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是老奴,老奴有要事禀报。”

随着敲响书房的大门,贾总管的声音直接传递了过来,而在书房的武伯候也是奇怪,今儿个贾总管怎么会来找他。

“进来吧。”

“是老爷!”

武伯候头也没抬,直接开口说道,而贾总管进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武伯候在看着一封信。

“什么事说吧。”

武伯候放下手中的信件,然后直接对着自己的管家说道,而贾总管则是摆出了愁苦的样子。

“老爷,是老奴对不起老爷,请老爷赐老奴的罪。”

然而贾总管一开口并没有说出什么,而武伯候则是纳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随后直接问道。

“无碍,说吧。”

“老爷,少爷不见了,逃出了府邸!”

本来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结果在贾总管活出这句话的瞬间,武伯候愣住了,随后狂怒了起来。

清纯美女唯美婚纱写真

“那个混账东西,如何出去的!”

“他换上了下人的衣服,然后蒙混过关了。”

“这些侍卫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连一个少爷都看不住,该死,真该死!”

“老爷,老奴已经叫人去追了。”

随后武伯候才脸色好看了些,立刻起身,而贾总管看到老爷起身了立刻对他说道。

“老爷,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亲自带人去找那个逆子!”

随后武伯候直接带着一帮人出去了,而贾总管则是有些担忧,立刻对着黑暗的角落开口了。

“影子,你去查查少爷去哪了。”

“是!”

黑暗中一个声音传递了过来,随后蠕动了两下,最后彻底平静了下来。

“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吧。”

不知道为什么,贾总管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于是只好祈祷了一下。

………………

“该死,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刘季狼狈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现在已经是午时一刻了,但是还是别人找到了。

“站住!”

身后传来了一个个的声音,但是刘季傻了才会站住,疯狂的朝着人群之中最热闹的地方跑去。

“该死的!”

莽夫和扶苏同时都找到了刘季藏身的位置,想要射箭,对方却十分狡猾的朝着人群之中跑去,他们也不能用远程武器。

而人群之中的百姓看到这些人立刻闪开了,而刘季也躲藏在了人群之中,但是当一条条狗出现的时候。

刘季就知道自己为什么暴露了,立刻转身就跑,而这些百姓安安静静的躲着,他这么一跑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快追!”

太子护卫和秦卒立刻朝着刘季的方向追了过去,而刘季则是疯狂的四处闪躲,最终还是被包围了起来。

“放我走,不然我杀了他!”

情急之下刘季直接抓住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然后一只手掐在了小孩子的脖子上。

一下子秦卒和太子护卫都停下来了,不过只是停下来而已,并没有放他离开,反而是将周围的人驱散,然后死死的看着刘季。

“我的孩子!”

一个女子有些慌张的看着刘季手上的小孩子,然后声音悲切的喊道,原来刚刚刘季混入人群引发了骚动。

把母子二人冲开了,母亲慌乱之下在不断的寻找孩子,没想到孩子刚好走到了刘季的附近。

这才有了这一幕,而扶苏和莽夫则是有些看不起刘季,居然挟持一个小孩子。

“刘季,当下孩子,我让你死的痛快些!”

扶苏直接呵斥起来了,而刘季看到扶苏脸上更是狰狞无比,然后直接怒吼道。

“扶苏,若非是你,我也不用落得个如此下场,别过来,要是你们过来,就是扶苏害死这个孩子,身为公子害死自己的百姓,想必对你的名声也有碍吧!”

看着面目狰狞的刘季,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孩子的母亲,她一下子给扶苏跪下了,若非是有人在扶苏的身边。

恐怕她都要抱着扶苏的大腿,但是即便是如此,这位年轻的母亲直接朝着扶苏磕头。

“公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公子,求求你了。”

磕头的响声非常大,一下子这位年轻的母亲额头已经一片淤青,越来越重的磕头声直接让额头满是鲜血。

“快起来,我等一定会救出孩子的。”

扶苏立刻说道,而莽夫则是叹了口气,扶苏还是太年轻了,听到这句话,刘季立刻猖狂的笑了起来,而年轻的母亲则是立刻感激的看着扶苏。

“哈哈哈,扶苏,既然如此,还不放我离开!”

本来对于用一个孩子威胁扶苏他还是有些忐忑,毕竟人家是太子,而自己手上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孩子。

还真不一定能威胁到扶苏,没想到扶苏居然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既然如此,他逃出去就有希望了。

“赶紧的,让开,把关卡打开,再给我一匹马和百金,让我出去!”

刘季立刻趁火打劫,直接贪婪的说道,而一边的年轻妇人也傻了,百金,萧何如何使得。

而扶苏倒是无所谓,看着被掐得有些脸色发青的孩子,他直接开口了。

“这些可以给你准备,但是你松开一下,孩子脸都发青了,在这么下去他就要死了!”

“呸,别以为我会上当,快点准备!”

刘季当然不可能松手,因为他知道一定有人用弓箭瞄准袭击,所以他直接把孩子抵挡在了自己的要害部位。

“少说废话,快点准备,不然我就掐死他!”

刘季躲在孩子的身后,恶狠狠的说道,而莽夫这个时候开口了。

“你可知道,若是你跑了,那么樊哙就会代替你被斩首示众!”

“樊哙待你那么好,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么!”

莽夫的两句话让刘季顿了顿,然后他低沉的声音传递了过来,带着一丝丝的嗤笑声。

“对我好?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若不是他,我有怎么会喜欢上吕大小姐,若不是他,我有怎么会被人陷害。”

“当初我苦苦哀求他,让他救我出去了但是他呢,只有敷衍,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的死活!”

这句话刚好被赶来的夏侯婴等人听到,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季,就连本来为刘季准备了棺椁的王陵都忍不住对刘季失望透顶。

xiazaitxt