脱那么多啊!”董雨舒看着高明远,更生气了,心说,装,你就装吧,比不就是想占我的便宜嘛,哼,等我修为大成,看我不打死你个色狼!

“上一次的情况也没有这一次的严重啊!”高明远摸了摸鼻子,说出了刚刚观察到的实情。

“好吧!”董雨舒又挪动了一下身体,这下好了,那股檀香之气更浓郁了

高明远一下子就明白了,这股檀香之气的来源,当下他心猿意马啊。

当下他把手伸了过去印在了董雨舒的身体上面。

“哎呀!”董雨舒娇滴滴的哼了一声,脸颊羞红无比。

黑长直的素颜美女女人味十足私房

“别动啊!”高明远轻轻地说道。

“我没动,但是你也不要往下知道吗!”董雨舒看都不敢看高明远,只是咬着自己的手指,把脸颊扭向沙发里面,哪知道突然间她的身体如同被电到了一样的转身怒视着高明远。

“唉,丹田就在这里,你说我不往下面行吗?”高明远缩回了手:“要不我把报酬给你,这病我不看了!”

“唉,好吧,好吧!”董雨舒嗔怪的看了高明远一眼,再次扭过头去。

“来,一会就好!”高明远的手再次印了上去。

“那个,人家还没有过男友呢!”董雨舒的脸颊娇滴滴的冲着沙发低声道:“所以,你一定要给人家留点!”

“哎呀,我知道,我又没有干别的什么!”高明远动作着……

“舒儿,你在办公室吗?”没过一会,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啊……”董雨舒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刚刚幸好锁上了办公室的门,否则就坏了!

“舒儿,你怎么了?麻烦开一下门。”门外是一个男子,他听到董雨舒的娇呼声,顿时惊讶地问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马上就来开门,爷爷,你你等一下啊!”

董雨舒连忙应付了一句,随即对高明远说道:“高明远,先别按摩了。”

“不行啊,现在按摩到了一半,停止的话,对你有弊无利的!”高明远皱了皱眉头,对于患者的态度,极为的严谨,没办法他收了人家的费用了呢。

“可是,这该怎么办?哎呀,那那你先继续吧。”董雨舒红着脸说道。

高明远不管其他的,继续的按摩,在他现在的眼中,病人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在人民医院工作的时候和李万通养成的习惯。

“舒儿?你在做什么?开一下门!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门外面的人,疑惑地问道。

“爷爷,等我一下,我马上……马上来,呃。”董雨舒柳眉微微一皱,随着高明远的治疗,她感觉到身体里面所有的经脉都释放开来。

整个人变得精神百倍,功力增长!

“你现在什么感觉?”高明远指着她下身问道。

“好奇怪的感觉……”董雨舒娇羞地说道,满脸羞红。

高明远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身体感觉,情况有没有变好一点?”

“啊?哦,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畅快。”董雨舒连忙说道,随即羞涩地低着头,哎呀,刚刚自己都说了什么啊,什么好奇怪呀……

董雨舒面红耳赤。

“舒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门外的男子焦急地问道。

“没有爷爷,我现在就来开门。”董雨舒连忙说道,同时看向高明远,问道:“那个,按摩好了吗?”

“马上。”高明远在董雨舒的身体上面,揉着几个穴位,帮董雨舒疏通了一下。

很快,高明远微微一笑,道:“好了,这一次的按摩结束了。”

“好好好。”董雨舒连忙点头,起身裙子整理好,随即深呼吸了几下后,道:“高明远,你快点躲起来!”

“啊?为啥我要躲起来啊?我也没做什么!”高明远一愣。

“哎呀,让你躲起来就躲起来啦,谢谢你!”董雨舒羞羞地瞪了高明远一眼,她现在面红耳赤,浑身潮热的跟一个男人躲在办公室里半天不开门,不让人误会都难!

更何况这个人是她爷爷啊!

“弄得我好像跟你做了坏事一样。”高明远无奈一笑道。

“快点啦!”董雨舒嗔怒的看着高明远,见高明远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后,这才去开了门,看到门口的男子,她顿时客气地道:“爷爷,你怎么来了!”

“你在房间里面干什么!”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引发的老者,正向房间里面看呢!

“没有干什么啊!”董雨舒满脸的羞红。

“那我进去和你说点事情,唉,那个周正龙!”引发老者一边说一边走进了房间。

“周正龙怎么了?”一听见周正龙,董雨舒又紧张了起来。“唉,这不是刚刚他又打电话来,又变卦了,说让你去他家里和他谈谈合作的事情!”董雨舒的爷爷叹息了一声:“唉,舒儿,我的意思呢,就是要不就算了,为了咱们家族的生意,你已经付出了很多了,就

不要在强求了!”

“爷爷,还是我来想办法吧,你放心!”董雨舒一边让爷爷作好,一边给他倒茶。

哪知道这个时候老者忽然间向窗口一看,于是便看见窗帘下面竟然有男人的腿。

“唉!”老者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孙女大了,有男朋友了,自己刚刚这是打搅了人家的好事啊。想到这里,老者也没有说破,只是喝了一口茶,然后道:“对了,舒儿,那个功法你也暂时不要修炼了,那无异于饮鸩止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