饼干与那符箓都是黑崖给我的。

他在给我这些东西的时候,明确的告诉我这玩意只对畜生有用。

显然是已经把这里面该预料的事情都预料到了。

只是当我把饼干混合着符箓一并扔出的时候。

那两只充斥着红色眼眸的狼,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吃地上的饼干。

这让我对黑崖的饼干有了怀疑。

因为,按照黑崖原本话中的意思。

他的这饼干并不是普通的食物。

而是专门用来控制一切难以控制的邪物,以及受到了侵蚀的畜生。

他举了一个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

便是他脚下的大雕。

但不管这饼干有没有用,我现在求的就是这玩意不要攻击我就行了。

清新甜美少女丛林许愿唯美动人写真照

虽然没有人,但我也没有贸然闯进去看。

而是转了一圈之后,便回去了。

我告诉火融这件事情之后,发觉火融的脸色不但变了。

制作火焰的速度也变慢了一些。

“该死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不行,咱们要加快速度了……”

“木兄,你帮我把这个火焰装进我制作好的竹筒之中……”

“你看到的景象是负阴城一年一度的负阴潮汐现象……”

“这种现象我现在没办法跟你仔细的叙述,但这玩意本来是一年一度,可这次距离上次才刚刚过去了不到三个月……”

“活着干,死了算……”

火融,一边匆忙的嘱咐了起来。

然后把制作好的火焰,一股脑的部甩进了自己背后的九根空心筒柱之中。

随后用引信相互连接,最后才深呼吸了口气。

他看了看四周沉声道:“木兄,你现在带着我去你刚才所标记好的地方吧……”

“但愿这次能成功吧,如果成功不了的话,咱们就没有下次的机会了……”

说着火融便推了我一把,让我前面带路。

既然知道了四周都没有人了,所以我就不需要鬼鬼祟祟,躲躲藏藏了。

而是带着火融,大摇大摆的朝着目的地走去。

这个时候,火融则在后面解释道:“这火融城中有很多诡异的秘密。”

“一般不是几代人都在负阴城的,外来人很少能了解负阴城的本质。”

而说话间的功夫,我们俩已经来到了墙角之下。

我按照火融的要求,在墙壁之上的几处都做了响应的标记。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火融最后竟然从自己的背包当中,掏出了一个水平仪。

就是现实世界工地上面的那种水平仪。

他熟练的操控着水平仪,当标记的几个点都测量好了之后。

他这才后退了约莫有三四丈远,最后把自己的身体半蹲下去。

然后用火点燃了引信。

“嗖……”

“嗖嗖……”

一声声类似于窜天猴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便是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声,随后便是尘土飞扬。

一整面墙壁几乎直接坍塌了一半,露出了里面黑乎乎的场景。

没有尖叫声。

没有喧闹声。

也没有大声的怒骂之声。

更没有除了爆炸声之外,丝毫的动静声音。

火融支起身子,扔掉了背后背着的东西。

随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药量有点多了……”

我看了看四周,竖起耳朵去听。

棺山法眼我更是一眼未关,谨慎的看着四周。

最后还是火融道:“别瞎试探了,咱们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只见见到你的朋友。”

“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咱俩就很有可能死在了这里。”

我点了点头,也没在废话。

直接镇棺尺一摸,一阵强光闪烁。

然后一马当先的从炸炸毁了的缺口走了进去。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就是左右两侧各两个大牢房。

在牢房的正中央之处,摆放着很多很多的用具。

我仅仅是扫视了一眼,便能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牢房之中,此时也是空空如也的。

“木兄,麻烦你快点,咱们时间不多……”

我一边往前继续走,一边询问道:“火融兄,你可否趁这个时间,好好跟我讲一下这负阴城潮汐的事情。”

可火融明显的不想在这件事情做过多的纠缠。

在我的身后说道:“木兄,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

说完火融的话锋便直接一转道:“怎么回事,还没有找到正确的牢房?”

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找了下去。

我虽然没有嘴上明说,但我心中还是有点不诧的。

最后说到底还是火融给我提了一个醒。

他问我说:“难道万三千没有明确的告诉你一切消息?”

这句看似普通的言语,则是让我心中记忆犹新。

那是我跟万三千在他的院子里面长谈之后。

我被诛神司的人给抓走。

在进去的第一天就被人给塞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了一句话。

“你朋友在天子一号……”

可最后我询问万三千的时候,他却告诉我说,这天字一号早就不存在了。

现在想想,会不会这天子一号就在这个地方?

随即我就把这些事情跟火融说了。

火融听后,啧了啧嘴巴道:“你朋友这是到底犯了啥事,竟然被关进了天子一号之中……”

我问火融怎么了的时候。

他却叹了口气道:“跟我来,我知道这天子一号在什么地方……”

约莫十多分钟之后,我们站到了一处通道之中。

这个通道的尽头便是天字一号房。

说真的我,我是被眼前所谓的天字一号,给看的目瞪口呆起来。

以为你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些。

火融指着一闪铜制大门说道:“这里便是复负阴城的天字一号……!”

我眯了眯眼睛,没有第一时间说话。

而是想了半晌之后,才继续说道:“这天子一号关押的是罪人?”

火融摇头道:“不是,但我实在想不通,你朋友是有多大的能耐,能使得这负阴城提前进入潮汐时间。”

这里面所谓的潮汐,并不是像大海那样涨潮之类的事情。

而是在负阴城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大部分负阴城的人都相信是真的。

相传这负阴城,每当每年的固定时间段之内,会出现潮汐现象。

而这个现象指的便是我所经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